您的位置 : 首页> 抓鬼女道士

更新时间:2020-02-17 15:48:05

抓鬼女道士 已完结

抓鬼女道士

作者:杳嫣分类:悬疑灵异主角:宋之初林灼灼

前世,宋之初负林灼灼。现实,林灼灼已经没有了前世记忆,可是遇到了依旧是鬼魂的初恋情人宋之初。原来上千年来,宋之初一直在找林灼灼。可是半路杀出一个女鬼复仇。林灼灼又与道士有缘,入了道界,与师傅一起四处抓鬼驱邪。宋之初与林灼灼的人鬼之恋,注定是一个悲剧。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闺女,救我……闺女……”四婶痛苦的叫声传过来,我和白迟只顾着摆出防御的姿势,竟然忘记了手无缚鸡之力的四婶还暴露在危险之中。

  我看过去,四婶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她被一根白绫,吊在一棵树上,痛苦的用手扯着脖子,脸憋红了,随时可能断气。

  “别去,那是陷阱,”白迟说。

  我没有理会白迟,刚转身准备去救四婶,白迟就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阻止我的动作。我甩开白迟,回头质问他:“白迟,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没看到四婶现在很危险吗?”

  “或者,你们萨满派就是这样,只顾着自己的安危,别人的生命就是粪土?”我想起来之前的事情,还有白迟一路上的冷漠,说出口的话加重了措辞和语气。

  白迟被我呛的说不出话,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楚是错愕还是理亏,他过了一会才说:“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这个时候我没有精力和时间跟他争论,只想着把四婶救下来。可是我一回头,惊讶的发展每一棵树上都挂着一个“四婶”,每一个四婶都在痛苦的挣扎,都在对着我喊:“闺女……救救我……”

  这树林里少说也有几千棵树,我的视线范围的树都挂着“四婶”,可是真正的四婶只有一个。对方无疑是使用了幻术,而且这么估计对方的实力不在我之下,轻易就可以变换出这么多的“四婶”,需要的灵力非常多。

  我从随身背着的黄布口袋里掏出一张显象符咒,用桃木剑挑起符咒,光是这样符咒的威力还不够大,我一狠心把手指头咬破,血滴滴在符咒上。

  极阳人的血宝贵就宝贵在这里,用在符咒上可以让符咒的灵力大增。白迟看到我这么做,惊呼:“你疯了吗?”他应该还不知道我是极阳人,误以为我在用禁数,那就是以血御剑。

  我念出符咒,一道灵力的光从桃木剑发出去,四婶的幻像被灵力的光照到,一个个就像蜡烛的光被吹灭,消失了。可是消失的速度太慢了,这么下去四婶根本坚持不到我的法术完全奏效。

  在哪呢?到底在哪呢?我努力的回想四婶刚出现的位置,在森林里方位感很差,每颗树长的又差不多……

  我想起来了!在我的东南方向!我冲过去,用桃木剑往白绫上插过去,果然让我找到了实物!所有的幻像瞬间消失,四婶从空中跌落,我赶紧去扶她。

  “四婶,你没事吧?”我问她,检查她脖子上的痕迹。果然不是正常的红色,而是一道黑色的线!

  对方并不是人,而是怨灵!只有怨灵留下的痕迹,是浓重的黑色。

  “闺女,我没事,”四婶回答我,她把手放到胸口,好像在找什么东西。我感觉到不对劲,眼角的余光看到了四婶掏出来一张黑色的符咒,可是此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了……

  “闺女,你不要怪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二俊……”四婶直接把黑色的符咒贴在我的额头上,伸出手,把我推向旁边,没想到那是一个被树叶和几根杂草挡住的断崖。

  被符咒贴着的我动弹不得,桃木剑虽然还紧紧的握着,但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爷爷说可以保命的黄布口袋也没有发挥作用。

  我也不知道断崖有多高,四婶的力气刚好只把我推下平整的地面,我感觉到身体悬空,就像小时候练功出了成绩,爷爷高兴的把我抛在空中,让我体会飞的乐趣。只不过这一次没有爷爷在下面接着我,断崖的底部是湖水,或者是山谷,我都一无所知。

  我才19岁,开学上大二,没有谈过男朋友,没有去很远的地方看过风景,生活唯一的乐趣就是跟着爷爷抓鬼驱魔,我不还想死。

  但是,这一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就算我摔下去死不了,也会有狼。听说狼对人的血液最为喜欢,远远的闻到鲜血,就会兴奋得呼朋引伴。我想起来刚进森林听到的“呜呜”声,难道他们早就知道今天有食物送上门吗?

  我预想中滚下断崖的疼痛没有到来,而是一个带着温度和香味的东西包裹着我。虽然一震又一震,但是包着我的东西越来越紧,随着坠落速度的加快,我听到他用温柔的声音对我说:“你别哭,我在呢,你不会有事的。”

  我睁开眼睛,眼前一片黑暗。并不是因为我死了,也不是因为我看不到了,而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哆哆嗦嗦的问:“白迟?”

  “嗯,”白迟回应我,原来抱着我保护我的人真的是他。不过他没有来得及说剩下的话,我就听到一声隐忍“啊”,还有我们一起砸到地上的声音。我感觉到我可以动了,应该是头上贴着的黑色符咒被撕掉了。

  从那么高的断崖上摔下来,白迟一定摔得不轻。我试图从他的身上爬起来,可是刚才一摔,把我的脑袋摔得昏昏沉沉,我刚支撑自己的身体坐起来,看到昏迷的白迟额头上流着血。我伸出手,想摸一摸白迟的伤口,可是我脑袋一疼,就失去了意识。

  “白迟……”我最后还在念着他的名字,可是没有听到回应。

  我又做梦了,这一次做的梦和之前做过的梦都不一样。

  梦里是白迟,他看到我被四婶推下断崖,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冲过来把我抱住。我们一起滚下断崖,凸出的石头和树把他的皮肤划破,可是他没有喊疼,只是伸出手把我头上的黑色符咒撕掉。

  我们滚的越来越快,我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白迟看到了,把我的脑袋塞在自己胸口里,对我说:“别怕,我在呢……”

  他用身体保护我,可我还是摔到了,脑袋撞到了凸出来的石头上。他伤的比我还重,额头上一直在流血。

  这到底只是一个梦,还是我不愿意面对的现实?

  应该是梦吧。爷爷告诉过我,我不仅仅是极阳人,我还拥有一项别人都没有的技能。那就是透过梦境看到现实发生的一切。可能是过去发生的,也可能是未来即将发生的。

  梦里,四婶在树林里狂奔。她害怕极了,不停的念叨着:“闺女,你千万不要怪我……他们跟我说,只要把你退下去,把符咒贴在你额头上,就会把二俊还给我……”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