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娇商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4:28

娇商 已完结

娇商

作者:莫小瑜分类:穿越重生主角:苏盈盈,即墨寒

人称“商业奇才”的苏盈盈一朝穿越到古代,成了一事无成的庶女。 且看她如何虐渣男斗小人,顺道做做菜经经商,一朝走向巅峰之路。 ——私房菜?那得看你能否出得起价格。 ——苏绣合作?放眼整个临南城,皆是我苏盈盈的门铺。 ——做小妾?我只做当家主母,辅佐夫君一路财运昌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姐姐,姐姐,你醒醒啊。”

苏盈盈醒来时,只觉得头昏昏沉沉,她极力得睁开双眼,还未开口,便见床边围着一个男童,衣衫破旧,灰头土面,瘦骨嶙峋,不过一双水灵的眼睛宛若天上星辰,令人沉陷。

不对!

她环顾四周,顿时面露惊色,家徒四壁,一贫如洗,就连最基础的陈设都尘土满布,再瞧这孩童,显然是许久未吃上一顿饱饭,面色蜡黄,就连这衣衫,也极其不符合他瘦削的这身材,想来是何人穿旧剩下的衣服。

“你哭什么?”

她动动嘴唇,竟发现自己的声音柔软万分,娇甜无比,顿时更加惊异,那男童此刻嚎啕大哭,一头扎进苏盈盈的怀中,“我以为姐姐掉进湖里再也醒不过来了,我以为姐姐不要我和娘了,呜呜……”

苏盈盈倒吸了一口冷气,强制自己镇定下来,如此一来,她已经确定,她穿越了,同时继承了这具身体主人的全部记忆,想到这,她目光锐利如刀,让原本泪流满面的男童蓦得一震,“姐姐,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

“阿简乖,姐姐渴了,你去替姐姐盛碗水好不好。”

苏盈盈看向男童目光顿时变得柔和。

“啊呀,我方才光顾着哭了,竟忘了姐姐睡了这么久,我这就去替你盛水。”

看着男童瘦弱的身影,苏盈盈收敛起方才的笑意,心下一沉,极力回忆她穿越前的那一幕。

“苏盈盈,这是苏氏集团的转让合同,你只要在这上面签字,我保你父母无性命之忧。”

“李裴骏,你这个王八蛋,老娘我栽培你器重你爱护你,你竟这样对我!”

苏盈盈被反绑在废弃车库的椅子上,面前站着的正是她的未婚夫李裴骏,不得不说,李裴骏有一副极好的皮囊,不然苏盈盈也不会对他一见倾心,可惜如今才知苏裴骏接近她只是一个圈套。

她十二岁精通经商之道,被商圈誉为“奇女怪才”,经她手的买卖,不论是餐饮业、娱乐业、还是文化业,都可赚的一发不可收拾。

苏氏集团自她接手起,名声业绩迅速席卷了整座A市,而恰恰她春风得意时,李裴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用男人惯用的伎俩将苏盈盈芳心掳获,继而一路攀升,成了商业界大佬。

苏盈盈想到这,却是一脸冷笑,好一个无情无义之人,逼她签了转让合同,却在离开的同时燃尽了一车库的汽油,让她活活烧死在车库里,这样的血海深仇,她,一定要报。

可叹,她如今穿越至古代,继承了原主苏氏的身体,这原主苏氏,竟也唤作苏盈盈,却天生性子软弱,不爱言语。

父亲苏盛原是山水县上的一个芝麻小官,因开罪了知府,被罢黜成平民,好在做官时没少搜刮民脂民膏,因而有些家底。

苏盛年轻时风流,纳了两房妾室,如今因贬官,便索性将三房分了开来,苏盛与大房住在了购置的一所宅子里,而三房妾室因无子嗣又身患重疾,早些时候便过世了,唯剩下二房,住在这家徒四壁的草屋里。

正房妻氏萧元莺是个厉害的主儿,苏盛在官职时,苏盈盈和她弟弟苏简没少受萧元莺虐待,而苏盈盈的娘亲李氏是个善良坯子,总是受了委屈不愿吭声,这更让正房肆无忌惮得虐待二房。

苏盈盈取过碎了一半的铜镜,不可置信得看着镜中发丝凌乱,脸颊肿了半边,不修边幅的自己,心中的惊诧愈发明显。

苏盈盈啊,苏盈盈,想来你在这受尽了委屈,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嘴角勾丝一丝冷笑,捧起木梳,将发丝一缕一缕梳顺,从木匣子中取出唯一一件褪了色的钗子,给自己简单打扮了一下,便缓缓起身。

从今天起,我,苏盈盈,一定要活的风声水起,谁敢拦我,我定要他跪着给我唱征服!

“姐姐,水来了。”

苏盈盈接过残破的碗,再看着她弟弟苏简削瘦的脸庞,心头不由触动,她将碗放下,揽过苏简,柔声道:“阿简,你受苦了,都是姐姐无能。”

“不,姐姐,要不是母亲非要把姐姐送到谢家老爷那做妾,娘她也不会……不会……”

娘怎么了,你倒是说啊!”

苏盈盈这才想起这一会竟未见到原主的亲娘,想来苏简口中的称呼的所谓的母亲便是那正房萧氏,她若料想的没错,此刻,她的亲娘应该去跪求萧氏放自己一条生路。

“娘……娘去母亲那里求情了,谁知你听了消息急匆匆出了屋门,我一路上寻你不见,后来在湖边看到了一个大哥哥将你自湖中救了上来。“

“大哥哥?”苏盈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问道,“我为何会落水?”

“我也不知道,只是听那个大哥哥说你似乎是被旁人打晕扔进了湖中,若不是大哥哥救了你,阿简就再也见不到姐姐了。”

苏简小声抽泣着,随后忽而想到什么,从破旧的衣戴中取出一枚精致的玉佩,交到苏盈盈手中,“那个大哥哥说,日后若是有难,便让你我前去临南城寻他。”

“临南城……他可有说他的名字?”苏盈盈问道。

“不曾……”苏简摇摇头。

苏盈盈接过苏简递来的玉佩,细细打量,这玉佩做工精细,质地考究,绝非凡品,凭她在现代混迹于珠宝界的商业水平,能随随便便送一块上乘玉佩的人,绝非池中之物。

临南城……想来是如此遥远的城池,待她日后定要前去瞧上一瞧,只不过眼下凭自己的财力和身份,怕并不适合贸然前去,她将玉佩收好,沉默良久,她才开了口,“阿简,如今,娘还在那里跪着?”

“是啊,姐姐,父亲去了临南城,怕是十天半月回不来呢,这苏宅就只有母亲一人掌管。”

“走,我们去苏宅。”

“啊,姐姐,你还要去?”

“难道你还想要娘在那里一直跪下去,她身子弱,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办。”

“嗯,听姐姐的。”

苏简总觉得苏盈盈醒来以后怪怪的,但他说不出来苏盈盈哪里怪,只是发觉她浑身上下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人也聪明伶俐的许多,不管怎样,想到自己姐姐没有原先那么软弱,他别提有多开心了。

此时苏盈盈并不知苏简的想法,只是打开木匣子,拿出里面仅剩的几十文钱,塞到苏简手中,“去雇辆马车,可能会不够,但你和车夫说,你是苏盛的儿子,那车夫自会会意。”

苏简虽不明白姐姐为何要这样做,但却有一种很信任她的感觉,当下点点头,拿了钱便去寻马车,苏盈盈舒了口气,眸子里百转流离,暗暗握紧拳头,颔首。

“萧氏是吗,且看我如何让你身败名裂。”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