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4:28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已完结

帝尊独宠惊世狂妻

作者:是花火啊分类:穿越重生主角:花初七,鸿蒙

前世的她,是何等的仙姿佚貌,绝世无双。 凰珠融身,破天五段,堪称古武世家后辈第一人! 不料在修炼之际被信任的师妹暗下杀手。 原以为就此香消玉殒,却不想一朝穿越重生! 人人皆知相府嫡女,花初七。 废柴一根,红斑遮面,丑如修罗。 却无人知晓,那一日冰潭之下,她自异世而来,重生附体! 为护身边之人,从此脱胎换骨,惊艳天下。 智斗后母贱妹,武斗渣男浪子。 原以为这一生又要独自坚强,然,遇到了他。 “这位小哥长得很像一个人啊”某花笑的猥琐。 某位白衣飘飘一脸孤傲冷艳的美男,老脸一红, “像谁?” “像……我儿子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东曜国,丞相府,笔梅后院。

严冬刚过,掩了一季面容的枝叶悄然吐出绿芽,丝丝暖阳洒落,给这星点绿意添加了无限生机,仿佛在无声对抗着冰潭的冷意。

幽幽冰潭,凛凛寒气。

相府笔梅院的冰潭,即使夏季也能使寒气入骨,一般人三丈之内便顿感寒意,就算是橙阶灵者也只能勉强进入一丈之内。而此刻,冰潭十米深处正有一个小黑点在缓缓坠落。是个人!

痛!冷!悲!

花初七感觉整个身体的每一寸骨头都浸满寒气,浑身的筋脉仿佛都在被蚂蚁啃蚀。徐徐睁开眼,满目的幽蓝潭水包裹着自己,看似柔弱无形的潭水此刻却如一座巨山,禁锢性的压制着自己。

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一低头,花初七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穿着一套古色古香的裙衣!素白的衣搭上腰间一条幽蓝的细带,只是裙摆上有着大小的补丁。还有什么不对劲……花初七伸出手,肤若凝脂,手心有一层薄茧,显得苍白而小巧。

对!小巧!这不是自己的手!应该说,这不是自己的身体!

花初七现在心里真真是震惊有余,哭笑不得。

这是……穿越了?老天爷在玩儿她?

想在现代古武世家中,谁人不知她花初七!

凰珠融身,小小年纪便是破天诀五段高手,一指可柔可刚,一招摧枯拉朽。更是在十八岁成年考验中以一敌百,力压众人,成为古武顶端花家中后辈第一人!素衣蹁跹,是何等的绝世风华!

再看看现在,缩水了一倍的瘦竹竿身材,一运力发现筋脉尽堵,废柴啊废柴!

思绪放空,回转飘至虚无。方才,她本来坐在石洞内打坐修炼,一把匕首却忽地从后背深深插入。她忍住心口的剧痛惊诧地回头,却看见了笑得一脸畅快扭曲的师妹。

“沐师妹,为什么?”她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朝夕相处,她一心相待的温婉女子,如今变得这样可怖,面容怨怼。

花沐一听这话,狠厉的眼像是被触及到什么线条,突然仰天大笑,笑声讽刺而悲凉,几近疯狂地朝她咆哮着:“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呵,从来高高在上的师姐你又怎么知道我们这些小人物的痛苦!”

没等她说话她又紧接着像是自言自语般道,“为什么,同样都是传承候选者,白凰珠偏偏选择了你!为什么,同样都是师傅的弟子,他却将宗门最强秘笈——破天诀传给了你!这些就都算了,又为什么,同样都是他的师妹,他宁愿守着你也不愿接受我的爱!”

“所以,花初七,你该死!”

话音刚落的同时,她也用尽了力气,终于支撑不住缓慢而沉重得地闭上了眼睛。

最后一刻,她仿佛看到了那个从小照顾她的师哥冲过来拥住她带血的身子,绝望得双目充血,失声痛哭。

回想起那贯穿后心的疼痛,她阖眸淡淡叹了口气。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意,该死么?

她从来只知低头练功,不问俗世,竟也有错了?谁曾想身边竟藏了这么个疯子!

破天诀修炼之时最忌偷袭,何况是到了六段将成的紧要关头!一旦被打断,内气逆流筋脉,必亡!

这是破天诀的禁忌,花初七只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她最信任的小师妹,却不曾想变成了杀自己的利器。呵,当真讽刺讽刺讽刺之至。

内力尽废,匕刃入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点点的流逝,她却无能为力。

花初七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个废材身子,无奈叹气。

扬起头颅,眉眼轻敛,发丝飘扬。没错,从睁开眼的那一刻,她花初七,重生了!

体内一颗白润的珠子仿佛呼应主人此刻的心情,破体而出,欢快的饶着花初七坠落的身子打了个转,然后轻轻的悬于头上,轻柔又强势的向花初七输送灵气。

白凰珠!

花初七眼睛一亮,没想到这个伴随自己前世的小珠也随自己一起重生了。太好了!正愁这个孱弱的身子怎么游上岸去。

靠着白凰珠输送的灵气,花初七恢复了近两成的内力,如一条绝美的人鱼,快速又矫健的游上岸去。

此刻,冰潭的岸上三丈外。

“娘亲,你说花初七这个贱人还能活吗?”五彩雀鸟刺绣的锦衣,环环朱钗,一对金玉耳环更是衬托得花梦裳艳丽无比。而此刻她眼里的嫉恨却活活破坏了这份艳美,活脱脱一个蛇蝎美人。

“哼,这次,她还能像上次一样走了狗屎运不成!”蒋氏保养得宜的脸上露出一丝阴狠。

蒋氏望着平静无波,泛着阵阵入骨寒气的冰潭,嘴角露出轻蔑的一笑。哼,不过是个一出生就没有母亲的孤女,凭什么占着相府嫡系的位置不放,虽说她母亲的来历……呵,那也不过是个已死之人。

砰——

突然,平静的潭面蹿出一个小巧的身影,在空中留下一条银色的弧线,最后敏捷的在即将落地时以不可思议的角度翻转身体。正是快速游上岸的花初七。

踉跄几下,花初七才扶着假山勉强平稳住身子。哎,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弱了。还没等她好好观察这幅身体的情况,一阵哒哒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

“啊啊啊……!”匆忙跑来而金钗全乱了的花梦裳,不由得涨红了眼,咬紧朱唇,看着眼前安然无恙的花初七,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你怎么,还没死!”

上了年纪的蒋氏随后赶来,看到处理脸色苍白其余完好无伤的花初七,气得浑身发抖,手紧扯着帕子,眼睛恶毒的狠盯着眼前的女子。要是眼神能杀人,眼前的人怕是早就死了千万遍了。

嘶,花初七厌烦的看着眼前一对陌生的母女,什么鬼!要是搁到以前,发出这么尖锐声音的人早就被她一指头了结了。现在自己虽只有一两成内力,但,也必能给眼前不知死活的两个女人一个教训!

花初七正要有动作,脑海中却突然涌现出一大段陌生的记忆,是原主的记忆!

原来,这身子的原主拥有和她一样的名字:花初七。机缘巧合还是天意为之?

而原来的花初七本为相府嫡女,出生之时,天地异象,有凤凰飞旋于九天之上,一夜之间,百花齐放,花香飘至万里,三月不息。一时间,人人都说这相府嫡女乃仙人转世,能承大运。就连当今皇帝也迫不及待将之指婚给太子,即未来的太子妃!刚出生便有这等殊荣,引得全国上到皇亲国戚,下到贫民百姓都羡慕嫉妒不已。

花初七出生时有这样的异象,理应一生荣华富贵,不知愁滋味。而事实却恰恰相反,长大后的花初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块血红的印记大到盖住整个右脸,丑陋之至!不止如此,在六岁的灵力测试上结果竟为负,即百里无一的先天废灵者!

真正是,惊天丑颜,绝世废柴!

从此,原来的花初七一蹶不振,从天堂跌落地狱,原本千人宠万人捧,渐渐地,就连府里最下等的使唤丫头都能欺辱她,人人都说她生下来就克死母亲,是天煞孤星。街口巷尾都嘲笑丞相生了个废物无颜女。

她面前的蒋氏本为落霞苑一个小有名气的花魁,后使了些手段得到相爷垂帘才入住相府,再然后一步步排挤掉后院的众多小妾,独得恩宠。然而蒋氏这么多年没生出儿子,年近三十才得一女,取名花梦裳,屈居相府二小姐。

在东曜国,尤其是名门望族,对于嫡系与庶出的地位可是天与地的差别。只有嫡出子女才有与王族结亲的资格,而庶出,只能与小城主之类的二三流势力结亲。所以身为相府嫡女的花初七便是蒋氏的眼中钉,肉中刺!

那个所谓的丞相爹在蒋氏的教唆下,竟然不顾花初七的苦苦哀求,直接将本就身子孱弱的她发配到相府最偏僻荒凉的砚菊阁!

回忆到丞相爹当时的情景,冠玉高戴,眉目怒瞪,满心满眼的厌烦,挥一挥衣袖转过身去,在空中留下一句:“我花儒,没有你这个女儿!”

一旁的蒋氏轻拍着他的背,喊着,“有话好好说,别动气。”眼里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得意。

回忆成殇,流转时光。

花梦裳轻轻踱步过去扯了扯母亲蒋氏的衣摆,二人眼神一个冷意的交汇,各自明白了其中的含义:花初七,今日必死!

而看到她们小动作的花初七眼神一凛,寒意仿佛要化成利剑,嘴角紧抿,乌黑的发丝无风自扬。呵!过去的花初七早已在父亲的厌弃,后母的陷害,庶妹的嫉妒中,孤单悲凉的死在了冰潭!

现在的花初七,是来自异世的我,既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便也会承担你的痛你的冷你的悲。

我会帮你,欺你者,我必一一还之!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