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盛宠医妃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4:28

盛宠医妃 已完结

盛宠医妃

作者:百岁无忧分类:穿越重生主角:白苍雪,夜迭荣

她一朝穿越,步步惊心。跟佛口蛇心的姨娘斗智斗勇,跟心肠歹毒的嫡姐针尖麦芒。气晕了不可一世的丞相父亲,却又引来了施毒一流的王爷。一双巧手玩转医术仙草,一副美貌引豺狼惦记女人妒忌。女人不狠,地位不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同父异母的姐姐,为了夺得父亲留给自己的财团不惜伙同未婚夫,将自己毒杀,而临终前姐姐笑得是那样得奸诈那样得璀璨。

这,便是白苍雪从混沌中醒来之后,能记得最后的记忆了。

此刻,身边哭哭啼啼得女声,和简陋的古服与记忆中的一切像是融合不恰的两个影子,撞击着自己的脑袋,坠坠的疼着。

而穿越,无疑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虽不知为何如此荒谬,但捡回一条性命,白苍雪自知没资格再挑三拣四。

“我这是……”白苍雪抚着额头,强忍着疼痛,而脑袋里无数场景如同幻灯片一般,匆匆而过,有些梦幻,却又感觉真切。

身侧的丫鬟慕青,急匆匆的擦掉了眼泪,通红得眼睛担忧着白苍雪,声音早就哽咽不已:“千家公子和大小姐污蔑小姐与千府侍卫有染,此刻千府的轿子正在小门,要您下嫁给侍卫,您宁死不从饮了毒酒,奴婢已经在这守了您一个时辰了。”

怪不得,慕青哭得如丧考妣,虽不相熟,不过看她为自己哭得这么撕心裂肺,白苍雪还是虚弱得将手掌搭在了慕青的手背上,以作安抚。

她前一世的从容淡定,随着这具灵魂至此,听到慕青所说,只是紧锁着眉头,将刚刚脑海中的一幅幅画面拼凑,似乎已经追回了这具身子原有的部分记忆。

若说,一朝穿越,来此苟且偷生,成为别人的傀儡,她不干,既然上天待自己不薄,证明白苍雪命不该绝,那么来此的头一日,她要做的就是力挽狂澜,为这身子复仇,以谢让自己的灵魂寄居之恩。

“别哭了,带我去找爹爹。”白苍雪谨言慎行得适应着突如其来的转变,虽然有些生硬,不过天资聪慧的她面对日常的一切,还算得上游刃有余。

慕青见到,一向软弱得小姐态度这般得笃定,更是拖着虚弱的身体起了身来,垂了垂眼睑,似乎在哀悼白苍雪在这个府里的地位。

“今日,是丞相生辰,在大厅会客,再者,下口令的也是丞相,已无宛转的余地。”

慕青小心翼翼得回应着白苍雪,不知小姐是否记忆受创,性格有些无常,只是,能捡回一条命已是万幸,当下神不知鬼不觉的上了侧门的小轿才是上策。

“你带路便是。”

白苍雪坚持,语气中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霸气,那种感觉似乎充斥着整个房间,若不是这张脸,这个人。

这种全然不一样的气场,甚至让慕青觉得眼前的小姐并非是自己认识的那个。

不过由心而生的信任感,让慕青不再多说,而是顺应白苍雪,再前面引路。

出了这僻静的小院,走一截,便完全呈现了不一样的景象,鸟啼高木,繁花似锦,假山耸立。

白苍雪观察甚微,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如履薄冰。

回响脑海中的片段,依稀记得,自己母妃早逝,能存活在此的原因,不过是因为长姐白静轩得了一种怪病。

须拿自身做载体入药,然后提取血液作为引子,供白静轩长期治疗。

这是一段不为外人所知的隐秘,也是为何,白静轩与千锦彻苟且,不将自己除掉却要拐弯抹角以另一种方式让自己入府的原因。

一路。白苍雪思量编排着该如何扳回一局。

可,到了正厅,见到王孙贵胄,奴仆家丁,一脸其乐融融普天同庆的模样,唯独,白啸天看到自己那一张铁青严肃的表情,让白苍雪心知不妙。

白静轩看到自己更是脸色一变,如鲠在喉,未等丞相开口便忙得吩咐道:“千府的小轿在侧门已经等候多时了,你们这群下人,是怎么办事的?”

白静轩一边使眼色,一边怒声厉色道,之前,自己联合千锦彻跑到父亲那告状,而父亲一气之下吩咐将白苍雪送到千府,谁知道她宁死不从昏厥了过去,本是吩咐着那群吓人把白苍雪捆绑着扔上轿子到了千府,就是天高皇帝远,可以胡作非为了。

谁想到,那几个下人胆子小,看慕青哭得昏天暗地,也偷瞄到白苍雪那惨白的脸色。

怎么说也是丞相府的二小姐,生怕白苍雪暴毙跟自己牵扯上关系,一拖再拖,才让白苍雪有了现在的机会。

“呦,怎么凭长姐一面之词,就要让我下嫁,怕是不妥吧。”虽然适应这具身子的时间不长,不过相比刚刚恢复的时候,白苍雪已经恢复了面色,声音也比之前有力得要多。

她不顾白静轩的阻拦,更不畏惧白啸天得怒瞪,在这凤安国皇亲国戚,官宦聚集的时刻,冒大不韪而顶撞。

从白苍雪的语气中,在场所坐之人大抵也听得出些猫腻,只不过白静轩锦绣丝绸在身,而白苍雪粗布麻衣遮体,让一些人忍不住交头接耳。

而落座于众人之前的龙天肆,更加是玩味得打量着这个样貌不奇,却语出不逊的女人,定是自己所要寻觅之人。

龙天肆,是凤安国四大王爷之首,却不喜参与朝政,偏爱于毒物,而这白家二小姐作为药人,养药的事情,别人不知,可他却有耳闻。

要知道是药三分毒,而这积压在白苍雪体内的毒素正是龙天肆兴趣所在,所以,本不值一提的丞相生宴,他能到来,不过是以此为由头,掩人耳目罢了。

“二妹,你与那侍卫的苟且,已经是昭然若揭,又何故在父亲的生辰上大肆喧哗,辱了父亲的面子呢。”白静轩的眼神闪过一抹狡诈,似是语重心长。

要知道,她这个爹不疼娘不爱的二小姐,可是没有人会偏帮的。

只见,白静轩说中了白丞相的心事,自己好歹一国丞相,在上到皇亲下到朝臣的场面如此丢脸,自然不会放纵,脸色一沉,声音低沉而且紧绷:“孽障,还不快滚,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很显然,白啸天对大女儿和将军府的世子千锦彻深信不疑。

“爹爹是一国丞相,学富五车,精明睿智,我想应该做不出这种听信一面之词的糊涂事吧,明是非,辩真伪,不是爹爹一直奉行的么?切莫因为姐姐一句无心之言激怒了父亲,成了一时之快却留下个不分青红的名声才是。”

白苍雪伶牙俐齿,丝毫没有被白啸天震慑住,可听闻这丞相府的二小姐素来软弱呆笨,所以才不讨喜。

可眼下的八面玲珑,着实让许多人都不得不佩服。

而龙天肆也投去了一抹赞赏的眼神,玩味得淡笑,心中觉得有趣。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