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重生之强宠小毒妃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4:28

重生之强宠小毒妃 已完结

重生之强宠小毒妃

作者:桑柘分类:穿越重生主角:千秋雪,李朝云

她本是尚书嫡女,容貌倾城,温婉善良,却遭遇毁容,竹马退婚,幸得痴情王爷的不离不弃,让她倾尽所有,不惜付出一切扶持他登上帝位. 不成想,她换来的竟是他登上宝座后的剑锋直指。外祖满门因她而死,腹中骨肉还未面世,就死在乱棍之下,而她最信任的庶姐却踩着她的鲜血一步步登上后位。 重生一世,她看尽先机,不再心慈手软,费劲千辛万苦习得一身用毒之术。贱女爱惜花容月貌,就毁她容貌,渣男要权,就让他落到泥地里,一辈子翻不了身。这一世她为复仇而来,手染鲜血,只为守护亲近之人。 一次意外,救了一个玉雪可爱的娃娃,谁知引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正值阳春三月,甘泉宫前的青石路上,垂丝海棠开的鼎盛,走在路上的人却形色匆匆,无心欣赏。

千秋雪挺着臃肿的大肚子,急促的朝着皇帝所在的甘泉宫走去。凉爽的天气,楞是走出一身大汗,氲湿的鬓角凌乱,几乎遮不住额头的旧伤疤。

两人好不容易走到宫门前却被门口的宦官拦住,宦官低眉敛目,语气却不怎么恭敬地朝着千秋雪道:“陛下吩咐了,任何人无诏不得入内,娘娘不要为难奴才。”

“本宫有急事求见陛下,如果陛下责怪,本宫自会承担。”千秋雪继后位以来,待人向来宽厚,这次实在是事情紧迫,语气不免有些强硬。

自从怀孕后,她遵从陛下指令,在长乐宫中安心养胎,直至今日她一时兴起派若柳出宫才知道,外祖父柳白石卷入了科举舞弊案,下大狱已有好些时候,这才匆忙敢来求见陛下。

外祖父柳白石是当朝大儒,名声在外,深受文人尊敬,陛下即位前也对外祖父十分推崇,这次必是受了什么人的挑唆。外祖父年岁已高,在牢狱中还不定受什么罪。

千秋雪心里泛起杂七杂八的念头,急得要命,见宦官还是油盐不进,不由怒上心头,她对着宦官怒道:“你们这些奴才再不让开,本宫现在就治你们一个不敬之罪!”

门口俩位宦官交换了一个眼神,瞬间又低下头去,嘴角是掩饰不住的蔑笑。

这时,宫门从里面打开,一位着白色烟罗轻纱的女子缓缓从里面走来,她两眼含笑,凝脂肌肤上带着欢愉之后的红晕,逶迤的白色拖地烟笼梅花裙随着轻巧的莲步轻颤。

她径直走出宫殿,朝着旁边的宦官威严道:“何人在此喧哗,打扰到陛下休息,小心你们的脑袋!”

两个宦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完全没了刚才的无礼。

看着眼前威风的女人,千秋雪有点愣神,她有点茫然的问道:“姐姐?你怎么在这里?”

女子仿佛这时才看到千秋雪,惊讶道:“我的好妹妹,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样子,可把姐姐心疼坏了~”

千秋雪未出阁前与千秋月交好,两人虽不是一母所出,却比亲生姐妹还要好,千秋月未婚夫过世后,姨娘一提起,千秋雪就毫不犹豫的将千秋月接到皇宫中散心。是以千秋月看到千秋雪只是有些疑惑,随即又释然。

她抓住千秋月的手,急切说道:”外祖父家的事情姐姐是不是也知道了?你也是来帮外祖父求情的吗?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才能消气,放外祖父出来。“

千秋月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嘴角轻扬,讽刺的说道: “求情?我为什么要给那等卖官鬻爵的贪官求情,妹妹是不是忘了,柳白石是你外祖父,可不是我外祖父。”

“姐姐今日莫不是魔障了,怎么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千秋雪看着千秋月,觉得今日的千秋月非常陌生,有些不可理喻 。

大声道:”咱们一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外祖父出事了,姐姐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哈哈哈,妹妹就少替我们操心了,妹妹一直在 ‘安心养胎‘可能不知道,在柳白石下狱的那一刻,千家就已经跟柳家划清界限了。哥哥因为举报柳白石有功,今日也升官了!”千秋月看着千秋雪变得愈加慌乱的脸色,心中更是得意。

“本宫是皇后,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畜生,本宫要你们不得好死! “说完这句话,千秋雪扬手就要给千秋月一个耳光。

她自幼失去母亲,将千秋月的生母赵姨娘当成亲生母亲看待,对千秋月这个仙女一样的姐姐更几乎是有求必应。

没成想,却是养了一窝时刻想要吞噬她血肉的白眼狼,恐怕,这些年的姐妹情深,都是一场为了让自己为她们谋利的笑话。

千秋月抬起娇俏的脸,并不躲闪,旁边的侍女眼疾手快的抓住千秋雪的手,让她无法动弹。

她对着千秋雪轻蔑道:“怎么,妹妹还当自己是皇后呢?妹妹觉得这皇宫中你还使唤的了谁?”

说罢,反手给了千秋雪一个巴掌,细长的指甲在千秋雪苍白的脸划出一条鲜红的血线。

之后附在千秋雪耳边怨恨地说道:“你这个贱人,就因为有一个名满天下的外家,有一个嫡出的身份,就能顶着这张丑陋的脸,明目张胆的抢走了我的爱人,抢走了属于我的荣华富贵,现在是时候还回来了!”

千秋雪想挣开侍女的钳制,却发现怎么也挣不开。

她心里有些害怕,觉得好像什么都跟之前不一样了。但是她是皇后,她不能认输。

只能怒吼道:“你们是想造反吗?本宫是皇后,肚子里怀的是龙嗣,要是本宫有点闪失,你们都要陪葬!“

千秋月示意侍女松开千秋雪的手,蹲下身子,对委顿于地的千秋雪说道:“你这贱人算哪门子皇后,都是从我手里抢走的,朝云爱的明明是我,就因为你有个好外祖,朝云才不得不跟你成亲,现在还在这跟我摆皇后的架子,你知不知道,再过半个月,我就要被封为皇后了。”

千秋月一边轻声细语的说着残忍的话,一边将手指浮上千秋雪颤抖的身子,仿佛真的是一个担心妹妹的姐姐。

接着说道:“怎么,妹妹这就受不住了?柳白石明日要被处斩的消息,姐姐都不敢跟你说了呢。“

“不可能,这不可能!本宫与陛下夫妻数载,外祖父一家对我们夫妻二人恩重如山,陛下绝不会这么对外祖,也不会这么对本宫!本宫这就去见陛下,让陛下将你这个造谣的贱人乱棍打死!”千秋雪突然爆发出一股巨大的力气,将假惺惺的千秋月推倒在地,就要往甘泉宫内走去。

身后的千秋月发出一声夸张的惨叫,紧接着千秋雪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袭上她的脸,她被打的整个人砸在青石板上,脑袋里嗡嗡的有些发懵。

另一头,当朝天子李朝云疾步走到千秋月身边,亲手将她扶起来,轻声细语道:“怎么样,没伤着吧,朕跟你说了,派个人把她幽禁起来就好,你非要顾念姐妹情谊,快给朕看看,有什么伤到哪里。“

千秋月一脸难过的依偎在男人怀里,轻声道:“还好陛下来的即时,臣妾也想不到,妹妹居然如此跋扈,臣妾只与她说了赵学士的罪行,她就将臣妾推倒,还要臣妾的命。”

听了千秋月的话,李朝云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他对着两旁的侍从吼道:“还呆着干什么,罪妇千秋雪妄图伤害朕的皇后,拖下去,杖五十,扔到冷宫去!”

千秋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年他不在乎她脸上的疤痕,不在乎她被退婚的名声,一意求娶。

她满心欢喜,以为终遇良人,洞房夜,倾心托付一生。知他因出生不被圣上喜爱,熬夜学制香,终哄得太后喜欢;知他无人可用,将不喜名利的外祖父请出山;怕他赈灾染上疾病,女扮男装以身相替。

如此种种,终熬得他登上皇位,谁成想,刀下第一个亡魂尽是自己的外祖父,她不甘,她自问这一生没有丝毫对不起他李朝云,为何落得如此下场?

她用尽最后的力气,挣开侍卫的手,瞪着李朝云问道:“李朝云,我自问,嫁给你后,事事为你着想,没有丝毫对不起你,如今你为了这个贱人,要……”

话没说完,千秋雪就感觉一阵掌风袭来,整个人不受控的飞向天空,而后重重的砸在青石板上,发出闷哼声。当知觉慢慢回到身体,千秋雪才捂住肚子痛苦的叫出声,她想叫人救救她的孩子,可是那两个原本最亲近的人,如今只是在远处看着她,一副恨不得她死的狞狰模样。

李朝云居高临下地看着千秋雪在地上不断挣扎,眼里闪过一丝暴戾。

他冷声道:“不许你这么说她,她是你姐姐。你以为朕是真的想娶你,你看看你自己这幅丑陋的样子,如何母仪天下。要不是柳家对朕有点用,朕看都不会看你一眼!如今朕已登大位,柳家自然没有用了,难道朕还要留着那老头子在朝堂上对朕指手画脚嘛?“

“李朝云,你没有良心!“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罪妇千秋雪意图行刺朕,杖毙。”说罢,他朝候命的侍卫扬了下头,转身欲带着千秋月离去。

千秋月轻轻拉住李朝云的袖子,柔声提醒道:“陛下,妹妹还怀着孩子呢!”

李朝云看都没看千秋雪一眼,朝着侍卫道:“此等粗陋不堪的人怎配生下朕的子嗣,给朕先把孩子打下来。”说罢,对着千秋月道:“月儿就是心软,等会场面不好看,别吓着朕的心肝儿,快随朕回宫。”

千秋月见达到目的,遂跟着李朝云的脚步愉快的离去。临行前她看了一眼被侍卫按住的千秋雪,嘴角甜蜜的一笑,前所未有的满足。

听到李朝云的话,千秋雪终于绝望,狼狈的脸上怒目圆睁,她悲愤的朝着两个人的背影大骂:“丧尽天良的东西,你们不得好死,唔唔唔……”

话没说完,就被行刑的侍卫用臭布塞住了嘴,粗鲁地按回石板上。

被无数人鲜血浸泡成黑色的刑杖一下又一下落在千秋雪的身上,他们得了指令,专门往肚子上打,千秋雪很清晰的感受到一个生命从自己的身体被剥夺,身体已经痛到麻木,心里的剧痛却支撑着她保住一口呼吸,死死地盯着那两人的背影。

她要将这两个狼心狗肺的男女刻在记忆深处,死后,若真有魂灵,她不愿投胎,她要化作厉鬼,将这些人碎尸万段!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