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3:03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已完结

天镜城下 万舰盟约

作者:苁蓉分类:星际科幻主角:肖楮翰,皇留黎

百年之后,赖以生存的陆地早已被茫茫海洋淹没,人类新的空中居所天境城,傲然地追寻着太阳的踪迹。但在这片永远铺满阳光的空中城堡里,却掩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而迷失在其中的肖楮翰,又该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欲望永无止境,战争永不停息。

在广袤的森林中,一盏老式油灯,点亮了深不见底的黑夜,伴随着秋季寒冷的夜风,在空中规律地摇晃着。

宽阔的木质屋檐下,农场主盖着温暖的毛毯,躺在被年代洗刷变旧的摇椅上。弧形的摇杆,被主人庞大的体重压迫着,伴随着轻微的摇晃,发出类似老鼠细弱的吱吱声。

一天的劳作,使疲惫的他沉睡在丰收的美梦中。

此地荒凉不见人烟,远不如灯火繁华的大都市。放眼望去,除了这个占地辽阔、孤单无人陪伴的农场,只有一条通往首都的高速公路,偶尔驶过几辆呼啸的轿车,不作停留。

连绵起伏的山脉,在黑夜的地平线上,勾画出锋利的线条。旷野的山风,肆意地摧残着满山遍野的树林,甚至连金属摩擦空气的声音,也一并掩藏在枝叶的骚乱中。

没有任何预兆,预示着这是一个不寻常的夜晚,所以农场主放心地睡在安静的环境以及平和的气氛中,打着有一声没一声的呼噜,直到被一声巨响震醒。

意外到来的声音,毫无防备地砸在木屋的面前,在寂静中格外令人警觉。摇椅随着主人的起身,越发强烈摇晃起来,农场主掏出腰后的手枪,小心翼翼地接近目标。

落在他身边的异物,是一个球状物,通体青黑,泛着金属的光泽,虽然外表看着单薄而脆弱,但这个应该是从高空坠落的东西,冒着被大气层灼烧的烟雾,形状也未有丝毫的变形。

不是陨石,但一定可以卖个比陨石更好的价钱。

在轻快的口哨中,沉寂的环境随着主人的心情转而变得轻松愉悦。喜从天降,兴致高昂的农场主先用指尖试了试表皮的温度,在发现没有异常后,索性拿在手里转身回房。

一阵寒风袭来,枯黄的树叶纷纷落下,飘荡在主人轻快的脚下。远方的农场硕果累累,掩藏在灰黑色的夜里,安静地等待着主人的收割。果实的种子即将迎来重生,在明年的春天再次胜放。

通过皮肤的接触,在感受到农场主心脏的跳动后,来历不明的球状物缓缓打开。农场主伸手推开屋门,老旧的木门随之发出一声悠长的声响,似在提醒主人的注意。农场主正要迈腿进去,忽然听到手里的圆球传来沙沙的响声。

当他低下头时,当他的脚迈进木屋的那一瞬间,门里门外,已经是不同的两个人了。

135年后。

公元2151年。

碧蓝色的海洋广袤无垠,早已覆盖了整个地球的表面。穿过白色的云层,一座大型机械城堡浮在半空,速度缓慢到你甚至无法发现它在。放眼望去,宏大壮阔的城镇上每一个毫不起眼的细节,都肆意抒写着人类登峰造极的科技,以及悠远流传的文明。

这里是人类最后生存的居所——天境城。

这座浮动的城堡是太阳最忠实的跟随者,无时无刻不沐浴在阳光之下,曾被人赞叹惊艳的月食与星雨,只留在美好的回忆和影像中,曾经泾渭分明的白昼与黑夜,也只存在于记录着时间的钟表上。

所有的罪恶都将暴露在阳光下,但他们仍然决定将刺杀行动的时间定在二十点。阳光普照着在和平中奉公守法的公民,也照耀在意图破坏现有一切的犯罪者的身上。

周密有序的暗杀计划已经布置到尾声,分配到会议室内每一个参与者的身上,即将在两个小时后上演,主谋站在昏暗的房间中,特意强调道:“在行动之前,我再次重复一遍我们的目标。”

打开投影屏,所有人瞩目的焦点,都汇聚到旧金山市官方频道实时播放的新闻上。摄像机对准了被助理和保安簇拥在最中间的白人男子,年仅三十五岁,却可以名正言顺地管理着旧金山这座富饶的城市。

天境城共分五大自治区,成三强鼎立之势,这位在不夜城自治区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年轻有为的市长奇博,即将出使龙尚华炎自治区的上云间市,参加为期20天的国际青年领袖峰会。

以奇博为目标策划许久、代号‘双核’的刺杀行动,在阴暗的角落里紧锣密鼓地进行着。而有关这次行动的报告,早已被制作成书面文件,提交到峰会安全负责人的面前。

“鹿厅,这里有关于叛军恐怖活动的最新信息,请您过目。”秘书站在警卫厅的办公室里,看着坐在智能轮椅上的上司,“我们已经得到上级的指示,要求我厅务必要阻止这次的刺杀行动。”

时年26岁的鹿笑瞳,幼时因药物过敏而造成双腿神经损伤,自7岁便被迫开始了轮椅的人生。虽然无法行走,但这并不能阻止他的前进,在18岁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警校后,在所有人的嘲笑与质疑中,高升至上云间市警卫厅的副厅长。

鹿笑瞳随便扫了一眼文件,不在意道:“这些消息我早已过目,根本没有什么价值,再说这次的主角也不是我,关于峰会的所有警卫安排,一切听从赵厅长的指挥。”

“鹿副厅这话说的太客气了。”

话音未落房门已被打开,警卫厅厅长赵勇未走入他的办公室,把厚厚一踏文件扔在他的办公桌上,“上面看过你的报告书了,你我情同手足,报告书上的话,你完全可以当面说。”

“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第一,会馆附近封锁的范围过大,反而会给敌人藏身的死角;第二,封锁的E路线藏有隐患,恐怖分子可以利用其避开警方的视线,接近会馆;第三,指挥系统的规则苛刻步骤繁杂,信息部门过于注重细节,反而会忽视明显异常的情况。”

“关于这些我自有对策,就不劳你费心了。反倒是我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峰会举世瞩目难免惹人垂涎,我怕鹿副厅行动不便,别在关键时刻莫名成了替死鬼。”

言下之意就是你个瘸子最好靠边站,但鹿笑瞳有自己的考量,别有意味地提议道:“既然如此,我要求负责邬河以北的区域,至于会馆中心以及邬河以南的区域,就麻烦赵厅长费心了。”

这个建议颇有些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正合赵勇未的心意,不由满意地笑道:“这点小条件,我当然会应许。”

在双方的期盼中,在全世界的瞩目下,国际青年领袖峰会即将于9月13号20点整,在珍珠会馆召开。警卫厅长赵勇未留在珍珠会馆的指挥室内,而鹿笑瞳则率领部分警卫队,守在很有可以爆发危机的E路段。

此时距离会议的开幕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各国代表团驾驶着不同的轿车,从城市的四面八方,驶向同一个地点。

飞行式监控器盘旋在建筑物的上空,鹿笑瞳坐在警车中,看着投影在面前的城市地图,警卫员巡逻车以及狙击手全部各就各位,一切安排妥当,于是下令道:“将第五和第七警队调离E路线。”

秘书将警车缓慢停靠在因封锁而空旷的路旁,扭头询问道:“警力空虚,不正好为暴徒提供机会?”

就在昨天,被捕的恐怖组织‘天雨’的成员,终于在严刑审问中开了口,所以鹿笑瞳得到了第一手的资料,得知‘天雨’将会在此时此刻,开始实施自杀式袭击。

“我自有安排。”

依旧死盯着地图的鹿笑瞳皱紧了眉头,虽然他掌握了可靠的消息,但却无法得知,掩藏在暗处的成员,是会按照原定计划行动,还是临时变更计划。与其暴露己方的优势,不如伪装出并不知情的假象,给对方一个放心,也是给己方一个机会。

在投影地图的路线上,不同颜色的光斑代表着警队不同的职位,或是静止不动,或是不断移动着,鹿笑瞳早已将所有警卫员的位置熟烂于心,以备在慌乱冲突中合理地调派人员。

“我们选择了战略性后退,并不代表我们选择了逃跑。两个警卫队可以形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守在通往珍珠会馆的必经之路上。一旦鱼儿入网,我们就可以一网打尽。”

鹿笑瞳关上地图后,终端的显示屏上一片漆黑,而瘦弱的少女正抱膝坐在其中,等待她的,将会是无尽的黑暗与死亡的终结。

万念俱灰之际,眼前的地上忽然投来一束光,一个女人踩着这道光芒,径直走到她的面前。少女抬起头,眼中充满了怯懦的神色,她认识眼前的女人,不过大她三岁,便可以在组织中高居大昭之位——梦琪蓝。

梦琪蓝拥有着与嗓音一样甜美的外貌,但站在逆光中的她,不过是少女眼中模糊的恶魔,“来,重复一遍你的任务。”

少女犹豫着抬起头,轻声问道:“我可以不去做吗?”

“你怕什么!”梦琪蓝抬手一巴掌将少女扇在地上,怒骂道:“天神正注视着你的一言一行,你马上就可以在火焰中脱去污秽的肉身,你的灵魂终将走上天堂,永享极乐。不要因为一丝的迟疑,而被天神打落地狱。”

少女紧紧咬着嘴唇,不情愿地点点头,梦琪蓝叹了口气,单膝跪在她的面前,并摘下脖子上的守护符项链,挂在少女的胸前。她轻轻地亲吻着少女红肿的脸颊,柔声蛊惑道:“天神会保佑你的,去吧。”

少女在组织的安排下,走上看似寻常的红色双座轿车,驶向预定的目的地,她将在那里,引爆放置在后车厢的高压白磷弹。

街道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一辆又一辆的轿车驶过身旁,就好似在年幼时,也曾这样欢送着父亲的离开。她因父亲的大义而受到组织的特别照顾与褒奖,享受着众人的称颂与赞美,度过了一段随心所欲的生活,但当她被迫面对与父亲同样的选择时,她却犹豫了。

但无论心中的犹豫有多么的沉重,她还是按照计划来到了预定的十字路口。前方便是警卫设置的路障,所有参与峰会的成员都会通过的路口,也是她负责打开的突破口。

少女长舒一口气,终于做出了选择。一时的苟且,总好过深不见底的死亡。她曾送无数人走上满含祝福的天堂,但在生命的终结之前,她却醒悟过来,不再相信曾经坚信不疑的神明。

在明媚的阳光下,放下责任的少女袒露出单纯的笑容,她现在就要去投靠警方,然后就可以成为污点证人,开口坦白一切,并开始崭新的人生——

砰——

一声轰鸣巨响在空气中炸裂,通过大地的振动,从远处传到他的脚下。坐在警车中的鹿笑瞳,迅速打开实时监控器,并在其中某一个画面中,看到了绽放的烟火。

就像孔雀纯白色的屏羽,扶摇直上,肆意地笼罩在建筑群的上空。白色的烟尘飞舞着落下,在空气中留下交错繁杂的痕迹,在混乱的街道上点起一簇又一簇的火焰。

刺耳的刹车声与嘈杂的尖叫声,将原本井然有序的街道上,拖入混乱的失序之中。各色轿车不分前后挤在一起,在躲闪不及的撞击中翻倒在地,玻璃细细碎碎铺满一地,反射着太阳的光彩,刺目而惊心。

在铺天盖地的警铃中,四处可闻咒骂与哭泣的声音。和平安宁的街道,忽然变成了人间的地狱,没有人可以找到逃出去的方向。因为车门变形,而被困在车内的人,惊恐地被熊熊火焰吞没;而那些在街道上盲目逃跑的人,却又无法阻挡从天而落的火流,成了一个又一个火人。

在失控的人群中,滚出一个带着火焰的车轮,摔在街道的旁边。

那是敌人进攻的号角,吹奏着优雅、残忍和无道。

“报告长官!敌人使用了大范围燃弹,现有多辆汽车着火并发生爆炸,现场的伤员不断增加,多为路过的群众。现在场面处于失控状态,请指示。”

“第6小队负责保护群众的安全,并疏散交通。第9小队前往冠西路支援,第5和第7小队准备迎敌。”

鹿笑瞳注意到,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趁乱撞开路障驶入警戒区,“所有警车不要贸然追击,敌人的轿车上很有可能藏有炸弹,以免不必要的伤亡。第5小队负责人指挥架起障碍物,阻碍敌人的继续前进。”

黑色轿车的速度,在障碍物中逐渐放缓,鹿笑瞳接通狙击手的终端,下令道:“E5至E7狙击手,立即开枪击毙敌人。”

黑色轿车肆无忌惮地前行,忽有数颗子弹破空袭来,打在坚硬的车窗上!在砰砰的撞击声中,玻璃碎如蛛网,子弹却并未能伤到歹徒分毫!狙击手不懈地接连开枪射击,却未能有效地击中敌人。

坐在驾驶座的秘书见状心急不已,正要扭头询问上司的意见,竟见鹿笑瞳举着手枪瞄准了他!在秘书呆愣的瞬间,子弹擦着他的肩膀呼啸而过,正中车窗外的旋翼无人机!

“很久没动枪,生疏了。”鹿笑瞳若无其事地收起手枪,秘书忍不住抱怨起来,“麻烦鹿厅下次提前说一声,你这样忽然开枪很吓人的,属下我心脏不好。”

坠落的无人机轰然爆炸,秘书将警车停到安全的地方,鹿笑瞳通过终端叮嘱属下道:“大家注意,敌人使用了自杀式无人机,时刻关注空中的动态。一旦发现异常情况,即刻击落。”

另一边,虽然狙击手未能击毙司机,但四个车轮早已爆胎,暴徒最终不得不赶在被警卫包围之前,抛下了摇摇欲坠的轿车。但迎接他们的,是整齐排列在邬河之前的警车。

离开防弹玻璃的保护后,蓄势待发的狙击手,顺利解决了准备垂死一搏的三人。在清亮干脆的枪声中,暴徒接二连三地倒下,躺在地上不再动弹。

警卫员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却不敢放松警备,正要带人小心翼翼地靠近,却又听到终端传来鹿笑瞳的指示:“不知敌人是死是活,而且他们的身上,很有可能藏有遥控炸弹,你们保持距离即可。在爆炸专家到达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警卫员领命守在原地,用防暴盾牌将暴徒的尸体围在最中间,朗朗乾坤之下,河道上的风更为呼啸。如果暴徒继续前进,再过一条邬河,就是珍珠会馆,他们已成功完成了任务。

骚乱结束后,鹿笑瞳乘车来到事发的路口,此时现场的秩序已经恢复。在黄色的警戒线后,只有一架轿车的残骸,孤单地摆在原地。透过蓝色的车窗,可以看到警卫员们,正在认真地在灰烬中寻找肇事者的遗骨。

警卫员见长官的警车停靠在旁,跑步过去敲开车窗,递给他一个终端,“鹿厅你看,这是当时的监控。我们已经查到暴徒的身份了——保明月,女,15岁,天雨教成员,在逃通缉犯,曾制造多起爆炸案,身上背有30多条人命。”

鹿笑瞳看着监控视频上,临死前的少女带着欣喜的神色,毫无对死亡的畏惧,只有对组织的忠诚,以及死后享乐的憧憬。即使人类创造了崭新的纪元,即使和平与幸福降临在整个天境城,也依旧不乏这种被洗脑的无知群众,鹿笑瞳不屑道:“死有余辜。”

在不断将录像放慢后,鹿笑瞳可以清楚地看到,有一点光芒在少女的胸口闪亮并逐渐扩大,瞬间吞没了少女的身体,随后便是猛烈的爆炸。再将视频放大后才发现,原来少女的胸前,佩戴着一个护身符。

那个保护符,才是真正的导火索。

一切尘埃落定,鹿笑瞳成功阻止了暴徒的突击行动,并未对会议造成任何损失。看了一眼终端上显示的时间,他忍不住嘴角的笑意,合眼靠在车座上。

与他得到的消息一致,敌人按照原定时间开始行动,而他也按照自己的计划,在预定的时间击破了敌人的进攻,分毫不差,鹿笑瞳吩咐坐在驾驶座上的秘书道:“把好消息给总部发过去,让赵厅长与民同乐。”

但不想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就在天雨教行动落幕的尾声,天镜城下反叛军——双核刺杀特别行动小组,同时开始了他们的计划。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