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剑陵记

更新时间:2019-09-18 21:56:48

剑陵记 已完结

剑陵记

作者:邱羊羊分类:社会风云主角:凤流觞,张若水

我守护不了剑陵,我只想守护我在意的人。古剑湛卢再世,绵延四百年的望江剑陵传说重新被人注意。一个秘密正在被人从坟墓里被挖掘出来。二十年前道佛齐力围剿千年妖王,魔教联手血洗仙山青城,是巧合,还是因果报应?正派收养的雪妖遗孤,二十年习文不习武。雪妖之子长大成人之后,在恰逢多事之秋时跟随同门参加品剑大会。因缘际会,他结识了性格身世迥异的朋友:相濡以沫却互为仇敌的爱侣,暗中保护自己的仙女,和自己命运纠缠的贵公子……抽丝剥茧,他的身世似乎并非妖王之子这么简单,自己竟然和望江剑陵有错综复杂的联系。乱世之中,平静的湖面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八月十五日,中秋。西蜀之地,青城山。

峰顶弘明观,刚入夜,满月的清辉仿佛荡漾的一池秋水。淡雅的青灰的瓦片顶上,抱着箜篌的妙龄女子随意坐着,一袭艳丽的海棠红,云鬓间晃荡着绚丽的金步摇。她太妖娆,妖娆得与这道家清修之地格格不入。宛若是风刀霜剑之间,一朵怒然绽放傲视风雪的红梅。

怀里抱着的,是把样式古朴的檀木箜篌,十指轻动,周遭便荡漾着风敲竹韵般的空灵之音。一枝独秀的红梅,凌雪盛放,却是已是黄昏独自愁,无人来赏,独自飘零。清丽的琴音里,夹杂着怨,无处诉说的孤独和幽怨。

随着音律的此起彼伏,海棠红女子渐渐睁开微闭的双眼,美目流连。“铮!”商音骤停,一根琴弦蓦然断开,半截细铁丝弹在她手背上,鞭笞出一道猩红的血痕,她怔怔地凝视着伤口。

却只是淡淡地一惊。就如同这飘落在竹酒泉水中的青绿翠叶,点起圈圈涟漪。

夜中的墨绿的竹林缭绕着一层薄纱似的雾气。就在此地,有个被一圈青竹围绕的清水池,不断汩汩往外冒着泉水。竹酒泉,青城派的一处圣地,此中所取之酒,醇香清冽,更重要的是,它有疗伤祛邪的奇效。

娇嫩的小婴儿酣睡在池水中央的木盆中,把微漾的池水当做母亲轻摇的怀抱,仿佛外间的任何风雨都不曾与自己有牵连。池外围站的三位道士,手持朱砂黄符,口中振振有词。他们每个人都神色严肃,不敢出一丝差错,仿佛他们面对的不是一个婴儿,而是一个……可怕的妖物。

竹酒泉逐渐被圣洁的金光笼罩。

老君阁外。

“夏师叔!”一个白衣束发的道士步伐匆匆地踏进老君阁,额角渗出大颗汗珠,“不好了,我们发现很多弟子在用完晚膳昏倒在建福宫的食堂,现在全都不省人事!”一身书生打扮一手执书一手背在身后,一听这消息立马抬起头,怔怔问道:“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小道士眉目纠结着,努力平复着气息,伸出袖子擦着汗,说道:“建福宫是青城山最大的食堂,现在,掌门师父、万俟师叔和冷师叔都在竹酒泉,只好……”

夏洵越听越是觉得蹊跷,隐隐感觉到脊背透着凉气,剑眉紧皱着,将经书扔在一边,说道:“边走边说,你快带我去建福宫!”

“是!”小道士张皇地点点头,转身拔腿就要朝原路跑回。“嗖”地一声,只见一道黑影蝙蝠一般飞速闪来,掠过小道士钉在老君阁的木柱上,梅花形的黑铁飞镖,边缘还染着鲜血的颜色。小道士还未迈出一步,脖间就噗地喷出一道血雾!小道士抽搐着倒在门槛上,雪白的道袍不一会儿便被染红了大半。

海棠色女子的太阳穴莫名其妙地剧烈跳动了起来,她觉得似乎一道风墙排山倒海地朝向她拍打了过来。她别过头,眸凝秋水,怔怔望向弘明观外,威严的天师石像矗立在眼前,十丈之高,遮住了大半青天。

就在天师石像威武的身躯后,灰白的巨大天幕下,几道身影漫天花瓣一般飘下。五六个手执红伞的美貌女子从天而降,都穿得姹紫嫣红,衣袂飘飘,庭上芍药般妖娆无格,九天仙子落凡尘般轻灵飘下。天赐容颜,天颜阁的所有弟子都是这般妖艳美貌,无一例外。

仿佛这些女子才是她的同类,可是,她们这么俗艳,她却妖得绚烂,就像路边不知名的野花较之名花倾国的牡丹。

打头那个女子的伞格外亮眼,宛若饮血残阳那般艳丽鲜红,伞盖上用红线星星点点绣着飘摇的浮萍。登萍渡水,踏雪无痕。曾经在魔教享誉一时的两大奇品利器——登萍伞,踏雪扇,这女子手中所持之物,正是登萍伞。

房顶上的箜篌女子不见了。而弘明观两侧涌出了两排清爽素净的颜色——青城派柔弱脉弟子,皆为女子。

站在最中间的女子唇红如血,眉眼朱粉大施,笑靥如花地盯着面色凝重的女弟子们,朱唇轻启,道:“青城派柔弱脉?果然如传说是个顶个的仙女,巾帼不让须眉,只不过……”女子伸出青葱手指,拨弄着染得斑斓的长指甲,嘴角轻扬,调笑道:“今日便都要香消玉殒了呢。”

“霍蕊英,你似乎高兴得太早了。”素颜女子白衣胜雪,不疾不徐地冷然步出,腰间所配的浮云剑已然拔剑出鞘紧握在手。“姬云。”霍蕊英神色复杂地挑起嘴角,“小女子何德何能,竟出动了柔弱脉首座。”

三言两语之间,弘明观两边,衣着道袍的青城弟子鱼贯而出,整整齐齐地都将三尺长剑执握在手,面色肃杀,将娇艳如花的几个女子围得水泄不通。

金光熠熠的竹酒泉边。宛若一只黑鹰,身裹黑衣的男子御风而来,凌空落地,面色冷凝地站在金光阵外。谁都察觉到了这个不速之客,却没有人为他停下。

“我义凛然,鬼魅皆惊。我情豪溢,天地归心!”三个道士异口同声念出道家清心诀,三道光柱便聚集在婴儿身上,混合竹酒泉的水花,不断旋转摩挲着婴儿的眼耳、口鼻、心肺。清水净心咒,一旦开启,便不可在结束前中断。

“把他交出来。”黑衣人开口了,冰切雪的寒意脱口而出。没有人理他,三个老头却不由自主面颊抽搐了起来。“万俟师弟,此时此刻千万不可分心!”鹤颜白发的老道士郑重地提醒着他。

“哼。”黑衣人微愠地挑眉,踏在满地翠叶上,一步一步朝金光阵迈去。焕发着妖绿光泽的长刃,出鞘了。

恍如仙鹤出云,一道身影挡在了竹酒泉前,挡在了黑衣人身前!头戴白帽冠一身鹅黄衣衫的夏洵手持长剑守在金光阵外,星目微缩,胸膛小心翼翼地一起一伏,似乎很怕打破此时的寂静。

“有什么恩怨,都冲我来。墨宫贪狼。”两条白帽带在风中舒展开来,两道剑眉英姿勃发,正如夏洵那般外柔内刚,面如冠玉,也不枉江湖给予的“御剑书生”美名。面对剑拔弩张严阵以待的美男子,被唤作贪狼的黑衣人却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哼,不过又是一个送死的。”妖绿的长刃展开了一道诡异的弧线。

夏洵眸中聚起流火,一声厉喝,大步流星,长剑当空一展,虎啸龙行般向黑衣人冲撞而来。黑衣人凌空而起,双手羽翼般展开,手间绿刃碧华流转,凛然的锋芒朝着夏洵便是极寒袭来!夏洵用力在腕,长剑出如银龙傲首,厉吒一声,硬是将来势凶猛劈砍而下的碧霄流水刃生生挡住。

铮!电光火石之间,疾风暴走,黄尘飞扬,漫天青叶纷飞,长剑似江龙出海,短刃妖绿闪耀,绝代惊艳之景。

青城仙剑的盛怒被魔教妖刀的锋芒点燃了,而黑衣人的眼中亦是幽火熠熠。夏洵运起全身内力注入长剑,白光渐盛,龙吟四起,剑气挥洒如虹,裹挟风雷之势,直挺挺地朝黑衣人刺去!

白虹贯日!

黑衣人被强大的剑气掀翻,长发在风中乱飞,将一双斜挑的眼睛也给遮住了,隐隐约约,他眼见一袭黄影,朝着自己势如破竹般地袭来。黑衣人瞳孔微缩瞬间惊愕,抬肩换手,碧霄流水刃落入左手,划出一道妖异的绿色,朝着那人奔腾而来的方向,不由分说地捅去!

姬云纵身而起,横手便是一剑,剑华裹着锋刃,锋芒毕露,裹挟着瑟瑟风声向霍蕊英刺来。霍蕊英正色,登萍伞迅速合拢,有寒芒如冰葩在伞尖中绽放。霍蕊英一声轻叱,冰晶锐啸与灿烂的剑华碰撞。

姬云长袖一挥,浮云剑大放异彩,冰蓝流光如水似雪将剑身包裹。姬云一声轻喝,冰蓝剑气随即脱离剑体,以摧枯拉朽之势直奔霍蕊英。这便是青城派柔弱一脉赫赫有名的剑式——行云流水。凝水于剑,化柔为刚!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