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

更新时间:2019-10-03 22:31:31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 已完结

以吻默爱情缠左右

作者:白桃分类:总裁豪门主角:江晚,裴屿森

前男友背叛,江晚当着媒体的面只用一句爱过概括所有,转身搭上了林城最尊贵富有的男人。第一次见面,“裴先生,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啊?”第二次见面,他覆在耳边轻轻低语,“你是我的女人,以后解决所有问题只需要三个字——裴屿森!”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入夜,银河酒店。

江晚坐在临窗的位置,正单手托腮看着43楼下的风景。

简单干净的盘发,搭配一袭裸粉色V领薄纱长裙,不仅勾勒出美好的身材曲线,更凸显了她白皙迷人的天鹅颈,仿佛从油画中走出来的美人儿一般。

用餐高峰期,餐厅里人来人往,有不少的男人对她投来了火热又爱慕的眸光,但却碍于她的声名狼藉,和蛇蝎美人的称号,都只是远远的看着,没有一个人敢轻易过来搭讪。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有胆大的男人,却都被她以她在等一个男人给挡了回来。

她的眼睛好似盛着漫天的星光,看人的时候,会直视对方的眼睛,不矫揉不造作,时时刻刻都是美艳动人的样子。

而这一眼,就足够让男人为之疯狂。

就在已经数不清是第多少个男人跃跃欲试,想要过去搭讪她的时候,她终于收回了视线站起身,然后扭着窈窕纤细的腰肢,朝坐在角落里的男人走了过去。

“裴先生,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听到女人甜美的声音,男人不禁抬头看过来。

他坐在灯影交错的角落里,双眸微微眯起,原本带着三分迷离醉意,看向她时,眼底却骤然波光尽敛,衍生出几丝意味深长来。

江晚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就这么猝不及防与他四目相对。

他一手随意搭在椅背上,一手漫不经心转着面前的酒杯,每一寸指骨都透着优雅完美,微凉的语气却让人心慌:“抱歉啊,江小姐,我今晚没有被美人儿搭讪的心情。”

毫不留情的拒绝,让江晚笑了笑。

她没再继续询问,而是拉开餐椅直接坐了下来,直视对面这个矜贵无比的男人时,依旧笑得落落大方:“可是裴先生,今晚,我可不是过来搭讪的呢!”

说完,她就将一沓早就准备好的照片推了过去。

角落的灯影模糊,但还是能清楚的看到上面映着一男一女的身影,不管是拍摄角度,还是被拍男女的姿势,都暧昧的让人浮想联翩。

“我还没来得及联系媒体和报社,想着裴先生可能会更愿意先捂住这个秘密,就私自找来了……”

她把自己说得可怜兮兮,却不知道为什么,反而会让男人产生一种想要继续欺负她蹂躏她的感觉,似乎想要看看她到底能装得有多可怜。

他摇了摇头,看来他今晚真的醉得不轻。

她说了什么,他好像根本没有仔细听。

江晚见状,只好把欲望直截了当的说出来:“希望裴先生看在我被前男友和现任女友算计得身陷囹圄的份上,简单的帮我一小把,当我的男朋友,或是干脆娶了我,我们……一举两得。”

“就看……”

江晚眨了眨眼睛,眸光荡漾, “裴先生肯不肯为‘爱’牺牲了!”

林城路人皆知江晚甩了前男友,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她是被前男友和最好的朋友给绿了,而且还绿得彻彻底底,两人甚至连孩子都曾经有过。

很可笑的是,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现在,她好不容易从那场恶心人的感情中脱离出来,却又被他们实实在在的恶心了一把。

因为她最好朋友的姐姐,用一纸婚约,套牢了她父亲名下的所有财产,她现在连见她父亲一面都成了奢侈,基本等于被‘净身出户’。

这事搁在谁的身上,都不会轻易的算了,更何况是高高在上,当了二十几年千金大小姐的江晚。

而面前这个男人,无疑是她摆脱家族困境时,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裴屿森是谁,整个林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手握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登上国际版财经杂志最年轻的商人,更是红色军门裴家新一代的掌舵人。

有钱有权有地位,可以说横行军政商三界,高官巨贾无不对他礼让三分。

是个让人见了,就会望而却步的大人物。

可她却巴不得跟他扯上点关系,就算只有一点点,也足够她奋起反击的。

至少不用在这场没有硝烟的家族内斗中束手就擒,坐以待毙。

哪怕……

最后的结果只是飞蛾扑火,她也在所不惜。

男人皱起剑眉,没接,而是隔着影影绰绰的光影,仔细打量起对面这个女人,整个人的气场强大的让人无法忽略半分。

“哦?”

男人拿起面前的酒杯,凑到薄唇边轻抿了一口。

再开口时,嗓音带着被酒精熏染后特有的性感和低哑,让听到的人,都忍不住想要沉沦其中:“可是怎么办呢?江小姐,我没有在餐厅跟女人,尤其是美人儿,谈……正事儿的习惯。”

言外之意,就是希望她能知难而退,过往一笔勾销。

只不过他用了非常委婉的方式表达,算是对她这种绝色美人儿的格外宽容。

但显然这并不是江晚的想法。

她又笑了笑,还不忘故意做出一个撩拨男人的动作,豁出去一般,以示她今晚找来的决心:“裴先生,楼上就有总统套房,我们要上去‘谈’吗?”

见她不死心,男人又说了一句:“江小姐,我有点喝多了。”

“所以……”

说到这里,他终于抬起漆黑如夜的双眸,与她四目相对:“你和一个喝醉酒的男人谈这种正事儿,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他不知怎么,又大发慈悲的给了她一次机会。

而那两句话,也等于在间接的告诉她,他喝多了,醒酒了不管记不记得她来找过他,都会把这件事情忘记,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包括她的野心勃勃和蓄谋已久。

只是,这也是她的最后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她没有道理,也没有理由放弃。

“没关系啊,他们都说我天生是男人的解酒药,裴先生要不要试一次呢?”

……

55楼的总统套房里,开了很强的暖气。

不知道是不是点了熏香的缘故,江晚走进去就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儿来。

她迈着碎步走到落地窗边,一双水眸凝着朦胧细雨中的城市灯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她明明穿得很轻薄,却感觉浑身都在散发着热气儿,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

此刻,就连指尖都燥热的不像话。

她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小姑娘,知道这种情况很有可能是中了什么人的阴暗招数,正要提醒身后的裴屿森注意,却突然有些犯晕,眼前的一切紧接着就变成了影影绰绰的一片,再也看不真切。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