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穿越之都市小和尚

更新时间:2019-09-18 21:28:33

穿越之都市小和尚 已完结

穿越之都市小和尚

作者:清闲分类:都市异能主角:赵小强,李珑

东魏国护国灵童善慈大法师,勾搭青春小皇帝李珑逃越现代都市! 大法师化身现代屌丝赵小强,拐骗了个便宜皇帝媳妇 ,斗老道,穿时空,耍的不亦乐乎。 灵童大法师武可万军从中,取上将首级,文科就不谈了,啥也不会,偏偏对皇帝媳妇言听计从,关爱有加,一生到死,心中只有陛下一人! 闯都市,闹校园,小太监,护国僧,神仙侠侣落魄老道,古代侠士怎的戏耍人间? 回东魏,踏破江湖,统御万军,夺回东魏江山! 世间千华万艳,我只愿宠你一人,上下百年,你我长相厮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佛殿内四位高僧,八大禅师,以及十三位修尊团团围住两个少年。

包围圈中,那两个少年二十出头,面目一黑一白,都身着长衫,一副公子哥打扮。

二人手持长剑,剑身颤抖,很明显,大敌当前,两人心生惧意。

一位修尊道:“施主,请把玉佛简留下,我佛慈悲,可留二位一具全尸。”

那黑脸少年咬牙道:“秃驴,有种你就杀我,我宁可把那玉佛简毁了,也不会留给你们!”

众和尚似乎心存顾忌,一个个凝神戒备,不敢轻率下手。

正僵持着,突然“咚咚咚”响起了一阵鼓声,紧接着又奏起了一阵悠扬的梵乐。众和尚听到这个声音,无不现出一脸崇拜,口称“南无阿弥陀佛”,双手合什,向大殿门口闪开了一条道路,却见几十个身穿宝斓袈裟的大和尚躬身大步走进了大殿。

梵乐嘎然而止,那队大和尚垂头躬身,仿佛一群消无声息猛虎,屏息静气,蓄势待发。

两位少年更加胆怯了,吓得冷汗涔涔,紧紧的靠在一处。

正在这时,那队后进来的大和尚又向两侧分开,让出一条道路,却见那路口处走来一个身穿深红色袈裟,颈上戴着一串红宝念珠,手持锡杖的小和尚。

那小和尚说小不小,也有了十七八岁了,只是个子长得矮,身体还略带一些婴儿肥,便显得像个孩子了。

小和尚圆脸却不显肥腻,一双大眼分外纯真,光头显得格外锃亮,看起来当真是得道的小高僧。

小和尚穿的袈裟明显不合,不仅松松垮垮,走起路来还踢勒趟啷。

众和尚一齐向小和尚躬身,小和尚脸示微笑,向众和尚挥手示意,一副领导下乡视察的派头。

“禀报灵童大国师,”一位高僧闪出队列,向那小和尚双手合什道:“安国寺镇寺之宝,玉佛简被盗,而今就在此二人身上。”

沒想到这么个小和尚竟然是灵童大国师,只见这位灵童大国师挑挑眉梢,淡淡一笑,用他那特有的暖音问:“他俩偷那个什么简,犯的是什么罪呀?”

“西魏国法云:外人擅入安国寺大佛殿者枭首,入大佛殿偷窃者腰斩,敢盗玉佛简者凌迟分尸。”

“我去,这么狠呐?”灵童大国师一脸痞相,众佛陀的庄严法相倒是明显的对照,“和尚不是不兴杀生吗?你们怎么动不动就杀人呐?”

“启禀灵童大国师,此乃国法,跟持戒无关。”

“那你们还等什么?上去抓人吶?”灵童大国师很显然是个不怕事大的家伙,非要看这个热闹。

“嗯………”那高僧犹豫了片刻,才凑到灵童大国师耳畔道:“大国师有所不知,这玉佛简乃镇寺之宝,非常珍贵。但因其简乃是玉质,一但破碎,便再难以修复。各座长老都生怕投鼠祭器,毁了玉佛简,那在下的罪过可就大了。”

灵童大国师这段听明白了,先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问:“玉佛简有什么用,他们干嘛要偷呀?”

高僧道:“玉佛简是修真圣物。”

“修真?佛教跟修真有关系吗?修真是道教的事吧?”

“真无常态,万法归一。”高僧垂眉低首道:“佛者亦为真,真者亦成佛。”

灵童大国师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问:“那这个东西能修真,你们怎么不拿它修真啊?”

高僧头低得更低了:“大国师有所不知,玉佛简上的佛是左宗的欢喜佛,务必是男女双修才能有所成就。我宗持戒甚严,色戒乃是重戒,任谁也不敢轻犯。”

“哦。”灵童大国师小眼珠滴溜乱转,忍不住笑了:“这算什么事?你们用不着就给别人用呗,非要守着这块破玉干嘛用呀?”

高僧被这话吓得不轻,忙摇头道:“那是镇寺之宝,哪能轻易给人。”

“那我留着成不?”灵童大国师问。

“当然当然,玉佛简乃是安国寺之物,大国师是安国寺主持,这玉佛简当然归大国师所有了。”

“哦。“灵童大国师点头:“我听明白了。”

他推开那位高僧,踢了趟啷的走到那两位少年三尺处,迎面一股香风袭来,灵童大国师忍不住向那香风的源头,白脸少年望去,只见她明眸皓齿面目清秀,胸脯处稍稍篷起,很明显是女扮男装的一位娇美女郎。

灵童大国师一想到刚刚那高僧所言,玉佛简需男女双修,便明白这女的肯定是准备和这黑脸少年拿这玉佛简修真了,不禁摇头苦笑,他对面前这二位道:“不知您二位姓什么叫什么呀?”

那黑脸少年嗔道:“要杀便杀,何必多言!”

“嘿。”灵童大国师笑了道:“这就是你不对了,谁要杀你了?我说我要杀你了吗?”

那两个人听了这话,暗中松了口气,但仍是全神戒备。

“你们俩知道我是谁吗?”灵童大国师问。

那黑脸少年道:“知道,你是中宗第九代转世灵童,法号善慈,安国寺大主持,东魏国皇帝座师,钦命东魏国大国师。”

“嗯,你说的还挺全和,沒错,我的法号就叫善慈,善慈善慈,又善又慈,我就这样,不喜欢杀生害命,慈悲为怀。所以呢,我对你们俩肯定也一样,就是你们再怎么着,我也不带杀人的,你信不?”

那二人被善慈一通痞了痞气的话给弄愣了,这位不是灵童大国师吗?怎么说话是这语气的呀?这和他的身份也不符呀?

“但你们当小偷就不好了,搁哪儿当小偷都不好,你们在这儿当小偷就更不好了。这里这东魏国的安国寺,平时只能皇帝来,老百姓沾个边都不行,再说这里的和尚,哪个不是武功贼高的?你们到这里玩,那不是找死吗?”

灵童大国师,善慈摇头晃脑的道:“所以呀,咱们错了就错了,可不能一错再错呀?你说是不?

“我是灵童大国师,这里的老大,连皇上都得跟我好好学习,我在这儿说话能算数不?肯定能吧?”

二人不知这小和尚要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傻傻的点头。

“所以呀,”这善慈好像很喜欢说这句“所以呀”,他又说:“所以呀,我就能定夺你们的生死,所以呀,我说你们不能死就不能死!但是呢,你也得把那个什么简给我吧?咱们两清了,怎么样?”

那黑脸少年眉头倒竖:“你在骗我们!我要是把玉佛简给你了,你们没有了顾忌肯定得杀了我们!”

一边的女扮男装的女郎却有些心动了,使劲给黑脸少年使眼色。

“啥?”善慈歪着肥大的脑袋,像耳背似的问。

突然他又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那笑声的分贝还挺大,把佛殿顶上的灰都给震得簌簌直掉。

把佛殿里的和尚包括一真一假俩帅哥都给笑迷登了,善慈这才止住笑道:“我是谁你忘啦?皇上都得听我的,你说我说话能不算数吗?行了,你把那东西给我,你俩爱干嘛干嘛去。”

见二人还在犹豫,善慈急了道:“快点吧,别磨磨唧唧的啦,一会你要把我给惹急了就不好了。”

那个黑脸少年也有些心活了,他当然知道这个灵童大国师在东魏国说一不二,皇帝都得对他礼让三分,要是他说话算数,他们俩今个儿还真有生还希望。

“你说的是真的?不骗我们?”

“当然是真的了。我堂堂一个大国师当着大伙的面骗人,那我还有什么尊严呐?那不成了大坏蛋了吗?”他又说:“你是不是让我发誓呀?那好吧,我可发了啊,你听好了:我善慈对佛主发誓,我善慈要是杀了你们俩,肯不得好死,让千刀万剐!”

那黑脸少年听了这话,直视着善慈的眼睛,半晌才说了句:“那好吧。”

说着他把手中的一块玉板,慢慢的交付在善慈的手中。

善慈可能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仔细看了两眼,把玉板揣到了怀里。

突然,电光火石之间,善慈把锡杖一扔,腾出双手,身形有如一团火焰,随风闪入二人中间,“啪啪”两指轻弹,两少年的两枝长剑冲天而起,“嗡嗡”两声剑鸣中,两少年的穴道已被封死了。

善慈的左边宽袖空中一舞,两支剑已然捞在手中,右手虚抓,那根锡杖还未完全倒在地上,又像被无形的线牵引着一般,回到了善慈手里边。

只听善慈坏笑一声:“我说了不杀你们,又没不抓你们。拿下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