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终是君来迟

更新时间:2020-05-20 16:21:47

终是君来迟 已完结

终是君来迟

作者:花下有只杯主角:风挽宜容辰

那一晚,她的心上人把她摁进棺椁里,同他父亲的尸体冥婚。 从此他的一句“十姨娘!”便囚着她在方寸间慢慢沦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奴市。

风挽宜缩在一只铁笼里,她很瘦,眼睛布满了恐惧和惊慌。

过路的马车忽然停下,里面的贵人没有下来,声音却清越地传出。

“问问老板,风挽宜要多少钱?”

车上的贵人是刚刚继承的容家家主的容辰。

所有人都知道,容辰的父亲是被风挽宜杀死的,他恨不得将风挽宜挫骨扬灰。

讽刺的是,风挽宜和容辰还有一纸婚约。

贩奴的老板走过来,开了一个很低的价,可容辰却说:“凭她也值五两银子?给你一文,不能再多。”

说着,仆从就将一文钱递给老板,老板本有不服,可看到容辰身后的侍卫,只好将风挽宜从笼子里拽了出来,嫌弃地推到了马车前。

风挽宜惶惶地看着华丽的马车,她不知道容辰这是什么意思?

是相信她没有杀他父亲?或者因为一纸婚约……他其实也喜欢自己?

或许……她可能想多了。

“拖回去洗干净,送到我父亲的墓室里圆房。”薄凉的声音幽幽穿透空气。

风挽宜惊恐万状,连忙抓着马车的边缘说:“容辰,我没有杀你父亲,我没有啊!”

“起程。”他不听,也不理。

车夫只好驾着车走,而她攀挂在马车上拖行了数仗才被甩开倒地。

掌心鲜血汩汩,绝望苍白的脸蛋早已泪痕涟涟。

她拼命解释:“我当时想救他的。”

可那辆马车已经走的很远,很远。

后面的仆从上前押着她,将其拖回容府后院,粗暴地洗了她身上的血污,换上喜服,戴上凤冠,连个像样的新妆也没有描,就被强行拖到马车上。

阴森鬼气的容家墓室内。

风挽宜被君家的人押着跪下,她跪在棺椁前,眼泪不止地流。

三年前她就被送到容家做童养媳,她学习了容家所有的规矩,只为配得起婚约上的容家少主容辰。

可容辰从未正眼看过她,也从未听过她的半句辩词。

容辰拿着三柱香对着棺椁三拜,道:“父亲,您在泉下若是见到风家的人就告诉他们,风家的女儿都成了您的妾。”

随后,容辰下令:“把她推进棺椁里,同我父亲圆房!”

风挽宜被强行拖走,她嘶声力竭:“不,不要,不要!”

“容辰,你信我,信我啊!”

她被推进棺椁里,看着死相恐怖的容老家主,发出惨烈痛苦的尖叫声,她挣扎着想要起来,奈何几百斤的棺盖落下,视线一片漆黑,她柔弱娇小的身躯根本无力反抗。

她不停地喊,不停地哭,不停地求饶,她说:“求求你,我没有杀死他,我没有。”

谁也没有聆听她的故事,谁也不屑她的解释。

哭声惨痛绝耳。

一个十四岁的少女在狭小的石棺中凄厉地呼喊,那悲痛绝望的声音,闷闷的,沉沉的,在鬼气森森的墓室中尤其哀绝。

“放我出去……”

她的双手在石棺里疯狂地挥舞,纤嫩的指尖摩擦石棺,血肉模糊,她忘却疼痛,只有无限的害怕。

“容辰……”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弱。她从十一岁就进了容家,十一岁就知道那个清贵优雅的男子将来会是自己的夫君,所以她看他时,总会不一样。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