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染爱成婚:战少宠妻上瘾

更新时间:2020-01-16 11:54:05

染爱成婚:战少宠妻上瘾 已完结

染爱成婚:战少宠妻上瘾

作者:拂娆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染初战南玦

意外怀孕,受尽嘲讽,夏染初本以为带着孩子能过平淡生活。可是偏偏身份尊贵万人敬仰的首长大人竟然要给她的儿子当爸爸,顺便还带了个高冷萌宝认她当妈?战南玦扔了亲子鉴定在夏染初面前,“女人你很有胆子啊,敢带着我儿子到处乱跑!”某女暴怒:“原来就是你个王八蛋睡了我不负责!”话落,某男一把将某女摁倒在床,“再给我生个女儿,就给你负责!”高冷宝宝拉着软萌宝宝拔腿就跑,“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欧式复古奢华的房间,窗外的月光如水一般倾泻而下。

夜风吹扬起轻柔的纱帘,勾勒着大床之上交缠的身影,如交颈的鸳鸯,男人起伏有力健硕身躯,女人如云般轻柔的身体,起伏的唯美,如梦如幻。

男人吻着女人后背的蝴蝶谷缱绻迷li。

女人如雪纤细的手臂转身环抱着他,媚眼如丝,诱惑的勾人,当双手捧着他的脸颊,睁眼努力要去看清他,但视线却越发的模糊,怎么也看不清楚……

“染初你醒醒……染初……”

夏染初猛地睁开双眸,一脸茫然地状态,怔怔的还没有缓过神来。

“染初你怎么了?做什么梦了?脸色这么难看!”张璐担忧问道。

话落间,夏染初顿时反应过来,坐直了身体,随即反应过来。

内心崩溃万分,大白天她竟然在做春meng。

尴尬一笑,收敛好情绪看着张璐:“没什么?刚刚梦到瞳瞳又生病了,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说着,垂眸看了一眼手表上的时间,六点半,已经下班了,她怎么睡着过去了?

和张璐道别之后,夏染初开车离开了外交部大厦,双眸平视前方,面色渐渐变得凝重。

又是那个梦,那个如神邸般的男人,贵气逼人的气质,强势却又温暖的气息……

可是明明是梦,但是为什么却又如此真实,难道她真的是想男人想疯了?

回到西瑾别墅,还没有走进大厅便听到一声哇哇啼哭声。

顿时,夏染初心口猛地一紧,大步冲进大厅,抬眸便看到一道小小的身影跪在地面上,扬首大哭着。

“瞳瞳!”

夏染初直冲上前,忙的抱起跪在地上抽噎颤抖的小家伙,坐在沙发上。

“瞳瞳怎么跪在地上?谁又欺负瞳瞳?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夏染初急慌问道着,心痛的在滴血。

“妈咪!”瞳瞳哽咽委屈的唤道,朝着自己妈咪怀里不断的靠着寻找着安全感,“妈咪!瞳瞳手痛痛!妈咪吹吹!”

话落间,夏染初慌乱的伸手轻抬起瞳瞳的小手,这一看,顿时心口一阵怒火直涌而起。

正准备质问一旁的仆人时,突然一声高傲嗓音传来,“哎呀!姐姐回来了!”

只见一名穿着吊带性感睡裙的女子正朝着楼下走来,挑眉看着愤怒的夏染初时,眼底一片极度的不屑。

当她出现时,夏染初明显感受到怀里小家伙害怕的抖了抖。

愤怒在胸口集聚着,夏染初质问着:“为什么打我儿子?”

夏晴柔冷笑了一声,丝毫没有把夏染初放在眼底,“因为他弄脏了我的礼服,还不给我道歉,我不该好好教训他嘛?你说你个当妈的也是,既然生了个没长眼睛的儿子,就该好好教育他,让他待在房间里不要乱跑,省的到处惹麻烦。”

因为瞳瞳先天性失明,所以到现在瞳瞳没睁开过眼。

刚一说完,瞳瞳稚嫩的嗓音忙的道:“瞳瞳没有!妈咪瞳瞳没有打翻她的花瓶!”

只听到夏晴柔冷哼一声,“没有?”

说着,神色顿时变得狠厉,眼底掩藏不住嫉妒,“这里佣人可都看见了,天生残废就算了,还是个撒谎精,姐姐你说你这到底是和谁生的野种?幸好提早查出,要不然浩然哥还得帮你养野孩。”

这话一出,瞳瞳顿时激动起来,眼泪不断从眼角溢出,委屈至极激动道:“妈咪!瞳瞳不是野孩子,瞳瞳没有撒谎,不是撒谎精,妈咪不要生瞳瞳气。”

夏染初忙的揉着小家伙的脑袋,红框双眸,极力隐忍着眼泪,安慰道:“瞳瞳是妈咪的好孩子,妈咪相信瞳瞳!”

说着,命令一旁的仆人将瞳瞳带回房间。

“夏晴柔!”夏染初充满气势的嗓音扬声唤道。

“怎么?你要替这个野孩子给我道歉!”

夏染初没有回答她,踩着黑色高跟鞋移步朝着夏晴柔走过去,红框的双眸下是无法容忍的愤怒,那气势让夏晴柔心口顿时一颤。

没有等夏晴柔反应过来,下一秒,一声啪的耳光响声骤然而起。

伴随着夏染初低喝的怒气声,“夏晴柔你平时怎么讽刺我就算了,你现在还敢打我儿子,我警告你,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而夏晴柔一手捂着脸颊,睁大双眸,眼底是震惊,愤怒,怔怔不敢置信道:“夏染初你敢打我?”

说着,抬手就要狠狠反扇过去,却被一只手攥住了手腕,“你……夏染初你松手,我告诉你,你今天打了我,我要你不得好死,放开我!”夏晴柔怒喝道,用力挣扎收回手来。

蓦地,夏染初目光猛地一紧,猛地收回手来,因为惯性的作用,夏晴柔整个身体直接朝着地上摔倒下去。

“啊!”

此刻正走进大厅的周佩容看到眼前的一幕,猛地一惊,“晴柔!!”

周佩蓉急慌上前扶起自己的女儿。

“妈!这个贱人敢打我!妈你要替我做主!”夏晴柔哭诉哽咽道。

夏染初站在原地,只是冷冷的看着母女两人,她心底很清楚,眼前的状况,周佩蓉不把自己刮一层皮下来,她都不姓周。

听着女儿的哭诉,周佩蓉瞬间冒火,“夏染初你现在胆子大了啊?竟然敢打我女儿,你马上给我跪下来道歉,否则我今天饶不了你!”

周佩蓉有这样的胆量吼自己,还不是仗着自己那个父亲的宠爱,在这个家嚣张跋扈,以前她怎么对自己她也都忍了,但是今天她怎么也不能忍?

冷笑一声,毫无畏惧的对视上周佩蓉,“道歉?难道我需要向伤害我儿子的人认错?阿姨你不觉得你这话很可笑吗?”

“你……”周佩蓉猛地一惊,怒视看着夏染初,随即讽刺冷笑一声,“生个没眼的孩子就该教训,还有夏染初你这个年纪能坐上外交部首席翻译员的位置,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下流狐媚子手段,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夏染初紧缩目光对视周佩蓉,垂放在双腿一侧的手掌不断紧握着。

倔强的眼神,“阿姨与其关心我怎么坐上今天的位置,好好关心关心你女儿现在肚子里怀的野种又是谁的?”

话落间,一旁的夏晴柔吓得顿时花容失色,震惊,急忙道:“妈!你别听她胡说,我没有……”

直到夏染初将手里一张复印化验单拿出来,周佩蓉顿时一惊,方才的气势汹汹瞬间萎靡。

“如果爸爸知道的话,真不知道好吃懒做的妹妹你会是什么下场。”

说着,直接绕开两人大步上楼,完全不理会此刻楼下惊慌的母女两人。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