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毒后重生计

更新时间:2020-02-26 16:45:26

毒后重生计 已完结

毒后重生计

作者:红丸子分类:穿越重生主角:石青瑜,玉容

十二年虐待,八年颠沛,二十年冷宫禁锢,整整四十年,季莨萋都在凄凉中苟延残喘。前世的她,耗尽身心,助夫君争夺天下,对姐妹亲切有礼,最后却落了一个尸骨无存,沦为药引,求死不得的凄厉下场。既然你不仁,我又何必有义?老天怜悯,让她再来一世,这一次,她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主母奸佞,她以牙还牙,斩了你的羽翼,再顺路送你上西天。姐妹恶毒,她以眼还眼,毁了你的贞洁,看你如何以色媚人。渣男狠辣,她直面挑衅...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 蜀国敬元二十三年,冬。

腊月的天,冰冻三尺,窗外朵朵雪花飘零灿烂,寒风灌入衣领,冷得钻心彻骨。

季莨萋痴迷的看着窗外的雪景,斑驳的窗户早已没了御风的作用,寒冷的气息打入她的眼眶,她却没有流泪,她……早已是个哭不出来的人了。

冷宫二十年,所有的爱情情仇,早已如胸中的大洞,空空无迹。

远处鞭炮声大起,她知道,那是凤翔宫的方向,皇宫的住所,曾今,她就住在那儿,但……只住了三年,不,三年都不到……

她是镇国公季呈的庶女,却是个外室的,她三岁那年,生母病逝,父亲无法将她带回本家,大夫人秦氏出了主意,将她托付给秦家一门远房亲戚,那亲戚也姓秦,是秦家旁支远族的人,为了巴结秦氏,那家人将她当丫鬟奴婢使唤,动辄打骂,她常年吃穿不济。

直到她十五岁那年,老夫人病逝,临死前让所有在外的孙子孙女都回去,她这才得幸被带了回去,那是她第一次踏进那个家,她看到了金雕玉砌的房子,奴婢成群的姨娘们,还有不少衣着光鲜的丫鬟,还有那个,如凡尘谪仙般的二姐。

靥画,莨萋,一个笑靥如花,眉目似画。一个日度苍莨,萋萋如草。

初见她时,季靥画明眸晃动,笑得犹如仙灵般温和有度,“这就是五妹吧,长得真好。”

那时的她垂眸脸红,却没想到,一句长得真好,成了她终生如影随形的阴魔,她,也从那时开始,一步步的,开始被她们毁灭。

等到她额上带着手指粗长,永远抹消不掉的丑陋疤痕时,等到她不得不嫁给那个因为母族判反,而成为架空实力的五皇子时,她才知道,命运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十六岁带伤嫁人,废黜皇子对残颜庶女,世人都说天生一对,但她却知道,他的夫君,并非池中物,他俊朗不凡,相貌堂堂,并且心计深层,即便母族叛反让他在皇子中受尽嘲讽,他却依然傲然挺立。

那之后的四年,她一心一意辅助他,助他反叛太子,助他铲除异害,与他一起招揽兵马,蛊惑灾民犯乱,再镇压。到最后,终于苦尽甘来,他登基为帝,她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再然后……

再然后,她怀上身孕,但却因他的疏忽,成形胎儿滑落,从此终生不孕,于是,他就用她保胎不周,误害皇储的罪名,将她废黜后位,打入冷宫。

她血身被丢进冷宫,整整三天,她日哭夜嚎,怎么也不相信曾今对她温柔以对,脉脉含情的夫君会如此狠心,她坚信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只要他解释,她一定会信。

可是接下来的一个月,她再再没看到他,直到第二个月,窗外鞭炮锣鼓,喜气洋洋,她才知道,他迎娶了新后……在废黜她的第二个月,那个男人将原本属于她的富贵荣华,无上光荣,奉献给我另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正是曾今的对她巧笑嫣然,温柔亲切的二姐,季靥画……

入冷宫的第一年,新后季靥画来看废后季莨萋,进屋不到半个时辰,新后尖叫,等宫女太监冲进去,看到的就是发疯似的季莨萋正掐着新后的脖子,满脸狰狞,头上甚至还有血窟窿,将她那张本就有疤的脸颊,弄得仿似地狱恶鬼。

然后,那个男人找上门了……

“季莨萋,朕本念着与你夫妻一场,不想动你,你却胆敢对靥画动手,靥画怜你身处冷宫特地来探望你,她那么好心善良,却被你的狠辣阴毒吓得差点连命都没了。”

打入冷宫一整年,这个男人从没来看她一眼,如今,却为了他的心头肉,这么迫不及待的上门兴师问罪。

季莨萋真是想笑,到底,是谁吓了谁,又是谁差点没了命?那天冲进来的宫女太监将她拉开后,不分青红皂白对她就是一顿暴打,内伤外伤,她现在,才真正是叫做奄奄一息了。

“司苍宇,你让她摸着良心说说,到底她是来干什么的?问问她,她到底对我说了什么!”她倒在床上,满脸凄笑。

冷漠的男人却顿时大怒,一个巴掌扇在她脸上,鲜血顿时从她嘴角冒出,“大胆,什么你你她她的?她是皇后,是朕的妻子,尊贵不分,亲情不顾,亏她还一心为你求饶,求朕不要伤害你,你看看你的姐姐对你多好,可你又如何对她的,残害亲姐,也只有你这种阴毒残忍的女人才做得出来。”

“我残害她?”一气之下,她提了口气,几乎吼出来,“司苍宇,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我与你夫妻八载,一路助你,荒山一战,你我流落崖底,我将所有食物留给你,整整三天,我饮水度日,还要为你寻求出路。之后太子逼宫,是我说服锦衣司杜统领,劝他与你里应外合,陷害太子,御前领功。六皇子寻来苗人为你下蛊诅咒,你身中蛊虫,是我连续三十六日,日日以血供养,将蛊虫引渡到我身上,连续四年,日日忍受着毒虫撕咬,五脏六腑几乎碎裂。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一心一意,你今日却说我阴毒残忍?我若阴毒,你早已不知死了几次,骨血只怕都化成了劫灰……”

话音未落,又是一掌扇下来,她被这一掌彻底打得偏落床榻,他却狠狠的又踹了她胸口一脚,满脸冰冷凌厉,“贱人,你是说朕今日的成功,是拜你所赐?你?区区一个庶女,你何德何能?”

季莨萋目瞪口呆,被他的话惊得无以复加。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盯着男人冰冷酷辣的表情,季莨萋突然顿悟了,原来如此,原来竟是这样……鸟尽弓藏,当四海天下尽归后,他就要摆脱她的阴霾,就要告诉天下人,他是一个文治武功,英明伟岸的一国之君,而不是一个靠着糟糠之妻才能一二再三活命的懦兵弱将,所以他现在,是打算……杀人灭口,斩草除根了?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