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一别仲夏,爱在暻年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0:32

一别仲夏,爱在暻年
                                        
                                        
        已完结

一别仲夏,爱在暻年

作者:舒沐梓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顾夏陆暻年

面对丈夫打着资助贫困少女的旗号让小三登堂入室,顾夏挣扎过、痛苦过,最终还是走上了离婚反击战这一条路。三年的婚姻不敌九零后小三楚楚可怜小白花一朵,眼瞎了几年,她总算是看清了!这样的感情,这样的男人,她何需执著?为了离婚,她不惜与家人断绝关系。当她洒脱转身,前夫却纠缠不止!但是, 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过患者给医生塞红包的。

听说过医闹追着医生喊打喊杀的。

前几天倒是让我遇上了一个最奇葩的,竟然有患者要给医生家里送一个十八岁的大姑娘。

"你说什么?!"起初听到这个消息,我震惊了,"你再说一遍。"

江哲年边换下外衣边解释:"就是我们科室那个万年户老何,家里为了他的住院费把房子卖了。他女儿今年高三,没地方去,拜托我收留一年,明年考上大学就住校去。"

这么听着似乎没什么不对,可是转念想想,"你是医生啊,还是慈善家?"

"夏夏,我很累。"江哲年掐了掐眉心。

我知道他今天有场大手术,一站就是七个小时,的的确确是累,可这件事不是一个累字就能解决的。 我跟江哲年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往常家里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现在突然要住进来一个陌生人,这放着谁都会心里不舒服吧。

看我半天没出声,江哲年大概也知道这要求过份,劝了一句:"不是还有一间空房吗?于咱们举手之劳而已,对人家小姑娘却是改变一辈子的事情,别小气。"

这哪里是小气,我说:"那间房怎么空了,那是我打算生宝宝用的婴儿房!"

说到孩子,明明是两口子的事情,偏外面的人都只怪我,先开始是婆婆,这阵子连我亲妈都开始张罗,安排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身体有毛病。

谁有毛病了!他们也不看看江哲年这个工作狂的日常,一周我能见他两次,都已经是难得的了。

"怎么还是小孩子脾气,你就不能懂点事。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要是不把老何家里的事情解决好,谁知道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你知道我们科室都是重症,说难听点那就是熬日子的人,这种人最难控制,之前电视上不是报道过有病人要杀医生,前车之鉴,你难道不懂?这事就这么定了!"江哲年已经转身往洗浴间走,显然已经失去了耐心。

我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大概是性格原因,江哲年平时为人冷淡,工作后,更是对工作以外的事情耐心极差。而我呢,虽然在外面有些咋咋呼呼,可回到这个家,就成毫无发言权的软包子,任由别人打压,从不敢跟他反驳什么或者争论什么。

江哲年洗完澡出来,我已经上床,先前存着气,故意背对着他。其实心里未必不是想着他能哄我两句,就这么僵持了很久,直到我听到他有频率的呼吸声,这才猛地翻过身去,发现他早已经睡着了。

顿时我睡意全无,看着他冰冷的样子,憋屈的想哭。 结婚前我们也曾如胶似漆过,可婚后两家老人、鸡毛蒜皮等等的琐事将所有的浪漫都冲淡了,尤其是最近一年,江哲年升了主治医生,医院里忙的脚不沾地,先开始我体谅他辛苦,后来慢慢才觉得我们的婚姻竟没了一丝温度。

第二天江哲年早上临出门,不忘交待我给要给住进我家的小姑娘置办些东西,床单被褥换洗衣服啥的。我没睡好,太阳穴疼的厉害,胡乱的答应了一声。

中午接到我妈电话,让我赶紧回娘家一趟。

原本想着跟亲妈倒倒苦水,谁知道进门就看见我姐坐在沙发正中央,我爸我妈前前后后的围着她打转。这样的场景一点都不陌生,我姐顾佳芸从来都是我家的骄傲,小时候学习好、长的漂亮,长大了工作好、嫁入豪门。毫无疑问的'别人家孩子',而我作为'标杆'人物的亲妹妹,瞬间被鄙视成了渣渣。说实话,我现在的性格这么软弱,甚至内心深处自卑的很,全拜这位姐姐所赐。

果然,有顾佳芸的地方,我就只能是那个反面教材。

我妈心情好的不像话,见到我就报喜,说是我姐怀孕三个月了,天大的好消息。然后果不其然的就开始批判我,结婚三年还不生孩子,绝对是身体有问题等等等等。

我心说,顾佳芸都结婚四年了才怀孕,你怎么不说她!不过这话,我只敢在心里说说,顾佳芸可是我们家的公主,我家原来条件不好,可小时候就是再怎么紧巴,都要给顾佳芸吃好的,穿好的,而我,从小到大就是那个'捡姐姐不要的'妹妹。

顾佳芸见我没精打彩的样儿,就说我姐夫常念着我,叫我去姐夫姐姐家里玩儿。

提起我那姐夫,我心脏都发抖,没坐半小时就跑了出来。少不了又挨了我妈一顿说。

被姐姐这么一刺激,我彻底忘了江哲年早上交待的事情。

江哲年是个行动派,不过几天时间,就将要寄居在我家的小姑娘带了回来。

那女孩子叫何栀,细细瘦瘦,人长的就像是含苞待放的栀子花一样,低着头,人看起来有些怯懦,不过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才是最柔弱的。

"她叫顾夏。"江哲年拍拍何栀的肩膀,"你以后需要什么只管跟她说,别有顾虑。"

何栀到底还有些腼腆,抬眼看我,浅浅的笑下,乖巧的点头:"恩,好,江医生。"

"顾阿姨,往后请多关照。"

'阿姨'两个字让我胸口中箭,心说现在的小姑娘还真是凶残啊,单单是称呼就将我跟江哲年差了辈了,我有那么老么!

心里止不住泛酸,小声跟江哲年说:"年轻真是无敌。"

江哲年直接无视我。

何栀就这样搬进我家,小姑娘挺乖的,整晚上都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我对这样的情况满意,私心里说,在家谁不图个放松、自在,真要时时处处都要面对一个陌生人,还真是让人不愉快。想想高三孩子学业繁重,如果这一年都是这样的,那也不是难以忍受。

当晚,我跟江哲年一起看电视,他一直忙,这样的时刻倒是很少遇到的。如果没有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我想我会更加的惬意。

哐当--

浴室的门打开,眼前的一切让我目瞪口呆,何栀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短袖走出来,那短袖像是被洗过太多遍,已经磨的几乎透明。加上何栀的头发还在滴水,衣服被打湿了大半,里面的一切一目了然。她竟然没有穿内衣,女孩子虽然看着瘦,可身材发育的却不差。

我愣了三秒,反应过来就扭头看江哲年。

他眼睛同样盯着从雾气中走出来的少女,表情没什么大变化,声音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冷淡:"怎么回事?"

何栀有些害羞,双腿磨蹭着说:"我没有睡衣。"

"不是让你给她置办些换洗衣服吗?"江哲年转过头来瞪我,语气严厉道:"做事情怎么从来就没有责任心!"

这........这是不是弄错重点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江哲年就又加了一句,"还不快点去买,难道你想看着她一直这个样子。"

当然不想看到,我站起身,拿起钥匙手机就出了门。

走出单元门被冷风一吹,我才有些清醒过来,觉得自己真是没用,简简单单就被江哲年洗了脑,竟真的跑出来给何栀买换洗的内衣。低头看看,刚才跑出来的太急,根本没带钱,不得不又转头回去拿钱。

拿钥匙开了家门,进去发现客厅里并没有人,正奇怪江哲年去了哪儿,就听到卧室门突然嘭的一下发出撞击声,我连忙往卧室走,手指刚触到卧室门的手柄上,就江哲年压抑的说话声:"小东西,你就这么着急,连一晚上都忍不住,嗯?"

女孩子的低吟声,没回话。

"往后天天都能看到我了,这下满意了?" 完全不同于平时冷淡的语气,像是浓的化不开的巧克力,听着让人莫名的生出一身的鸡皮疙瘩,"跟我闹了那么久,不乖!该罚!"

我形容不出到底是愤怒多还是震惊多,脑神经跟断了一样,价值观、人生观全部崩塌,我甚至连站立都没办法做到,软软的坐在地上。

房门里的声音此起彼伏,多是女孩子娇嫩的呻吟轻呼,还有男人的低吼,时不时的伴随着一些露骨对话,仅仅是听着就让我脸红心跳。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纯情少女,当然明白情到浓时的表现,从前我也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时候,只是跟江哲年结婚后,这些激情就开始渐渐离我远去了。

我以为婚姻就是这样的,人们都说平平淡淡才是真,不是吗?

最初的茫然愤怒过去,我迅速的冷静下来。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竟然能在这种时候冷静下来,我当然可以冲进去像个泼妇一样的控诉他们,甚至撕扯、殴打!

但,我不敢。

没有任何一个时刻,让我清醒的认识到,我是这样一个懦弱的人。我跟江哲年从大学确定关系开始到现在,整整七年的时光过去,我从十八岁的少女变成如今二十五岁的少妇,几乎我所有的一切都早已经跟他连在一起,曾经最好最美的梦想,都与他有关。要彻底的撕裂这一切,放弃所有的美好盼望,我并没有这个勇气。

我终究舍不得他。

退一步说,我真的跟江哲年撕破脸,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呢?所有人的鄙视、嘲笑,即便是我最亲的人,都不会给予我丝毫的支持。我妈只会说我没用,连个男人都守不住,果然不如姐姐顾佳芸。我恨我自己在这样的时刻,还想起顾佳芸,可是我控制不住,从小到大的阴影,她就像是个影子,从未离开过我的生活。

长这么大,我唯一能跟姐姐相提并论的就只有婚姻,她是嫁入豪门没错,可我并不差,江哲年是医学院高材生,虽然家境一般,可名头听着响亮,尤其这些年我父母的身体不好,看病、住院大大小小事情,多亏了江哲年的帮忙。

这也许是世上最荒谬的一幕,我在门外权衡利弊,他们在门内激情难控。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