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桑姐

更新时间:2019-09-18 21:56:48

桑姐
                                        
                                        
               已完结

桑姐

作者:正常的神经病分类:社会风云主角:桑姐

人人都叫我桑姐,我们这群女孩里,没人有这待遇。她们常问,你这么有前途一姑娘为什么不走好路,我说我是被逼的,他们背地里笑我装清高。 可我真的是被逼的,逼着逼着,走到这一步,总不能去死。 我在浑身疼痛的夜里告诫自己,能站着,绝不跪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1年,我爸对我妈用了卑鄙的手段,92年,我出生了。

我家住在农村,在那个年代,女人的贞洁比命还重要,所以我妈只能含恨嫁给了我爸。

因为贫穷,因为恨,他们两个人天天吵架打架,两年后,我妈抱回来个婴儿,我爸没像以前一样打她,对这多出来的一张嘴不闻不问。

于是我有了妹妹,叫悦悦,我和她一起长大,命运却千差万别,因为我的存在是耻辱,在爸妈眼里,我甚至不如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

99年,我妈终于禁受不住家庭暴力,跟村里的一个汉子私奔,卷走了家里全部积蓄,本就拮据的家变的更加的一贫如洗。

我爸开始天天酗酒,每次喝醉了就对我拳打脚踢,悦悦在旁边煽风点火,让他打死我,我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全是悦悦和爸爸的杰作。

下雨天让我站在雨里,大冬天把我扔到雪窝子里过夜,这样艰难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十二岁那年,期间我一直暗地里痛苦,但却也从没有反抗过。

我已经忘了那是什么节日的前一天,学校提前下课,我妹破天荒没在院子里玩,客厅里也静悄悄的,卧室传来我爸的说话声。

"悦悦过来,爸爸给你检查身体。"

我鬼使神差的蹑手蹑脚走到墙根处,从门缝里看到悦悦把衣服脱了,站在我爸面前,我还以为我爸是像以前一样在给悦悦洗澡!

他说悦悦病了,需要打针。

悦悦点了点头,然后我爸就把悦悦抱到他的腿上。

悦悦喊疼,我爸就说:"打完针悦悦的病就好了,只要悦悦听话,爸爸以后就只疼你一个人,不疼你姐姐。"

悦悦嗯了一声,咬住嘴巴不敢喊疼,眼睛里却都是眼泪。

……

我逃一般的跑出了这个家,一路上心慌的像是有人在捶,年少无知的我并不明白我爸在干什么,只知道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非常不好!

我没有人可以求助,只能躲在墙角力不从心的流眼泪,我感觉我发现了我爸和我妹之间不可告人的秘密,但却无可奈何,怪不得他会对她那样好,异常的好。

我第一次产生了逃跑的念头,我要带着悦悦逃离这个恐怖的家,我要去深圳!

可当我悄悄的跟悦悦说完后,她竟然一把推开了我,她说我是在嫉妒我爸喜欢她不喜欢我,所以才要把她从我爸身边骗走,她说要告诉我爸我要逃跑,然后叫我爸打死我。

如果悦悦把逃跑的事儿告诉我爸,他一定能把我打死,这事儿已经不能回头了。

"悦悦,你跟姐走吧,我们去找妈。"

"我才不去找那个贱女人,你跟她一样贱,你们都想害我,只有爸爸才对我好!"

我最疼爱的小妹,口口声声的要打死我,还帮着那个真正害她的人说话,那一刻,我的心都的凉透了。

"你不走算,我自己走!"

我偷了我爸藏在枕头下的钱,悦悦抱着我的腿不撒手:"你别想走,爸爸马上就回来了,我要看着他打死你!"

我摆脱不了她的纠缠,似乎看到我爸罪犯一样的脸,掂着他给悦悦打针的东西朝我靠近,我害怕的浑身发抖,情急之下,一巴掌甩到了悦悦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悦悦捂着脸,怨恨的看着我,直到现在我都忘不了那个眼神,带着根深蒂固的恨。

我已经记不清是怎样找到我妈的,只记得她拿垃圾丢我,让我滚,我在她楼下整整跪了两天一夜,目睹着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上到那二层小楼,然后那些男人再左顾右盼的离开。

我不知道我妈在干什么,我只知道她好忙,忙的没有时间看我一眼。

第三天的时候,我妈房间终于开了一扇窗子,她身后探出一个黑乎乎的脑袋,那男人看了我一眼,然后和我妈脸贴脸的说话。

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只看到我妈直勾勾的瞪着我,然后拉上了窗帘。

我妈把我叫上了楼,我饿得腿脚抽筋,却抱着那碗白米饭吃得小心,怕她嫌我粗鲁给她丢人,我也不敢哭,我妈从小一见我哭就打我,骂我是丧门星,生来克她。

我舔光了碗底,她把烟蒂按在桌上,问我想不想去上学。

我使劲的点头,'上学'这两个字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

"妈妈给你找了个好老师,送你上市里最好的中学,以后你就住在老师家,跟老师好好学习。"

我以为妈妈还是爱我的,就想去拉她的手,她却皱着眉头躲开了,我低头,才发现自己的手很脏。

那男人把我拉走,妈妈从他的手里接过一沓钱,我一直回头看她,她也看着我,然后把钱揣进了裤兜。

男人让我叫他沈老师,说他以后会教我学英语。

我趴在车窗上一直往后看,可我妈早已上了楼,十里八街我再也寻不到她的身影,沈老师的手伸向了我的大腿,我像惊弓之鸟一样的往后退。

他从我旁边拉过来一条带子,笑着说:"别害怕,老师给你系安全带。"

"谢谢沈老师。"我抓住那根带带,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只是像溺水的人,抓稻草一样抓住它。

沈老师的家比我想象的还要大,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房子。

"沈老师,你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乞丐都往家带。"

说话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他看我的眼神里满是鄙视,一种来自优渥的家庭,对贫穷的鄙视。

男生长得很好看,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衬衣,表情有点凶。

沈老师说我是他的学生,受我妈托付照顾我,然后他摸摸我的头,让我叫哥哥。

我小声的叫了一声哥,那男生嫌恶的避开头:"谁是你哥,全身臭死了。"

"沈煜!"沈老师凶他,然后拉过我的手,说:"桑桑你别理他。"

长这么大,沈老师是第一个为我说话的人,我被他牵着,竟然有种被人保护的幸福感,这种幸福感甚至让我错以为沈老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然而这个我眼中最好的人,却对我做了最恶心的事。

这些都是后话。

我身上脏兮兮的,沈老师把我领到浴室给我洗澡,他叫我脱衣服,我就乖乖的脱了,那时的我相信沈老师真的是个好人。

可是沈老师洗的却很奇怪,让我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于是只好大着胆子说:"老师,我自己洗吧。"

"哎呦,小姑娘家家的有什么好害羞的,你以后就把老师当成你的爸爸。"

沈老师的话让我突然想起我爸的脸,浑身冷的直打哆嗦,也不知道悦悦现在怎么样了,爸爸有没有因为我的逃跑而打她,我怕沈老师生气,再把我赶回家里,只能咬着嘴唇,默默忍受。

"你们能不能快点,我要尿尿!"

一直洗到沈煜在门外不耐烦的敲门,沈老师才像做贼一样抽出手,然后给我裹了一条大毛巾,我浑身湿漉漉的和沈煜擦肩而过,他好高,我面黄肌瘦的只到他腋下。

"多大的人了,连澡都不会洗,智障一样。"

之后的日子里,沈煜总会凶我,可我从来不在他面前掉眼泪,也从来不生他的气,我总是笑着讨好他,希望这样做能让他对我好一点,然后让我能离沈老师远一点。

六年级的时光一闪而过,并不是因为过的有多快乐,而是不想多做回忆了,我已经数不清沈老师给我洗过多少次,每次我都害怕的像只泡了水的猴子,蹲在浴缸里瑟瑟发抖,忍受着他的触碰。

直到我长大之后才懂得,这叫猥亵。

猥亵未成年人是犯法的,但我却知道的太晚,我的人生,早已晦暗无光。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