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那是我流过的泪

更新时间:2020-02-03 15:25:51

那是我流过的泪 已完结

那是我流过的泪

作者:清秋分类:历史军事主角:王振杰,蓝布

发生在我生活中一个真实的故事,主角生活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社会和家庭的伤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哥哥痛苦悲惨的生活历程

十三年前在内蒙古东北部边陲的一个小镇上,那是在一九九八年农历十月十二的深夜,经常失眠的我好不容易睡着了,,突然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快起来何新被车撞了。”什么?哥哥被车撞了?严重吗?司机说:“很严重,在医院呢!”顿时我头翁的一下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惊呆了。

手忙脚乱的赶紧穿上衣服跑到房后一看!接我们的是一辆白色车,心咯噔一下,这下完了,这白车说明不是什么好兆头,因为我很讨厌白色。见到它就像见魔鬼似的,所以我无力的瘫软下来,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里,像被一块石头压着一样难受,默默的祈祷天上的神啊!保佑他吧,保佑这命苦的人吧!让他脱离危险化险为夷。

我们来到医院走上二楼,他何新我的哥哥,天底下最可怜的人啊!全身被散上了白布推到了走廊外边,看到这一切我的心就像被揪下来似的,一下子跌倒在水泥地上。大姐一边往前跑一边哭着喊:“何新那、你咋走了,走的这么早啊!你太可怜了,老天爷你咋不睁眼睛啊!”坐在地上放声嚎啕大哭,围观的人似乎被这揪心的痛哭所牵动,都掉下了同情的眼泪,上前来搀扶。

几个亲属帮着处理后事,手忙脚乱的,把几天前天还是一个好好的人,今天一眨眼的功夫没了,他还没来得及对这个世界说一句话啊!就痛苦地走了,离开了人世。

我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没有去火葬场,不敢面对这残酷的现实,我悲痛的欲绝、清长的泪啊象线穿一样流淌,精神恍惚的我走在街上,不知去哪里,天色灰暗,阴雨连连,好像在说:“节哀吧!不要再在悲痛了,何新这个可怜的人,在世间所受苦难太多了,命运对他不公平,他已经被天堂接走了,那里会给他温暖,那里没有伤害、没有孤单、没有欺辱、没有打骂、没有挨饿。”

难道这是真的吗?我在自问,仰望苍天流着眼泪去问?告诉我吧!天堂真的是那让美好吗?是呀!我仿佛听见了,真的听见了,听见何新笑了,这笑声传到了九霄云外,这笑声震撼着我的心弦,叩响了我对往事那心酸的回忆……

文革动乱时期何新上小学五年级,十一岁的他正赶上文化大命,闹学潮,他的学习成绩很好,尤其对书法和文学更情有独钟,就是家里太穷了,两间土房一高一矮连在一起,外屋没有门,是用木棍钉的门槛,屋里零乱,北边地上放着几个旧碗和两个泥盆。在大锅饭挣工分的年代里,家家生活虽都不宽裕,可是像何新的家这样,饱一顿、饿一顿,甚至一两天都揭不开锅的很少,所以他和同龄孩子比起来显得枯干瘦小。

一个星期日的下午,何新和同学王振杰在床上写作业,王振杰突然问何新一句:“你还没吃饭呢吧?”他点点头,咽下一口吐沫、舔舔嘴唇,心里在说:“我妈不知去哪借米去了,借来借不来还不知道呢?我两顿都没吃饭了。”他眼神忧郁瞅着他的同学,心里在说:“看你家多好有饭吃、有衣服穿,我们家咋这么穷。”

是啊!他太小了,什么都不懂,在他幼小朦胧的心里有那么多的问号,弄不明白,他想呀想,想的他歪到那儿睡着了。母亲借米回来了,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喊着何新快来,抱柴火烧火,妈借来米了。

何新正睡在朦胧中,听见有人喊,一下子起来,走了半天的母亲总算借了点米,何新揉揉眼睛,乐的跟在母亲身后去点火,母亲在锅台上刷锅淘米,满面愁容,日月劳苦的母亲才三十多岁看上去那样苍老,她中等个,上身总是穿旧蓝布上衣,下身穿破旧带补丁漏着肉的黑裤子,眼神呆滞,岁月的艰辛给这个中年妇女带来无限的惆怅和无奈。

饭煮熟了,热气腾腾的一盆粥端了上来,一家人都围坐在粥盆旁,你一碗我一碗的吃了起来,何新吃的很香,吃的汗都出来了。他两顿没吃饭了,小脸吃得通红歪着脖子看着母亲说:“妈剩下的粥晚上还够吃一顿吧。”母亲叹息着摇摇头说:“傻孩子上哪够啊!你爹还没吃呢。”何新说:“他不知又去哪喝酒了。”在何新幼小的心里对他的父亲很不满。

父亲脾气暴躁,性情懒惰,母亲辛辛苦苦一根一根编的炕席,他拿到街里买了钱有时候就去饭店喝酒,回来看谁还不顺眼,不过他人品很正直,能说能讲,懂政策爱打包不平,爱管别人的事,对家里的事不愿意管,也很少管。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