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三国争锋之战神传说

更新时间:2020-02-21 09:21:03

三国争锋之战神传说 已完结

三国争锋之战神传说

作者:南国热土分类:历史军事主角:马铁,乌孙

西凉 西凉铁骑伴随着沉重的马蹄声缓缓行进,锋利的长矛刺碎了凛冽的朔风。 中原 曹操高举倚天剑,在其身后是一望无尽的青州兵,枪戟如林。 江东 江东猛虎孙伯符屹立于艨艟战船之上,伴随着其手掌的落下,漫天箭矢如同倾盆大雨般向敌人激射而去。 荆襄 刘表站在荆州城头眺望着北方,仿若一只正在舔舐獠牙的野兽。 河北 袁本初身穿黄金甲屹立于辒辌车上,无数的河北甲士仿若雕像般矗立着,直连云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章 我为马铁

公元194年

汉献帝兴平元年,春。

大汉帝国 西北 西域长史府下辖。

田地荒芜,空如旷野,数十里无人烟。

旷野上,数千兵马遥相对峙,剑拔弩张。

马铁迎风端坐在战马上,胸中燃激荡着万丈豪情,一双乌黑透亮的眸0

马铁身后,三千铁骑立于狂风中,眯着眼注视着前方,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马铁目光如刀注视着远处的乌孙人主将,嘴角扶起一丝微微的弧度,。

马铁,马腾之子,马超之弟,可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没人知道此时的马铁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马铁。

马铁是21世纪华夏的一名射箭运动员,在一次扶跌到老奶奶的事件中,被老奶奶讹上了死活说是马铁撞倒他的让他赔钱,周围围观的行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二人挣扎中跌入了水中,在入水的那一刻马铁拼尽全力的将老奶奶推到了岸上,而不会游泳的他…

天见可怜,马铁重生到了三国这个群雄逐鹿的乱世,身为马腾之子的他这一世注定不会平凡!

此时是194年,凉州边上的乌孙国造乱,马铁请命来平乱,17岁的马铁已经完全领悟了他父亲马腾传授的兵法韬略,还有他那个未来的五虎上将哥哥马超所传授的武略,马腾就派马铁为主将,庞德为副将,领三千骑前来袭扰乌孙人主力。

马铁手中长枪向着斜后方猛地一挥:“全军,出击!”

马铁身后士兵如雷般响应,挥动手中战戈,嗷嗷叫的打马冲锋喊杀声大作。

随着马家军的冲锋,对面乌孙人也开始动了,无数的乌孙人喊杀着冲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披黄甲的乌孙人,在他身后则是数千马步军。

这是已经不是马岱第一次上战场了,十七年中大大小小的战斗马铁也见过,死在他手上的汉人或是异族人也不下百人,不过这却是他第一次身为主将领兵出战。

身旁的庞德笑道:“少主不必紧张,某当年第一次领军也是忧心忡忡的,也照样打了大胜仗。”

对着庞德微微一笑,露出了两排小白牙,指了指远处气焰嚣张的乌孙主将,朗声道:“那贼将是我的,令明叔叔可不许抢!”

说完一拍胯下良驹,挥舞着手中豪龙胆,杀向敌军。

就在两军相据百步之内之时,马铁高喊一声:“投!”

一支支标枪漫天激射而来,如同倾盆大雨般倾泻向乌孙骑兵。

惨叫声和马嘶声响彻整个旷野,冲在前面的乌孙兵瞬时倒了一大片,策马疾驰的乌孙骑兵落马一片,无数匹背上插着标枪的乌孙西极马悲鸣着掉头逃去。

然而令乌孙人胆寒的是,这帮汉人的射速太快了,这一破过后又一波标枪雨再次落下,两军迎面疾驰,马铁所率领的马家军已经射完了三波标枪,直到快要与敌人近身搏杀才停止了投掷。

乌孙主将一路挥舞着大刀奋力拨开了掷过来的标枪,疯狂的朝汉军奔来。

他的目标是马铁,然而,马铁的目标是他。

他是乌孙国第一勇士,力大如牛,自恃武勇,哪里会把马铁放在眼里,一心只想着击杀马铁,扭转战局。

马铁见他朝自己冲来,明白他的用意,不免有些微怒:“区区胡贼,安然敢小觑我!”

手中通体天蓝色的豪龙胆舞了个枪花,迎了上去。

刀枪相撞,迸射出丝丝火花。

身后部众也短兵相接,浴血厮杀,兵器交接声,战马嘶鸣声,士兵的悲鸣声奏成了战场上的主旋律。

马铁和乌孙主将连战十余招,巨大的兵器碰击声震得周围士兵耳朵嗡嗡直响。

此人力大,不可力敌!

马铁心念一转,手中刚猛霸道的枪法一转,开始变得飘忽不定,枪影重重,立刻杀得乌孙主将手忙脚乱,开始有些招架不住,心中惊骇至极。

他的部曲人数素质都不如马铁的马家军,已经开始显露出败相,一个个乌孙砍落马下,更令他心慌意乱。

又战了数合,马铁瞅准乌孙主将露出的一个破绽,豪龙胆如迅雷般攻杀了过去,一枪狠狠的刺入了乌孙将领的肩头。

只听一声惨叫,随即鲜血喷涌而出,那乌孙主将一条手臂被马铁活活的卸了下来,马铁再次出枪,泛着天蓝色的枪尖无情的刺入了乌孙主将的咽喉。

马铁心中大喜,将乌孙主将的人头用豪龙胆高高的举起,高喝道:“尔等主将已死,降者不杀!”

兵败如山倒!

本就已经开始溃败的乌孙兵见到自己的主将被杀,一刻呐喊一声,纷纷转身逃去。

“杀!”一直在马铁周围庞德见势振臂高呼,战机不可失。

三千西凉铁骑如一片乌云遮天盖地般的向乌孙人追杀而去,西凉铁骑如虎入羊群般扎进乌孙人溃逃的队伍中,手中锋利的长矛向扎稻草般洞穿了乌孙人的身体,血腥的屠杀——开始了!

马铁却没有去追杀,而是看着自己枪尖上那血腥的头颅,这是他第一次斩将,以往两军交战他都是被父亲和大哥二哥保护在身后,根本没有机会斩杀敌将。

望着那狰狞的面孔,马铁的心开始飘到了那一千八百多年后的世界,父亲母亲,你们还好么?

依旧滚热的血液,滴在马铁古铜色的手掌上,使马铁的心思又转了回来,调转马头看向远处黑压压的乱军乱军行过的路上满是乌孙人的尸体。

血腥味就连隔着百余步的马铁都闻到,贪婪的闻着空气中血腥气,马铁脸上露出了抹嗜血的笑容。

十七年,已经足可让一个现代人改变原有的思维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