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阴阳商人

更新时间:2019-11-06 10:28:01

阴阳商人 已完结

阴阳商人

作者:目垂觉

[ 拿活人钱,办死人事!]这是一个特殊的职业,跟死人做生意。如果我告诉你,大清第一红顶商人胡雪岩就是以跟死人做生意起家的,你会相信吗?陶朱公范蠡,明初巨富沈万三,你以为,他们这些人真的就只是简单的白手起家吗?你真的以为,明朝巨富沈万三只是因为修建了长城才受到朱元璋的迫害吗?这个行业存在了千年,却因为它的神秘性一直不为人知,现在也该是讲讲我们这群人故事的时候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001章 昔年诡事

先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姓厉,名淼。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女人名,更有很多人不认识那个字,干脆喊我厉水,时间一长,我便有了老水这个称号。

至于我的身份,看到书名大家应该也知道了,阴阳商人,这是我对自己这个行当取的一个比较文雅的名字,因为大家对我们的这个行当并没有什么统称,也就只好由我来命个名了。

至于阴阳商人这个行当究竟是干嘛的,这个等下回讲,正所谓凡事皆有因果,现在我先把我如何进入这个行当的前因后果跟大家简单表述一下。

厉淼这个名字,并不是随便取的。

因为我出生的时候是跟普通人不太一样的。

我出生的时候刚好赶上计划生育,家里已经有了一个哥哥,我娘为了掩人耳目一直都托病在床不敢声张,一直到了快要分娩的时候,才敢请来给人做产婆的大姑来。

大姑在村子里给人做了十年的产婆,尤其是在计划生育抓的正严的那些年,生意更是好的没话说,大姑靠着给人接生赚来的钱把家里的三个孩子都供养成了大学生,这在我们那个贫困的山里村子也是极少的了。

我爹提前几个月前就已经给大姑打好了招呼,自家亲戚大姑自然不会怠慢。

我出生那天刚好赶上一场雷阵雨的半夜,我爹说他在山里生活了几十年还从没见过那么大的雨。

人都说贵人招风雨,一家人都觉得这不算是一个坏兆头。

还好大姑也在一个村子里,离得并不远,我爹冒雨去请大姑过来。

生产的过程还算顺利,大姑虽然也是野路子出身并没有经过正规的卫校教育,只是跟村子里的一个老产婆学过,不过经过这些年的实战,她也积累了很多经验,一般的生产问题完全能够应对。

只用了半个小时,分娩便完成。

我姑将呱呱落地的我抱起来,她以为这一切都顺利完成了。

可是,就在她准备把我递到我爹手里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大姑手里的我,竟然像是一团炭火一般,一遇风气竟然猛地燃烧了起来!

顷刻之间,大姑的全身便被点燃,那是大夏天,大姑身上并没有穿太多的衣服,她的上身立刻就被一团汹涌的火焰所包裹。

我想,如果换做是一般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早就慌得把我直接扔掉了。

可是大姑没有,她竟然是忍者烧伤的剧痛稳稳当当地把我放在了地上,这才敢躺倒在地上去滚灭身上的火焰。我想,这或许是因为亲情的关系,竟然让大姑做出了如此大义的举动。

当时幸好一旁的哥哥眼疾手快一把端起用来接生的水盆一下浇在了满身火焰的大姑身上,大姑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大姑的前胸跟双臂,还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烧伤,尤其是双手,严重的地方甚至是都能看到森森白骨,看上去十分可怖。

从那以后,大姑就连拿东西都很费劲,更别说是给人接生了,她家的生计也就此断了。

多年之后,我爹说起我出生那天晚上的事情,也仍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脸上明显可以看到惊恐的神色,丝毫无法掩饰。

我爹说,我身上烧起的那团火他看得真真的,那是一团绿色的火,就像是坟院里经常出没的鬼火一样。

大姑把我放下之后,我身上的那团火还持续不断烧了五六分钟,这才渐渐熄灭。而更加奇怪的是,被火焰浑身包裹的我,竟然是毫发无伤,身上没有一点烧伤的痕迹。

这种事情,实在诡异,大姑说她给人接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诡异的事情。

我爹也一度认为我是个怪胎妖怪什么的,一出生就把大姑烧成了重伤,多半是个灾星。

不过从那以后,我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跟普通孩子异样的地方,所以后来有关我出生时的种种,也就不了了之没人再提起。

家里人原本以为此事就此作罢,可是没想到,在我七岁那年,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那也是一个晚上,秋收的季节,哥哥领着我钻到麦地里去捉田鼠,那个时候地里的田鼠十分猖獗,而且个头极大,站起来几乎都能赶上一个一两岁的孩子。

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田鼠洞,正准备拿棍子往里戳,刚戳了没两下,就见一只个头极大的田鼠满脸鲜血地从那洞里钻了出来,竟然是朝着我们便扑了过来。

我们一看,这哪里是什么田鼠,分明就是黄鼠狼!

在山里头,黄鼠狼可是一种很邪性的东西,被称作是黄大仙,据说这玩意儿能附身在人身上,操控人的神智。

山里甚至还有黄大仙庙,里面专门供奉了黄大仙,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出来祸害人。

平日里山里人见了这种东西避之唯恐不及,我们倒好,竟然把他给戳瞎了一只眼,这下他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

我哥见情况不好撒丫子就开跑,我也赶紧跟在他后面往前跑。

因为跑得匆忙,我们竟然舍近求远,朝着麦田的最里面跑开。

那黄大仙着实猖狂,竟然一路追赶我们,似乎扎着底子想跟我们算账。

我年纪要比我哥小四岁,自然没他跑得快,没跑多远,竟然被那黄鼠狼一下子咬住了小腿,我就感觉小腿上一阵剧痛了,拼命地甩腿想把黄大仙甩下来。

可是那黄大仙咬得死紧,怎么甩都甩不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就看见自己的眼前一阵幽光闪过,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可是,等我再低头看时,就看到我小腿上的黄大仙竟然已经是被烧着,浑身的皮毛烧得油光四溅的,可即便这样,他竟然也没丝毫松口的意思。

我怕极了,不由分说撒腿就往前跑,边跑还边喊我哥的名字。

等我一路跑回家才看到,原来我哥早就回来,而我腿上的黄大仙,也基本上已经烧得焦黑,连身体都看不清了,就剩一个焦黑的东西挂在那里,就跟条破抹布一样。

我爹问我咋回事,我就把自己知道的全都告诉给了他。

我爹听罢,整个人就跟遭了晴天霹雳一样目光呆滞地立在那里。

那个时候事因为太过久远,我也记不太清了,我只知道,那天晚上,原本快要收成的数十亩的麦田,一夜之间全部都被吞没在火海里,不过村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这场灾祸是跟我有关。

不过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爹跟我娘就有些不放心了,这次幸好并没有伤及到人,要是因为我的过失,把人给烧死,那事情可就大了。

于是,没过几天,爹娘商量了一下,就准备带我去山上的道观里去找老道算一下,或许能帮我止掉身上的诡异之事。

这山上的道观名叫真一观,这道观在方圆百里都是出了名的灵验,八几年的时候,想要请真一观里的道长算上一卦,都需要十块钱的香火钱,那个时候的十块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基本上是一家人一个月的口粮。

不过为了我,我爹还是一咬牙一跺脚,把十块钱交了出去。

等交了钱,报上了生辰八字,然后又让那老道看了面相之后,那老道一双眉毛立刻就紧皱了起来。

我记得那老道给我看过生辰跟面相之后,自言自语一阵,“十月初十,你面相,上尖中宽,面肉丰满,肤色偏红,而且……”老道越看眉头皱的越紧,他转而问道,“这孩子,跟寻常孩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我爹一听,想来这老道多半是看出了什么,赶忙就把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奇怪事情都告诉给了老道。

老道听罢之后点了点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就是了,这就是了……”

待我爹问他说的是什么了,他又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跟我爹说道:“这娃的命数有些奇特,我还看不了。这样吧,我给你写一封推荐信,你领他去到江西走一趟,我师兄或许能够给你们指点一二。”

信虽拿上了,不过江西离我们那里山高路远的,那个年代交通工具又十分不发达,再加上家里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的闲钱出来,所以到江西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我爹妈其实也是抱着侥幸心理的,心想着随着我年龄变大,我身上的那些奇怪的事情也就会随之消失了。

事实上,结果也跟他们料想的差不多,从七岁那次之后,一直到我高中毕业考上师范,一切都趋于正常,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异样。

可是,就在我师范快要毕业的那一年,坏事还是发生了,而且这一次一发生就是一件大事!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