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名门盛宠:霸道总裁请自重

更新时间:2019-11-06 10:28:01

名门盛宠:霸道总裁请自重 已完结

名门盛宠:霸道总裁请自重

作者:希塔

好朋友和父亲苟合,逼死无辜母亲。她伤心欲绝,却被父亲送给别人,从此踏上牢狱般困兽的生活。他是权势滔天的上帝宠儿,霸道、强势、偏执。他初次见她,玩味的勾起邪魅的唇角。这个女人,很面熟。“不,不要过来。”她惊恐得像一只小白兔,男人的嘴角弯起一抹嘲讽,低下头,带着惩罚性的攫住她的双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9章 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他不急不躁地打开药箱,用湿棉擦去她头上的污血。上了药后才开始包扎。幸好伤得不是很严重,虽然流了不少的血,但是没有伤到要害,休息几天也就好了。

何梓遇坐在一旁,微蹙的眉已然淡去,脸上一片平静淡然。秦医生为池踏雪包扎时,还淡漠的举着一杯红酒,一边轻抿一边看着窗外正浓的夜色。

秦医生不留痕迹的看向他伟岸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道是有情却也无情。

秦医生将池踏雪的伤口处理好后巴黎夜已深了。池踏雪早已睡去,苍白的小脸恬静而乖巧,清澈如溪的水眸此刻已紧紧闭着,微曲的睫毛轻轻覆盖,眉间的微皱让梦中的她也还在疼痛着。白皙滑嫩的肌肤吹弹可破,花瓣似的柔唇紧紧闭着,更添独特醉人。

秦医生不禁看呆了,这个女孩还真的很特别,他在何总身边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他身边有这样美好纯白的女子。她看上去年龄并不大,身上的打扮像是一个还在上学的学生,却比一般的学生更别具一番清透味道。

这才一年不见,何总的口味就变了?不爱明星嫩模,改玩学生纯妹了?他以前不是说不会残害国家花朵的吗?秦医生默默摇摇头。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看来就要有一批祖国开得正艳的花朵被人摧残了,唉。

“伤口包好了吗?”何梓遇突然出现在身后,将秦医生吓了一身的汗。

“哦,包扎好了,休息几天就会痊愈。”声音有点虚,但还是故作镇定地说。

刚才自己看着他的女人出神应该没被他看到吧?应该没有,不然也不会这么平静。

秦医生在心里给自己捏了把汗。

“好了怎么还不滚!”何梓遇一声暴怒,巨大的吼声差点儿刺穿耳膜,将坐得好好地秦医生吓得差点摔倒在床下。

秦医生双脚一软,匆匆忙收好药箱,本想再嘱咐话给暴戾的总裁的,但是看他那马上要吃人的模样,他还是先逃吧,反正这个女孩和他不熟,没必要为她搭上自己的一条小命。

背上药箱,匆匆向总裁鞠了几个躬,秦医生逃也是的冲出门外,惊魂未定地拍拍过度跳动的胸膛。

这么久没见了,脾气一点儿没改,反而更加暴戾了。呼,还好逃出来了,没有死在里面,哈哈哈。

何梓遇走到床前,看着那张苍白如纸的小脸,睡得十分恬静。

今天她怎么会从楼上摔下去?难道,她看到了?

一种烦躁的感觉袭上心头,何梓遇皱着眉,难受地拉拉脖子上系得很紧的领带,胸口却仍旧没有顺畅。

他这是怎么了?不就是一个女人吗?他何梓遇女人何其多,跟谁子一起还不都是他想与不想的问题。就算她看到了又能怎样,她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甚至只是为他暖床的床伴而已。

何梓遇对自己的这个解释很满意,唇角微弯,幽深的墨眸里多了一丝光彩,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池踏雪早已睡去,沉睡中的睡颜恬静乖巧。何梓遇看着她闭着的眼出了会儿神,转身到浴室洗簌。突然想起他今早放在浴室洗手台上的那张一百美元,心下一沉,跑过去看,却见那上面哪里还有那张钱的身影。

他着急地四处翻找,却依然没有看到钱的一角。他转身走出浴室,浑身散发着一种冷冽的气质,幽深的眸盯着床上安静躺着的人儿,眼里的暴戾之气越来越重。

走到床边,他一把将她拉了起来,白皙修长的大手青筋暴起,捏住她的脖颈,愤怒地黑眸直视着她。

“说,浴室里的一百美元哪里去了?”何梓遇的吼声如惊天响雷,震得她耳膜颤动。他的手掐在她的脖颈,力道大得下一刻就会将她掐死。

“啊……”她被他掐的说不出话,纤细的小手抓住他掐住自己的那只手,指甲陷入肉里,他的力道却没有一点松弛。她皱着眉,苍白的小脸上痛苦不已。

“说,再不说我就掐死你!”何梓遇的声音再次响起,手上的力道加了几分,幽深的双眸爆发出滔天怒火。

他的声音在她耳边越来越模糊,她抓住他的手的力道越来越小了,身体也慢慢软了下去,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苍白的脸上通红一片,却渐渐没了生机。

难道,今天就会死在这里吗?想想,是没有什么牵挂了呢。

泪水滑下,她的脸,重归一片平静。

“啊!”心智回归,他立马放开了她,她重重地倒在床上,双眼紧闭,如死了般。

他看着自己的手,刚才是愤怒过头了,他居然差点儿杀了她!

他伸手去触她的鼻息,很微弱,幸好幸好,还没死。他后退一步,额上的汗密密麻麻,掐她的那只手微微颤抖着。

“喂,秦风,你马上回来!马上!”何梓遇拨通秦医生的电话,声音有些颤抖。

挂上电话,池踏雪的呼吸在渐渐恢复,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没有死,还躺在这个陌生的国家陌生的城市里,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恶魔一般的男子。

她看到他,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睁大眼惊恐地看着他。

看到她醒了,何梓遇松了一口气,眼睛恢复刚有的阴鸷。他看着她,深邃的眼眸里没有一丝起伏。

“我放在浴室里的那张钱是不是被你拿走了?”他睨着他,目光冰冷,口气却淡了许多。

池踏雪惊恐地看着他,晶莹的泪珠大颗大颗地从脸颊流下,脸上还是绯红一片。

“不许哭!”何梓遇阴鸷的眼再次暴露出内心的愤怒,但还是软下声来,“告诉我,那一百美元在哪里,我绝不会再打你!”

池踏雪想起今早在浴室洗手台上捡到的那张一百美元,原来他是为了那一张钱差点儿掐死了她,但是,如果告诉他她已经将它付了车费,他会不会立马将自己掐死?

她不敢回答,身子缩作小小的一团,低下头轻声哭泣。现在,她只求有个人能够闯进来救她。可是,在这异国他乡里,谁会来救她呢?眼前的人太过残暴,如果他找不到那张钱,是不是就会掐死她?她不敢想,埋着头,狠狠地咬着膝盖,泪水洒下,心里一片绝望。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