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重生之权倾天下

更新时间:2019-11-06 16:20:46

重生之权倾天下 已完结

重生之权倾天下

作者:吊儿郎当一咸鱼主角:许婉、君如墨

谋者,以谋取功名、取利禄也。尚分谋己、谋人、谋兵、谋国及谋天下五层。一心想着在山野之中当自己私塾先生的云岚,却在女帝的软硬兼施下成了那权倾天下的绝世相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寻找线索

微风徐徐吹过,茉莉花也冷静了下来,面颊旁橘红色的发丝微微飘动。

啊,真是的,我都在想些什么啊。

我还在想着儿女私情,而他却在关心着这宫中的大事。

不愧是特使,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呢。

嘴角勾勒起一丝笑容,葱白的小手缓缓伸出,在云岚的面前停下。

“如果我可以的话,请让我们一起努力吧,特使大人。”

云岚先是看了看茉莉花被自己握着的小手,又看了看自己眼前的另一只小手,忽然笑出了声。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

松开自己的手,云岚站起身来,然后握住了那宣誓结盟的友谊。

“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

景仁宫中,夏灵儿衣着凌乱的躺在蚕丝被上,呼吸稍微有些急促。

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她的姐姐,如今大夏朝的女帝正趴在旁边,风情万种地看着手中的书。

夏若的身上也是衣不遮体,好几处都春光外露,只是在这宫中没有男人在,两姐妹也都不在意。

久违的,姐妹俩放开了一切,抱成一团、在床上打滚,一起闹来闹去的。

夏灵儿看着夏若脸上淡淡的笑容许久,她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姐姐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而且她知道,这并不是因为她自己。

“姐姐,你跟那个穿布衣的人认识么?”

夏若一愣,心跳有些加速,可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微笑着偏过头看着夏灵儿。

“为什么这么说?”

姐姐那带着掩饰的笑容一下子就被她看穿,她伸出手指头,一根一根地数着。

“你看嘛,之前我们俩个人说话的时候你都跟平常一样,可是我一提到那个人你的眼睛就开始散发着亮光,好像要吃人似的,刚才跟我打闹的时候脑子里也全都想的是那个人吧。”

说完,夏灵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她其实想说,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皇姐这样发自内心的笑了。

夏若微微一笑,捏了捏夏灵儿的小脸蛋。

“你这小丫头,这种时候你倒是看的很细,还发现了什么一并说出来吧。”

夏灵儿有些不放心。

“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噗嗤一声,夏若被自家妹妹这鬼灵精怪的样子逗乐了。

“好好好,姐姐不笑你,你快说。”

夏灵儿先是偷看了一眼外面,见没有太监和宫女,又在床上挪了挪,凑到她姐姐身边。

“姐姐,你是不是喜欢那个人啊?”

今天早前虽然走得急,但她还留着那个人的一些印象。

她记得那个穿着布衣的青年脸上是一副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样子,穿着一身布衣却有一种别样的气质。

她想了想,如果姐姐跟那个人结婚的话,她自己应该是不会太介意的。

可旁边的夏若听的却是愣了神。

我,喜欢老师?

她刚想下意识的否认,可是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

眼前的是她的妹妹,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也是她最不想欺骗和隐瞒的人。

“或许吧。”

夏若苦笑着,她现在不是大夏朝的女帝,只是一个诉说衷肠的少女。

“或许,我确实是对老师有一些爱慕之情。”

想到那仙风道骨的老人,夏若心里升起一丝莫名的情愫。

那明明是可以当他爷爷的老者,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心底有着一丝不清不楚的感情,就好像在那智慧的外表下还隐藏着另外一个人一样。

想起老师对她的启蒙、对她无微不至的关照、通宵点灯也为她解惑……

只是现在一想,她还是摇了摇头,终结了自己那不切实际的幻想。

“算了,当做我今天什么也没有说。”

“誒?”

夏灵儿已经准备好听八卦了,可还没开始就完了。

“好了。”夏若自然是清楚自己这妹妹,一根食指点在她的额头上,“你要记住的就是一点,他是我的老师,你在那位面前不可无礼,知道了么?”

夏灵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心中又满怀疑惑。

那人明明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怎么会当的了姐姐的老师?

夏若下了床,整理好自己的衣襟。

正准备招呼宫女为她更衣,走到一半忽然想起来什么,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妹妹。

“对了,老师现在还不知道我的身份,这点你切记,我会亲自告诉老师的。”

………………

夏灵儿一头的雾水,她不知道自己的姐姐跟云岚之间有很多误会还没有解开,只是听了她姐姐的话,她觉得自己好像脑子变笨了。

不过很快她就恢复了过来,不去想这些事情,而是转过头去想着如何去接触云岚。

既然是马上要成为自己姐夫的人,那她自然是好好好的了解一下,替自己的姐姐把关!

……

另一边云岚依旧在‘死亡’的阴影下努力的侦破着这一宗失窃案。

他还不知道自己不管做不做的脑袋都不会掉这件事,在确认了茉莉花‘完全记忆’的能力后开始和她一起,到那烟云轩寻找线索。

从云岚被领路到烟云轩开始这附近的守卫就异常的多。

一开始他还盯着这些大内侍卫看,想要从这些人身上寻求一点线索,可这些大内侍卫不仅不跟他说话,连甩他一眼都不带甩的。

想了想他还是没有自讨没趣,这一路上也都把他们当成是木头人。

要按常理,就算现在后宫已经是名存实亡,这些大内侍卫也是不被允许随意出入后宫的。

若不是现在出现了失窃案件,此处要严密防守,这些大内侍卫也不会在这里待着。

可能是这样的原因,这些家伙才异常的死板吧,

这样想着,云岚带茉莉花一路走到烟云轩,穿过院子进到屋内,再从正堂到被偷窃的卧房。

“茉莉花,你还记得这里之前是什么样子么?”

这地方原本应该是被厚厚的灰尘所覆盖,可现在卧房这边除了床,梳妆台、椅子、桌子,甚至连花盆上的灰都被人给碰掉了。

在路上的时候茉莉花说过,自从女帝登基后这一年里面后宫的各个嫔妃所居住的屋子都没有人打扫过,都是房门紧闭,任由里面落了灰或是生了蛛网。

唯一还在打扫的就只有这些庭院。

至于缘由?

很简单,因为没有人想去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你说后宫住的妃子们都死的死,出家的出家,守丧的守丧,都不在宫里头住了,你说天天打扫屋子给谁看呢?

是想着那些妃子们还能回来?

还是给女帝上眼药啊?

关键性的问题就在于当今圣上是个女的,可能咱们这位女帝会兴起,弄俩小白脸。

可正大光明的把男人养在后宫?

这种事情是没有一个大臣会答应的。

所以这些屋子都是准备荒废了的。

云岚他猜想,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人盯上这屋内的财物。

满是灰尘的地面是很容易留下脚印的,落满灰尘的梳妆台盒上也可能会留下偷窃者的手印,这些都是能用的上的重要线索。

然而现在都没了,地上至少被几百双脚踩过,盒子上也被好几十个人摸的不像样子。

唯一的‘幸存者’就是里面的首饰。

说来也奇怪,这满满一盒子的首饰盒,里面居然只被拿走了几样。

“据当初服饰蓉妃的宫女说,被拿走的东西是一样翡翠簪,一样半月玉佩,一样木制的护身符。”

云岚盯着梳妆盒内看了许久,那三样物件都是稀疏平常的货色,只有那件翡翠簪不太常见,其余两样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了。

而且翡翠簪的特殊也是跟宫外比起来,在宫内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根本不会拿出来戴。

和这三样东西同样装在梳妆盒里面的东西可不少,单是其它的簪子就还有三四根,据茉莉花说其中一根是珍珠玲珑八宝簪,其价值不下万金!

有这样一件宝物在不去偷,而是去偷其它几件不值钱的东西,这未免也太古怪了点吧?

茉莉花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大内侍卫探查这里的时候没有其他人在,宫里的太监和宫女们都躲得远远的,没敢靠近听他们说什么。”

“这样啊……”

云岚看了看宫外,这样看来处理这里事情的就是外头那些大内侍卫了,御林军好像是没有参与进来。

想到外面那些好像带着铁面具的大内侍卫,云岚就一阵蛋疼。

要不然真的得去问问他们?

让茉莉花在这里等候,看她能不能想起更多,云岚一个人走到门口,犹豫了半晌都没把脚给踏到门槛外面。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迎面过来,差点没跟他面对面装上。

“嘿!”

云岚还没看清楚来人什么模样,就听到他用尖锐的嗓音发着牢骚。

“咱家还真是倒了几辈子的血霉了,你小子不好好破案,在这门口转悠什么?”

抬起头一看,这人赫然是之前给他说道任务的明公公。

这位明公公看上去倒是很年轻,像是三十出头。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此人的真实年龄,绝对在40岁左右。

或许是因为阉了才显的年轻?

脑海里一边转着这些想法,云岚表面上抱拳欠身:“不好意思明公公,惊到你了,草民正在按照您的吩咐努力破案中。”

说着,云岚抬起眼睛,看着这位明公公的反应。

只见这位明公公一脸的不耐烦,一挥手中的白毫,站在门口眼睛不断往烟云轩院子里飘去。

“案子破的如何了?咱家可告诉你,上头对这件事情催的可紧,你要是办不成可得小心自己的脑袋!”

话说到一半明公公收回了视线,转而往云岚这边看去,而云岚也即时的收回了视线。

不过他怎么听,怎么觉得有点奇怪。

他和这位明公公两个时辰前才见了一面,这连早上都没过去,怎么又特地跑过来提醒他一遍?

就算再怎么催的紧,你什么消息也不提供,连个帮手也不留,这才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想我破案?

想到这里,云岚皱起了眉,觉得此事好像没有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咱家在问你话,听到没有!?”

斟酌了片刻,云岚稍稍直起一些身子,抬起一丝视线看着明公公的眼睛。

“启禀明公公,恕草民无能,暂时还没有半点线索。”

他看到明公公的眼里闪过一丝欣喜,旋即发现了他的视线,怒而一把将手里的浮尘敲在他的脑袋上。

“咱家让你抬头了!?”

云岚连忙低下头告罪:“草民该死,草民不知宫内的规矩,冒犯了公公还望恕罪。”

这一记敲的可不轻,在明公公看不到的地方云岚疼的龇牙咧嘴的,他感觉自己脑袋上起了一个大包。

明公公见状冷哼一声,一摆手中的浮尘扬长而去。

而云岚等他走后抬起头来,揉着后脑勺,他嘴角闪过一丝莫名的意味。

“有点意思,早上那会儿我还觉得这案子肯定破不了,这才过了多久就这么多的线索来了,真是有意思。”

虽然宫中的失窃案还没有任何一条线索是指向这位明公公的,不过云岚的经验告诉他,这时候越是着急的人,越是有问题。

之前一直压着没有人管这个事情,现在忽然派他这么个宫外的人来,着急的都是心里有鬼的。

“嘶,这家伙还真是够用劲的啊!”

刚准备冷笑一下来装个B,结果脑袋上的包疼的他又开始龇牙咧嘴,一点也看不出来他是个知识渊博的先生。

又揉了揉,等疼痛缓解一些,云岚走到烟云轩外,左右看了看,大内侍卫就在门口站着岗。

左右看了看,云岚也不知道这俩大兄弟哪个更好说话一点。

点兵点将,骑马打仗,点到是谁,跟着我走,要是不走,就是小狗!

眼睛看着右边那位,云岚轻咳一声,走到那名大内侍卫面前。

“这位官爷,草民有些问题,不知可否为之解惑?”

云岚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像他这种身上没几块肉的人站在这等武人面前就有一种天生的敬畏。

通常会被认作是‘威压’之类的,不过在云岚看来,这是人类的‘危机意识’在作怪、

例如他这样的文弱书生去面对这样武艺高强的大内侍卫,知道对方可以一击打碎自己的下巴,那么自然会产生敬畏感。

人面对野兽的时候会害怕也是因为如此,因为‘认知’到了一旦发生冲突自己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站得笔直的大内侍卫忽然间猛的一抬手,这突然的行为吓到了他。用两只手抱着头,因为一下子没站稳倒在了地上。

哎呦妈耶,怎么问个话就上手了!?

一屁股狠狠地坐在地上,顿的他生疼,可他没敢去捂自己的屁股,而是依旧双手抱头。

这是他那些年流浪学下来的一个道理:哪怕胳膊和腿被打断了,不能让脑袋给人打蒙了。

特别是挨打的时候,护住脑袋,全身缩成一团,这样受的伤会轻一些。

可是等了许久,预想中的疼痛都没有袭来。

他把挡在自己眼前的胳膊躲开一条缝,只见刚才那大内侍卫正抱着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特使大人,您这是……?”

云岚老脸一红,就想找个地缝给钻进去。

这他娘的都哪跟哪啊!

………………

“特使大人,您这是……”

这名大内侍卫一脸懵逼,看着躺在地上抱头防御的云岚。

难不成这位特使大人用的是特别的打招呼方式?

不由得他这个大内侍卫这样想,云岚可是‘曹总管’派下来的特使,曹总管说的话在这大内之中跟皇上的话都是一个分量,实在是太具有压迫性了。

任谁也不会想到云岚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害怕他一个小小的大内侍卫动手。

躺在地上的云岚尴尬的半天没有动作,从挨了打那天开始他这被害妄想症就没有停过。

当然,也不都是妄想,混迹江湖的时候大部分时候都是真的挨了打的。

所以现在还残留点后遗症,这些年都没有缓过来。

从地上起身,云岚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飒然一笑,作揖礼拜道。

“说来惭愧,在下一介山野草民,未曾见识过这宫中的大内侍卫,即便是站在阁下面前,这也是两股战战。还在阁下面前失礼,真是惭愧。”

没有编造什么谎言来掩饰,这也不是需要遮掩的事情,索性就实话实说了。

这也是一句大实话,别说是他这种半点功夫都没有的人,就算是彪悍的山野土匪也在这等大内高手面前站不稳脚。

“不敢当。”那大内侍卫连忙抱拳。

“可能是因为在下在宫里当差过于紧张,惊吓到了大人,还望大人恕罪。”

云岚摆了摆手,微笑着扶起了这位就要拜下去的大内侍卫。

“不碍事的,有如此实力,才能担当的了大内侍卫这一重要的职位,难道不是么?”

两人相视一笑。

“在下有些事情想找大人打听,不知道您这方不方便?”云岚试探的问着。

别看两人这半天气氛很祥和,这只是正常的交流。

但要扯到职务上面,那对方可就不一定随你了。

大内侍卫可不是什么普通侍卫,他们负责的是宫内的安全,而且各个都是高手。

可话又说回来了,他们负责的就是宫里的安全,一切为了皇帝服务,其余不管是大臣还是什么人,都没有和他们打交道的必要——这是禁忌。

所以云岚也有些犯嘀咕,不知道这位大内侍卫能不能抽出时间来让他问一下问题。

“好啊。”

然而这位大内侍卫想都没有想就回道:“大人有什么想问的问就是了,在下一定知无不言。”

???

这下轮到云岚有些懵了,难不成这个大内侍卫还是个滥好人?

想了想,云岚试探性的说道:“在下知道您身居要职,切莫因为在下的事情而让您受到不必要的牵连。”

而那大内侍卫微微一笑,拱了拱手,说道:“特使大人有所不知道,‘曹总管’早就吩咐下来,让属下等人全力配合您办案,所以属下如此并不算失职。”

又是曹总管?

云岚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光是知道这人是个总管,可茉莉花之前没有细说,他本以为这位曹总管就算权利大,顶多也就是指挥的动宫女和太监,没想到大内侍卫也在其中。

那大内侍卫看着云岚犹豫了一下,接着说道:“可能是在下多嘴了,难道大人您没有听说么?”

我要是知道了还能闹出刚才那荒唐事么……

云岚心中苦笑,可脸上依旧摆着那副平和的样子:“在下自然是被告知,可是以防万一还是得问一下,以免出了什么岔子。”

“原来如此!”那名侍卫恍然大悟,不禁对云岚更加敬佩:“不愧是特使大人!”

云岚笑着,没有说话,只是对着烟云轩内一摊手。

“请。”

“特使大人请。”

在烟云轩院中的小亭子里,云岚仔细询问了一下当天发生的事情。

幸好,这位展侍卫真是当时在场的大内侍卫之一。

“那么展侍卫,当时的情况如何?”

“回大人,当时发现东西被偷的时候正是一些太监和宫女到房间里面整理东西的时候,等我们到的时候已经留下了不少脚印,没有办法分辨。”

云岚听完点了点头,确实,这点是他漏算了,整理里面的房间时不可能只留下犯人的脚印,连同发现者的脚印也会留下。

而且重要的是,留下脚印的可不止是一个人。

“那么当时发现失窃的人是谁,他又是怎么说的?”

展侍卫回忆了一下,然后回答道:“当时发现首饰丢失的是当初服侍蓉贵妃的是一个叫倩儿的宫女,她和其他两个宫女还有四个太监负责打扫烟云轩并且清点物品,清点到一半的时候才发现有东西被偷了。”

“等等……”云岚打断了展侍卫的叙述,问道:“当时他们进去的时候没有看到地上的脚印么?”

展侍卫摇了摇头:“这事我们也奇怪,当时我们也问了,但那几个太监和宫女都说是没有看见,只顾着闷头进去打扫,没有注意脚底下有没有落什么脚印。”

“依在下所见,那犯人应该是离开的时候对自己的脚印做了处理,否则的话七个人,不可能都看不到地上那明晃晃的脚印。”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