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前妻来袭:恶魔总裁的陷阱

更新时间:2020-05-08 15:12:13

前妻来袭:恶魔总裁的陷阱 已完结

前妻来袭:恶魔总裁的陷阱

作者:暮秋瓷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夏穆瓷,顾霆琛

家族企业突然破产,紧急之下,她将自己嫁给了他,以为他会给自己一生的幸福,却不知,新婚之夜她才发现,自己走入了他布下的陷阱。从此以后,白天她是身份显赫的少奶奶,晚上却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1章 昨晚是你求我的

月明星稀,夜色撩人。

夏穆瓷跌跌撞撞从酒店出来,就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除此之外,来自身体深处不断攀升的燥热,让她恨不得找个冰原体,彻底发泄。

今晚的接风宴是夏菲菲为她准备的,她什么都还没吃,只喝了夏菲菲给她的一杯水果酒,就出现了这种怪异的状况。

第一反应,她被下药了。

她摇了摇混沌的脑袋,没想到她十年没回家,那个恶毒的女人依旧有恃无恐,对她这般居心叵测,刚才要不是内急出来透气,指不定现在肯定被某个男人压在身下。

“什么狗屁接风宴,根本就是鸿门宴!”

冷了眼的夏穆瓷,扯着唇角说了一句,就迈着蹒跚的步子超马路走去。

她从来就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让夏菲菲该死的算计见鬼去吧!

一辆黑色的布加迪威龙跑车疾驰而来,确切的说,这辆车一直蓄意等在暗处,是在专门等她出来。

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住,故意挡在夏穆瓷前,一道高大挺拔的身体,直接从车里下来。

仓皇逃跑的夏穆瓷,瞥见车里下来的人,将他当做救命稻草,蹒跚着步子超他过来。

她扑在他冰冷的怀里,死死拽着他黑色的西服,央求他,“我被下药了,求你救救我!”

她仰着的小脸酡红一片,红润的唇瓣在月光下格外的诱(和谐)人,有种让人一亲芳泽的冲动。

顾霆琛知道她是夏穆瓷,不曾想到她本人比照片中漂亮几万倍,更没想到,她竟然会这般毫无矜持,主动对陌生男人投怀送抱。

深邃的眸底闪过一丝不屑,顺势揽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如王者俯瞰众生一般睥睨着她:“你想让我怎么救?”

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撩人心弦。

一八八身高的他,与身居来的冷漠疏离,让人很有压迫感,一看就是不容生人勿近的危险类型。

然夏穆瓷竟没有丝毫畏惧感,一心想要逃离夏菲菲掌控的她,死死拽着他黑色领带,祈求他,“带我离开这里,马上带我离开这里。”

他笑的耐人寻味,“好!”

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扔在跑车的副驾驶车座上,绝尘而去。

奢华的总统套房里,到处弥漫着让人意识萎靡的熏香。

小脸酡红的夏穆瓷,早已被药物折磨到极致。她双手摩挲在顾霆琛的胸前,早将他的裁剪得体的昂贵西服,揉成褶皱一片,来自他身体冰凉的温度,让埋在他怀里的脑袋钻的更深,炽(和谐)热的唇几乎可以熨烫到他的身体。

“热,好热,该死的难受。”濡软的声音,撩人心扉。

顾霆琛一脸漠然,直接将夏穆瓷扔在king size大床上,来不及站起身,却被夏穆瓷及时扯住了领带,一个趔趄,身体就跟她来个亲密的接触。

他及时稳住身体,双手分别撑在她身体两侧,将她纤瘦的身体笼罩在身下,看似尊重,但眸底却扫过看到垃圾一般的厌恶,“把你的手拿开!”

命令般的话语,算是对她最后的警告。

意识萎靡的夏穆瓷脑袋一片混沌,根本听不进他的话,更是看不见,他眸底闪过对她狼狈样子的不屑和轻蔑。

她长臂直接勾住他的颈子,将他冰凉的身子拉下来,涣散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他,“救我,帮我赶走这该死的难受。”

她真的好难受,真的很想彻底发泄。

她迷(和谐)离的眼里除了销(和谐)魂的诱(和谐)惑外,还有着让人想要沉(和谐)沦的惊艳。

顾霆琛第一次对女人的身体,产生了想要的冲动!

愣神之际,她已将他黑色衬衫的领口撕扯开来,葱白的指,直接探进去,温凉的触感,让她的意识彻底混沌不堪,红唇朝他的唇送过去。

顾霆琛的喉咙滚了滚,腹部的邪火在燃烧。他故意偏了脸,她的唇面只擦过他的脸颊,根本没吻到。

看着她万般煎熬的难受模样,明明很想将她彻底摧毁,却故意狡猾的问了句,“女人,你确定你这种热情的邀请,不让你后悔?”

“后悔?后悔个屁!”

夏穆瓷嘀咕了一句,“我夏穆瓷长这么大,还从没后悔过。”

说罢,娇滴滴的红唇,直接印在他胸口果(和谐)露的肌理上,将他仅剩的理智彻底摧毁。

他嗓音暗沉,俯身而下:“但愿如此!”

说罢,凉薄的唇直接印在她红润的唇上,舌尖撬开她的牙关,攻城掠池般席卷着属于她的一切美好,扯开她身上的衣物,毫不怜香惜玉的占有她的身体。

“啊……”

身体撕(和谐)裂的痛,让她本能的惨叫出声,身体绷紧!

来自她身体的紧(和谐)致和意外的阻碍,让他神经一滞,突然停下来,蹙眉微愣,她竟然还是完璧之身?

继而,当他脑海里拂过她跟弟弟那些缠(和谐)绵的照片时,顿时,将所有的猜想都否定了,只不过是人造了一张膜而已。

看来,她就是靠这种技巧,辗转在各个男人之间。

眸底掠过一抹狠戾,再次化作午夜的豺狼,更加狂野的掠夺起来。

夏穆瓷是被斑驳的太阳光刺醒的,她揉着欲裂的头,意识还是一片混沌。

“醒了?”

头顶传来一道慵懒的男声,紧接着,男人一个翻身,再次将她压在身下,姿势格外的暧!昧。

夏穆瓷有些混沌意识,在看到男人清俊无双的脸时,彻底清醒,大惊失色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能在你身上种草(和谐)莓的人,当然是你的男人。”

慵懒的嗓音,带着几分狡黠和玩味,无不让夏穆瓷魔怔般的震颤。

她触电般的推开他,屁滚尿流的掉在地上,脑海中猛然闪过昨晚七零八落的片段,来自身上的痕迹和某处的灼痛,以及弥漫在空气中浓重的特殊气息,不断提醒着昨夜的疯狂。

夏穆瓷气的咬牙,没想到昨晚被她当做救星的男人,竟然是头趁人之危的狼!

仰脸就迎上男人落在她胸口那些鲜嫩草(和谐)莓上的肆无忌惮的目光,双臂本能护在胸前,咬牙说:“趁人之危,不是君子所谓。”

男人掀着薄唇,神态倨傲,“昨晚是你主动投怀送抱,求我的。”

懒散的语气,毫不关己的态度,无不让夏穆瓷有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章节目录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