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重回1940

更新时间:2019-09-18 21:39:01

重回1940 已完结

重回1940

作者:三十三层分类:历史军事主角:马迁安杨靖宇

40年2月,现代军官穿越,成为“满洲国”吉林省一普通村民,称为马迁安。此刻正逢中国抗战艰苦时期,亦即东北抗联惨遭倾覆之时。怀有朴素爱国情感的马迁安义无反顾投入到这场伟大的反侵略战争洪流中,从一名普通抗联士兵直至共和国元勋。 主人公穿插来往于东北边境抗联驻地与中国内地,在率领抗联战士们打击东北关东军的同时,也有时会在东北局势处于僵持对峙阶段时出现在延安、长江以南、东南亚,运用超前知识为祖国建立功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一番啼笑皆非的待人接物与痛苦的自我精神折磨,马迁安终于安静下来,过了几天昏天黑地的日子,铁的事实告诉他,他现在是吉林蒙江县保安村一个普通村汉,外号马大楞子,光棍,一个身高马大的憨货。

逝者如斯夫,俱往矣!火红的军营,如林的枪刺,亲如兄弟的战友,转眼如过往云烟,那些只不过代表曾经经历过而已,现在是1940年2月。既来之,则安之,哀嚎、怒吼、恐惧都没用,马迁安想通了这一切,反而光棍起来。

但是此时,马大楞子马迁安愣在米缸前,他在想,这个原来的马大楞子一定很懒,要不就是很能吃,自己代替他这才几天功夫,就吃光了米缸里的米,原因吗?只能是原来的存粮太少了,马迁安不会承认自己饭量大,因为他每天吃的东西有数,只不过是几碗干饭而已,绝对说不上多。

“啊------”马迁安忍不住又长嚎一声。

“闭嘴!一个大男人,成天嚎什么嚎?给谁哭丧呢?”随着一声娇叱,一个面孔清秀,眼睛大大的姑娘一脚踹开马迁安的房门,大声斥责道。

马迁安大张着嘴,硬生生的咽下了长嚎,一口气没倒上来,憋得他一阵白眼。这个闯入他家门的姑娘他认识,隔壁张大爷家里的,张小花,他没过门的媳妇,有着东北大姑娘的共性,爱憎分明,性情泼辣。这几天,有事儿没事儿的总来他这里,嘟囔他一会,数落几句,作为一个初来乍到这个时代的马迁安来说,她几乎成为了他解这个社会唯一的信息渠道。

张小花圆睁着双眼,恨铁不成钢似的看着他,数落道:“这都多少天了?没完没了的叫唤,这是嘎哈呀?吃了睡,睡了吃,不打柴,不干活啦?要不是定的娃娃亲,就你这完犊子样,谁能看上你?啊?傻了吧唧的。”

一瞬间,马迁安怔住了。就是,我这是干什么?来都来了,还成天怨天尤人,抱怨造化弄人,从不想想以后如何生存,真没出息!有手有脚连自己都都养活不了,无端的被小丫头嘲笑,马迁安深深沉浸在自己的思维中,走神了。

张小花见马迁安呆呆的看着她,眼神飘渺,如同木偶一样,不禁又气道:“大楞子,别说我没告诉你,等会村里的赵牌长他们要进山打柴,你赶紧的一起去,打回的柴禾给我们家送去,管你一顿晚饭,听到没?”

听到管饭,马迁安饥饿的肠胃蠕动了一下,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叫声,这声腹响把他神游的思维拉了回来。马迁安脸红了一下,带着一丝扭捏,一丝探询问道:“小花,你现在能不能弄点吃的,我一点嚼过都没有了,早饭都没吃呢。”

张小花秀气的小鼻子皱了起来,眼睛一瞪就要发飙。

马迁安立刻抢先出口,说道:“小花,你今天真好看,真招人稀罕。好小花,乖小花,哥哥今天多打柴,不,是天天多打柴,挣了钱给小花买红头绳,给小花盖房子好不好”

马迁安眼看自己又要挨骂,这小姑奶奶训起人来可是毫不留情,他早几天前就领教过了,所以他不想再挨骂,立刻祭出马屁法宝,哄哄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对于嘴甜心巧的自己来说,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张小花吃了一惊,马迁安的反应大出她的意外,以前数落他时,这个虎了吧唧的玩意不是瞪眼睛就是气呼呼摔门而去,从来不说软话,更别说这肉麻的话了,今天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他发烧了?

张小花凑前一步,踮起脚伸出小手摸了摸马迁安的脑门,摇了摇头。

马迁安苦笑了一下,马上又堆起笑脸:“我我我发誓,说的都是真的,今后我要是再不好好干活,我就是驴养的。”人不要脸则无敌,马迁安讨好的表情落入张小花眼中,终于逗得她扑哧一笑。马迁安心头一松,成了,笑了就好办了。

“我告你啊,这还差不多,以后你就得这样跟我说话,听到没?”张小花感觉到心情舒畅,转眼就忘了这个犟驴子以前的不是,笑吟吟的补充道。

“是是是,我们家小花说话,那就是圣旨,谁敢不听,我削他。”

“得了,别卖乖了,给,早知道你没吃的了,我娘让我给你的,这鸡蛋可是我给你的。”张小花随手打开带来的一个小包袱,拿出两块玉米面大饼子和两只鸡蛋。

“好小花,还是我媳妇疼我。”马迁安打蛇随棍上,既然已经谄媚了,那就谄媚个够吧,反正也不吃亏。

张小花又一瞪眼,“瞎说八道什么呀?还没过门呢,再说我削你。”

“哎呀!”马迁安叫了一声,低下头装模作样的寻找着什么。对这个泼辣爽直没有心眼的小姑娘,马迁安忍不住起了捉弄她的心思。张小花好奇,也忍不住往地下看。“找什么,找什么?”

马迁安看到张小花上当,不禁嘻嘻一笑,“找眼珠子呢,那么大个的眼珠子,和我家小花瞪出来的一样漂亮呢。”

“瞎白呼啥呀,啥大眼珠子?啊,你说我呢吧,你还敢怪我瞪你是不是?来,给你松松皮子。”张小花张牙舞爪追着马迁安跑。

当张小花终于抓到马迁安,小拳头雨点般砸到马迁安的胸膛之上时,突然之间,脸红了。这是怎么了?平时愣头愣脑,傻乎乎的犟驴子如今也会说软话,会哄人,会逗人。最意外的是自己好像还很得意这一口,很喜欢他逗自己。

张小花咬着嘴唇,不好意思地瞟了马迁安一眼,带着些不安问道:“那啥,楞子哥,你咋变了呢?”

马迁安心里乐开了花,小小的手段一用,马上称呼就从大楞子升格为楞子哥了,荡漾啊!

“嗯,嗯,啊啊,这个嘛,昨晚上啊,我正在睡觉,梦见来了一个神仙,点了我一指头,就这样了。”马迁安装神弄鬼,他知道,不识字的张小花绝对信的。

“唉呀妈呀!真的呀?”张小花心中一震,一拍大腿,眼中立刻射出光芒,围着马迁安转了一个圈,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心里震撼不已。

马迁安好笑的看着张小花,接口道:“神仙说了,让你对我好点,如若不然,他就拆散这段姻缘,谁说也不好使,要是你对我好,他就让我娶你,明白不?”

“知道了,楞子哥。”张小花声如蚊呐。

诈骗成功,马迁安心里这个乐,这时代的女人太好哄了,一个瞎话就好使。

“楞子哥,神仙他说没说啥时候?”小姑娘抬起头,充满期盼的问道,她真当真了。

马迁安到一下子懵住了,支支吾吾道:“再等两年,等两年,你还太小。”

张小花低下头盘算了一会,说道:“嗯,这样也好,等你学好了,多赚点钱,多打点粮食,那时才风光不是?现在让你娶,你娶得起吗?你拿啥娶我呀?”

马迁安突然之间感到头都大了,刚来到这个时代,屁股都没坐热,脸都没混熟,肚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填饱呢,还娶亲?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结婚娶亲的想法,张小花对他来说,那就是个刁蛮的邻家小妹妹,成亲,那也得有感情不是?

再说了,现在是什么情况?马迁安早了解的清清楚楚,现在这里是“满洲国”,是日本人横行的地方,谈什么情,说什么爱?

你这个贱人,马迁安给了自己一嘴巴,逗人家小姑娘干嘛?逗出事来了吧?贱人!

马迁安在这里自哀自怨,张小花还以为是自己的言语刺激了马迁安,惹得马迁安犯愁,连忙安慰说:“那啥,俺就是有啥说啥,楞子哥你别往心里去啊,只要你以后像今天这样对俺好,俺家不管你要彩礼,嘻嘻,给你出个主意别不爱听,你当上门姑爷得了。”

好了好了,打住。马迁安决定不说这个话题了,眼瞧着越说越近乎,一会儿一个不小心再把人家骗到炕上咋办?这小姑娘身份特殊,又这么纯真,万一自己禽兽了,就真他妈的丢人了。

“哦,小花,你刚才说让我和谁一起去打柴?赵牌长?”

“赵喜,还有好几个呢,今天是他们结伙,也好有个照应,小心点好,听说这附近来了一伙红胡子,有一个还挺大的头儿,叫个啥?叫个杨什么宇来着,忘了,看我这记性。”张小花眨着眼睛,费力的思索着。

杨什么宇?红胡子?马迁安知道这是老百姓因不了解内情,对抗日游击队的称呼,“杨什么宇?杨靖宇是吧?”马迁安试探着问道。

“唉,对对,好像是叫这个名,屯子里驻扎的那个警察好几天前就嚷嚷了,说那个胡子头头的头能值一万个大洋呢。”

“一万个大洋?”马迁安眼睛一眨,随即亮起来。

张小花忽然有些紧张的看着沉思的马迁安,忐忑不安的说道:“楞子哥,俺爹说,打RB的人就是爷们,是好汉,你可不行打歪主意,就是发现了他们也不准告密,知道不?”

“哦,小花,看你说的,你楞子哥面傻心不傻,俺可不能做那禽兽不如的事儿。”马迁安盯着张小花亮晶晶的大眼,将胸脯拍的砰砰响。

杨靖宇,那可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告密?那是人做的事儿吗?抗日英雄,敬还来不及,怎么会去害他呢?我要救他,上天把我扔在这里,那就是我的宿命,也是我的使命。几乎没有丝毫犹豫,马迁安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今天是40年2月23日,正月十六。马迁安算了半天,总算弄明白了张小花口中的昭和,康德,阴历等等历法,知道了今天的日子。弄明白后,他心中一惊,按照后世记载,今天也就是2月23日下午4时30分,就是将军殉国的时间。

现在应该是将军最艰难的时刻,一部分部队投降,一部分被打散,警卫员都已牺牲,将军孤身一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到一粒粮食了,今天午后,将军就会暴露现身冒险向老乡买粮食,郁闷的是他被出卖了,而出卖他的人就是那个要去打柴的赵喜,怪不得刚才听到这个名字,感觉有些耳熟。

不能让赵喜他们发现将军,我要提前行动。

“小花,俺现在马上就去打柴,晚上去你家。”马迁安麻流利索的将张小花送来的饼子和鸡蛋塞入腰间,贴肉藏好。

张小花奇怪的看着马迁安,清了清嗓子:“楞子哥,你不吃?你忘了,警察不让带吃的上山,小心治你。”

“哼,敢?俺就是虎爷们,搜俺?乡里乡亲的,他好意思吗他,要是真搜俺,俺揍死他。”马迁安心中明白,这个禁令就是吓唬胆小的老百姓,其实也不会真的回回搜身。但是如果赶上不巧,哪个村民真的被搜出来带食物上山,治得罪也是够重的,轻者苦役,重者就是杀头,这是RB人为了截断抗联食物来源而做出的恶毒规定。

“就你能!快去快回,等你啊。”张小花鼓了鼓嘴巴,一转身扭扭嗒嗒的走了。

马迁安待小花刚一走,稍事准备了一下,然后飞快的窜出屋门,拉起爬犁,快步出了院门向村西口走去。

张小花站在自家院里,疑惑的看着马迁安的背影,回想着刚才马迁安这么多奇怪的举止,自己对自己嘀咕了一句:“真怪,今天楞子哥怎么这么麻溜?”

村西五里,村西五里,如果史料记载的正确的话,那个地方就是将军出现的地方。

村口没人,把守村口的那个警察不知道在谁家小媳妇那鬼混呢,倒省了马迁安的麻烦。

这个保安村是个大屯,鬼子并大屯的产物。什么叫并大屯?就是把附近所有的自然村,零散居民都集中到一个大村子里居住,好一点的大屯周围还打上桩,围上一圈木板障子,再好一点的大屯,叫做“部落”,周围都是有围墙的,还有鬼子兵把守,作用不言而明,就是断绝村民同抵抗力量接触,断绝抗联的给养和人员补充,及其恶毒的一招,釜底抽薪,颇见成效,抗联由于得不到粮草,不断溃散,越打越少,由数万人骤减到数千人,杨靖宇率领的第一路军现在只有数百人了,而且还被打散在方圆数百里的地方,损失极为惨重。

小RB仔根本就不把中国人当现代人看,听听起的名字,马迁安心中一阵腹诽。还“部落”,部你妈的落,你们这群穿兜裆布、脑袋挂屁帘、举个尿不湿当旗子的没开化的生番,穿二尺五的裤子都嫌长的矮子,有什么资格这样称呼我们中国人的村庄。

现在,马迁安就站在村西五里的地方,一座小山头的坡上,焦急地四处萨摩着,慢慢地转着圈。他周围尽是茂密的灌木丛,视线不好,他只好亦步亦趋,咧咧切切的走,厚厚的积雪在脚底下嘎吱嘎吱的响着。

没有人影,没有任何动静。马迁安心里着急,他估摸着再过一会儿,赵喜他们就该来了,被他们看见,人多嘴杂,不好说了。

通常情况下,秘密是越少人知道越好,马迁安曾经分析过将军遇难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当时是赵喜等四个人看到过将军,这四个人的心理应该是谁也不信谁,都不相信对方能保守见过将军的秘密,害怕自己说晚了被RB人抓住把柄,所以最有机会先说的赵喜抢先告密,成了人民公敌,如果说当时只有赵喜一人见过将军,告密的事也许不会发生。

将军,你快现身。马迁安默念着,心里很急。他将目光一寸一寸的慢慢搜索,竖起耳朵仔细倾听者各种微小的声音,他有种感觉,将军一定在注视他,这个老丛林战士经验丰富,如果他不动的话,相信自己找不到他。

忽然之间,马迁安感觉到一丝冷意,危险的感觉来自后背。最近几天,他感觉自己的神经好像变得敏锐了,第六感发达。马迁安慢慢举起双手,扭头,向后面观察。

“不要动!你是探子?”一丝沙哑,虚弱但不失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就在马迁安背后不到十米的一堆雪壳下面传了出来。

东北的冬天,山上的积雪会被北风吹拂,背风的沟坎下有时能积攒一米多深的积雪,时间一长,上面的积雪就会变硬,成为雪壳,小孩子上去都踩不动,不会塌架。

“俺是保安村的,打柴,良民,良民。”马迁安紧张的回答,他在内心判断,这个声音九成就是杨靖宇将军的,看来自己四处寻找的动作引起了将军的怀疑。

“你在找什么?”那个声音依然没有松懈。

“俺在找一只猛虎,它不吃老百姓,专吃畜生的猛虎。”

“哈哈哈,有胆色,老乡,你是不是找我?”那堆雪壳猛然崩裂,长身站起一条大汉。

马迁安转过身子,举着双手,慢慢凑近。

在他面前那个犹如天神一般高大的大汉,也在定定的注视着他。

这条大汉,身高足有一米九十,粗眉大眼,鼻梁笔挺,阔嘴厚唇,英武迫人。身穿露出棉花的短襟棉衣,披着一件羊皮大氅,脚上的棉鞋已经烂成一团,用一根绳子捆着才没有散架。没错了,这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定是将军了。

一时间,马迁安心中百感交集,五味杂陈,激动地说不出话来。猛然间,马迁安放下高高举起的手臂,恭恭敬敬地给将军鞠了一躬。

“司令好!”

“你认识我?”

“听人说的,警察都说了,要我们注意大个子土匪杨靖宇。”

杨靖宇微微皱了一下眉,问道:“你不怕我?”

“你是打RB的,是爷们,我不怕。我也是一个中国人”马迁安怕杨靖宇不信他,画蛇添足般加了一句。马迁安知道,将军的口头禅就是,我们都是中国人那。

“哦?你找我干什么?听说我的头值一万个大洋,你不是来劝降的吧?”杨靖宇笑了。

马迁安叫起屈来:“司令,俺可不是那样的人,俺要是做那种事,天打五雷劈。俺是来给你送吃的来。”

马迁安擦了一把汗,赶紧拿出贴身的食物,又从鼓鼓囊囊的腰里拽出一双棉鞋,一并递给杨靖宇,紧接着说道:“司令,时间紧急,不多说了,一会还有上山打柴的,我去引开他们,村子里有警察,您现在不能跟我走,您一定要在这里坚持一晚,我回去准备干粮棉衣,明日上午我来找您,我们一起走。”

杨靖宇接过带着体温的干粮和鞋子,神色奇怪的看着这个谜一样出现的壮汉,微微思索起来。

“司令,给点钱,我很穷。”马迁安笑嘻嘻伸来大手,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

杨靖宇一愣,随即哑然失笑,他开始喜欢上这个直不楞登的家伙了。

马迁安也有心思,他怕自己白送食物不要钱会引起将军怀疑,所以宁可表现得正常一点。

“那里有个趴窝子地窖,你明天到那里找我。”杨靖宇指了指几十米外的一个地方。

“放心吧,常司令,我9点一准到,要是不到,您马上就走。”马迁安眉开眼笑的把将军给他的几十张纸币踹往腰间。

“司令,俺知道你肯定有好多问题要问,您别问,别问,以后有时间再说,现在一时半会的说不清,您一定要相信俺,俺对天发誓,决不告密。”马迁安进一步打消常靖宇的疑虑,他知道这个老战士智慧超人,万一还是不相信自己,独自转移了,让他哪里找?况且将军的身体虚弱,一个人如何摆脱敌人的追踪?情急之下,现在只有这么说了,好让将军对自己再增加一些信任。至于将军如何想,不管了。

“你”杨靖宇还有无数个问题要问,但现在根本不是时候,远远地他们已经看到有人向这边走来了,应该就是马迁安说的打柴村民。

马迁安摆摆手,大步蹿下山梁。

杨靖宇获得了食物,已经没有必要现身了,在这里,只要不是主动出来,任谁也难以发现那个地窖。

马迁安与那几个村民打过招呼,也不多言,闷头胡乱砍了一些柴,高高堆在爬犁上,看那几个人还没有砍完,还时不时帮一把手,弄得几个村民挺不好意思的。

赵喜不解的望着马迁安的背影,嘀咕道:“日怪了,这小犊子啥时候干活这么勤快了?”

“哎,我说,马大楞子,你今天咋转性啦?还帮我们干起活来了?”一个村民向马迁安打趣。

马迁安心想,你可别臭美了,要不是司令离这不远,我怕你们乱跑碰巧找到他,我才不陪你们玩呢。可嘴上却说:“这人哪,一辈子做好事不容易,做这么一两件好事还是容易的,俺可不白做,晚上上你家吃饭去。”

“小兔崽子,就你精,去吧,白菜帮子可劲儿造,别说俺喂驴就成。”赵延喜也跑过来凑趣。

几个人在七嘴八舌,互相臭来臭去的玩笑中砍完了柴,走上了回家的路,没有意外发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凑近杨靖宇的藏身地,马迁安松了一口气。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