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尸妻难缠

更新时间:2019-09-18 21:44:08

尸妻难缠 更新中

尸妻难缠

作者:兰陵书生分类:悬疑灵异主角:陈平安

我爹是个在水上讨生活的人,正值闹饥荒的时候,他捞上来一具尸体,全村人啃树皮吃野草,我们家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出生的前几天我爹死了,生下我以后我娘也疯了,听我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会感慨我家的不幸,但我们村的人却觉得这是我家的报应。

事情,要从十几年前的那场饥荒说起。

那一年,我们这儿大旱,庄稼颗粒无收,到处在闹饥荒,连山上的树皮和野草都被吃光了,听说还饿死了人。

而那个时候,我娘刚好怀了我,怕她营养跟不上,生不下我,我爹便跟人去汶水河上讨生活,给家里添补点吃的。

汶水河是黄河的支流,由东往西贯穿我们整个乡镇,水流量很大,附近村里不少人都靠它养活。

靠着一条破旧的小船,刚开始我爹每天还能拎回来几条小鱼。奇怪的是,后来汶水河也不养人了,水里别说鱼,就算一只小虾米都难见。

但,某一天半夜,我爹竟然背回来一具湿漉漉的女尸。

据说那具女尸是他从汶水河里捞上来的,也不知道鬼迷了什么心窍,竟然动了歪心思。

当天夜里,我家就飘出了浓浓的肉香,全村都能闻到,所有人循着味道聚到了我家门口。

野草都吃不上的饥荒年间,山上没有活物,河里也不见鱼虾,这肉香的来历自然耐人寻味。

很快,奶奶从老宅子赶过去,一脚踹开了我家的大门,随后手上拎着棍子威胁门口的村民,放话谁要敢进去,就一棍子闷了他。

村里人都知道,陈家的老婆子不好惹,年轻时候就是个悍妇,压得自家男人一辈子抬不起头,打架也敢下死手,所以没人敢招惹她。

众人心中好奇,但摄于奶奶的剽悍,不敢闯进去触霉头。

没有人知道奶奶进去后看到了什么,只听到她和我爹娘大吵了一架,骂他们是在造孽,还用棍子狠狠地打了我爹一顿。

实际上,那晚有人看到我爹背了一具尸体回来,而之后尸体就再没出现过,所以肉香的来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从那之后,我家吃人肉的事,就在村里传开了。

或许是真的有报应。

在我出生前几天,我爹淹死在了汶水河里。捞尸人打捞了整整三天,也没找到尸体,只捞上来我爹穿的一件衣服。

捞尸人把情况告诉我奶奶,询问她的意思,奶奶抹了把眼睛,摇头说了一句:不捞了!

就这样,我爹的尸体没捞上来,只立了一个衣冠冢。

在我们那儿,这叫不得好死!

后来,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我们娘俩儿差点一块死掉。幸好奶奶懂得接生,也不知使用了什么方法,把我保了下来,但我娘却变成了一个疯子。

而且,我出生的那晚,奶奶的右手少了一根手指,问她怎么伤的,她一直摇头不语,也找不到那根断下来的手指。

找村医包扎的时候,村医发现她的手指像是被人咬下来的,牙齿咬过的痕迹清晰可见。

不少人猜测,奶奶的手指是被我娘吃了。

关于我家的风言风语,一直没有停下,我从小就常因为这些事被区别对待。

不过,奶奶待我极好,总是护着我。我跟着她长大,并没有觉得自己缺少关爱。她还给我取名"平安",希望我这一生平平安安。

至于她对我的疯娘,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平时态度很冷漠,却愿意给她口吃的,还让她住在偏房,若是有人敢欺负我娘,也会为她出头。

有时别人劝奶奶,让她把我娘送走,她都会这样说。

"毕竟是平安他娘,娃儿不能没了娘。"

在我的印象中,我娘整天疯疯癫癫的,除了哭就是笑,不认识人,也不会说话,嘴里只会念叨一句。

"我想吃肉!我想吃肉!"

那个时候,我单纯的以为她是真的想吃肉,就把碗里自己都不舍得吃的肉偷偷留给她。可她却嚼一口就直接吐掉,满脸的嫌弃,好像吃了多么难吃的东西。

因为这件事,我还大哭了一场,好一段日子没理她,最后还是奶奶拿两块大白兔奶糖哄我,才让我忘了心里的委屈。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一天天长大。

十八岁那年,我要去镇上念高中,那时候学校里没有宿舍,奶奶就给我买了辆二手自行车,让我代步用。

不过她也有一个条件。

我上下学必须要从公路走,不能抄近路走汶水河上的大桥,问她为什么,她就说汶水河那条路没修,有很多坑洼,容易把自行车给折腾坏了。

奶奶一个人带着我,日子并不太好过,她年纪也大了,身体不太好,这一辆自行车不知道是她省了多久才省出来的。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知道自己家庭的特殊,知道奶奶不容易,所以虽然觉得她提的条件有些奇怪,可也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下来。

那天,放学后我打扫完卫生,蹬着自行车走到汶水河路和公路的岔道口,看到同村的小胖子孙小国风风火火地向我冲过来。

口中还大声喊着:"陈平安,陈平安,你疯娘刚才跳河了,在汶水大桥上,快去看看吧。"

疯娘,一直是同学嘲笑我的笑柄,我当时也不喜欢她,可突然听到她跳河的消息,心里还是猛地一沉。

也顾不上曾经答应过奶奶的条件,蹬着自行车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去。

去年河里发大水,淹了不少庄稼地,而乡下人迷信,认为这是触怒了河神,所以今年镇上便筹钱请了施工队,在汶水河边修建河神庙,还特意花大价钱从外地买回来一尊河神像,不少人都去看热闹。

可能是我娘跑去凑热闹,才不小心落水了。

好在现在不是汛期,水流也不急,及时救上来,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但,我赶过去的时候,河桥上站着那么多的人,竟然没有一个去救我娘。

"娘!娘!"

我跑过去,看热闹的人都给我让出路来。

刚好我们村的工匠李大爷在,他一把拉住我:"平安,你娘跳下去了,这么大的水,恐怕没处寻了,你赶紧回去告诉你奶一声吧。"

我哭着反问:"你们怎么不救我娘?"

李大爷张口无言,摇了摇头。

这时候,不知道哪个嘴快的娘们,张口就喊:"这是报应,你娘做过孽,死在河里是罪有应得。"

又有人附和:"没错,说不定这是河神显灵呢。不能救!否则河神会发怒,咱们庙里的神像也没法安置!"

"放你娘的狗屁!"我瞪着眼,气的爆粗口。

周围没人再说话,可他们的态度却十分明显,无论怎样都不会下水救我娘。

"你们不救,我自己救!"

说完,我就将身上的书包扔到地上,转身跳进了河中。

我在汶水河边长大,自然是会水的,但水性算不上好,如此毛毛躁躁地跳进水里去救我娘,自己也有危险,但我并不后悔。

水里很凉,视线也不好,几乎看不清东西。

我没有打捞的经验,更不懂如何在水下救人,只是在下潜之时用两只手胡乱摸索,实在憋不住了,就游上去换口气。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天也已经黑了,水下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我的身体也快支撑不住了。

这时候,我的手在水下摸到一只胳膊。

"找到了!"

我心中大喜,强憋着嘴里那口气,用尽所有的力气,拽着那只胳膊向上游。

当时完全靠意念支撑着,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就那样在一片黑暗中拽着一个人游了上去。露出水面后,因为缺氧看东西都已经模糊了。

很快,岸上的人将我们拉了上去,我直接瘫倒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大喘气。

"平安,你捞上来的这是谁呀?咋不是你娘呢?"不知道是哪个喊了一句。

"啥?!"我猛地坐起来,看向旁边躺在地上的人。

虽然天色很暗,可这么近的距离,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这的确不是我娘。

一身红色的绸缎衣服,上面绣着龙凤呈祥图案,周边镶着金丝滚带,头上还裹着一个红色的盖头,俨然是一幅新娘子的打扮。而且从她的服饰来看,并不是现在流行的穿着,像是古代的长衫衣。

最奇怪的是,我将她从水里拖上来,盖头竟然没被河水冲走。

"不是我娘,那这是谁?我娘呢?"说话的同时,我直接将她的盖头扯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盖头下面竟有一张精致美丽的俏脸,脸颊上画着几道红妆,和唱戏的一般,看模样也就十八九岁,面色红润,神态平静,闭着眼睛的样子仿佛正在睡熟。

周围的人也都好奇地伸着脖子看过来,之后都摇摇头,表示不认识这女子,还说镇上就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忽然,人群里有人喊了句:"刘老先生来了,大家让一让,请他老人家瞧瞧。"

刘老先生的名头我也听说过,他是汶水河上最有名的捞尸人,本事很大,别人不敢捞的尸体,他都能捞上来,虽然已经金盘洗手,但名望依旧很高。

两个人搀着刘老先生过来,他低头瞧了一眼,身体猛的一抖,直翻白眼,差点吓昏过去。

"这…这是我师傅当年都没捞上来的祭尸,你…你这娃子是咋捞上来的?"

猜你喜欢

  1. 现代言情
  2. 星际科幻
  3. 穿越重生
  4. 科幻末世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