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恋字书屋!

小说首页 男生专区 女生专区

首页> 谁负了谁的青春:还我真相> 第九章:圣诞节的“礼物”

第九章:圣诞节的“礼物”

欧阳墨离 2020-05-22 11:13:53

第九章:圣诞节的“礼物”

也许这一天本不该来,也许这一天来的太快。

赵心宁与杨晴的圣诞节在电视机前度过,似乎这样的节日有更多的选择,但他们选择了最普通的一个。

期待本来就在,杨晴一直在期待夜晚的到来,就像是期待礼物的孩子,可是赵心宁有些不像圣诞老人,也没有准备礼物的习惯,家传的宗法很难改变,但杨晴坚信赵心宁能给她一个惊喜。

天渐渐的黑了,也许今天是阴天,两人无聊的期待一天后,终于选择出去走走。

看样子,两人的手头空空如也,都不像给各自准备了礼物,可是走着走着,赵心宁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礼物的盒子似乎很简单,没有一丝的包装,没有一点的装饰,看上去就如赵心宁买来就送给她的一样。

他微笑着递过去说:“圣诞快乐。”

杨晴脸一下子红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在这个时候心跳猛烈的加速,但她一下子抢过来,急忙的拆开,里面装着一条收工做成的项链,一块晶莹的石头,雕刻成的长条。她似乎很想哭,她第一次收到的圣诞礼物,远远要比礼物是什么重要。

赵心宁笑着说:“额,从火车站外面看到的,虽然不贵,但看见总想买下来送给你。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杨晴低着头来回的晃着,她想说一千句喜欢的话,可总不知道说什么。

她淡淡的说:“我喜欢,也越来越喜欢你了。”

赵心宁却翘着鼻子说:“不是说好互相送礼物的吗?为何我没有?”

杨晴羞涩的微笑,然后低着头从怀里拿出一个包的五花八门盒子,并低头双手递过去,赵心宁直直的看着,内心不禁的感叹:“啊!圣诞节的第一个礼物,好像要拆半天啊!”

不过他还是微笑接过,心底也很喜欢,也很期待想拆开看看。

可杨晴却低着头说:“等你回到家在看。”

赵心宁不得已的装起,而杨晴的头还没有抬起来,接着便听到她哽咽的嘟囔:“心宁,我知道你一直以来为何对我忽冷忽热,你想出国的事我知道,你也怕伤害我,但我知道你出国之后意味着什么,你总想着结局,却没有想过是什么样的结局,难道在你心中,出国就真的比我还重要。”

赵心宁听着杨晴的话,似乎对那种声音带满了愧疚,他眯上双眼,淡淡的解释:“对不起,但这是我的路,如果我不这么走就输了,这个梦想在我小时候就已经根深蒂固了,我只想在人生的路途中加点什么,但没想到会遇见你。”

杨晴苦涩的一笑,喃喃问:“我是在你意料之外的?”

赵心宁摇头回答:“不是,人生中没有意料中和意料外,我不觉得你的出现是坏事,至少你让我改变很多,而且我也很喜欢你,只是若是因为喜欢而改变一条路的拐点的话,那么这份喜欢就会随着时间繁衍出更多的意外,我只想将路走到黑,不希望进入拐点,那样,太累也太麻烦。”

杨晴微微的抬头,苦笑着问:“那我想和你一起去,所以我已经报名了,我知道我肯定会被淘汰,也知道你一定会被选上,但我会努力。”

她咬紧牙关说出最后一句话,闭着双眼坚定信心的她突然感觉到温暖,她已经被赵心宁裹在怀里。

“呵!不管怎样都不要紧。”

杨晴藏在他的怀里,显得很娇小,她有些害怕的说:“不是不要紧,我只是害怕你会永远离开我,我害怕将来会没有你,会孤零零的一个人,我也承担不起第二次的离开。”

赵心宁微笑着听完,温柔的安慰:“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只要我们不怕被时间改变,我们还会在一起的。”

杨晴听后没有一丝的安心,反倒是越来越不安,她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与赵心宁说这样的话。

“我怕,我什么都怕,不是不相信自己,只是这些年坚信不疑的东西,都被时间改变的一无所有,到最后什么都怕。”

赵心宁紧紧的抱着一直小声嘀咕的杨晴,他突然觉得她是如此的脆弱。

他笑着安慰:“相信我,总有一天你会什么都不怕的。”

但愿一切都像你说的这样。

杨晴突然明白想哭又不愿哭的滋味有多难受,她害怕所有人都会害怕的东西。

她忧伤的说:“心宁,我知道你不想听这样的话,也不喜欢我做的事,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之前,我早就已经在许愿树下藏好了愿望,如果有一天,我们互相都找不到互相,或者你想来找我,就去那里看看,到时候你就会找到我留下的愿望。”

赵心宁听后笑了笑,淡淡的说:“傻丫头,我们还没到分别的时候,况且,我们也不一定会分开,对吧!”

杨晴最喜欢听这样的话,她抬起头,悲伤的微笑对着他的下巴。

“恩,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都甩不掉互相了。”

两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她多希望,这样能持续到天荒地老。

我们都慢慢的接受和习惯时间的安排吧!因为这样,我们或许会减少命运带给我们的伤害。

“小伟,你在哪里啊?快点回来吧!你爸出事了。”

圣诞节的晚宴还没有结束,每个人都在发着礼物,只是她没有,静静的站着原地,一动不动,电话的滴滴声还在耳边。只是在欢闹的声音中,这一切都被人忽视,她脸上的僵硬和慢慢带来的忧伤也都是微不足道的。

她母亲绝望的啼哭声让她迟迟无法自拔出僵硬的泥潭,但在最后一刻,她挣脱出枷锁,飞快的跑出门去,眼泪飞奔。

“施伟,你去哪里啊?”

马西远带着圣诞老人的帽子,看到施伟那样,急迫的喊问,可是施伟已经远去,他也摘下帽子,快步的去追施伟,屋子里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甚至看到这种场景,都有些惊讶留在脸上。

又一个高官的落马,是象征正义的崛起,还是说明了邪恶的无奈。

这也许对施建新来说是最普通的一个夜晚,但却对他深爱着的家人来说却是痛苦的,他答应给女儿买礼物,然而刚刚回家,他便被纪检带走,而带走他的正是赵国祥所在的小组。

两人来没来的及叙旧,也许还有机会,但是看到这一幕他们至今不敢相信,竟然是他。欧雪梅也许明白李彩嬅来这里的原因,可是这一切却是太快,就如夏天的暴雨一样,让人措不及防。当她缓过神来的时候,才知道如梦初醒,施建新已经不在,所以他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希望用最后的力量来挽救自己的丈夫,但事已愿为,得知施建新出事,很多他的同僚都不愿来,也不愿趟这趟浑水,也许这就是人的弱点,干净的人总招人喜欢,肮脏后总会退避三舍,活着有口气人会围着你转,死后都躲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所以,施伟的家中只有她的姥姥姥爷,和几个欧雪梅的朋友,看上去多少有些冷清。

当施伟猛烈的推开门的时候,看见屋子里的一切,才敢相信这是真的。母亲一直在姥姥的怀里痛哭流涕,周围几个阿姨默默的安慰,姥爷静静的在角落里抽着烟。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在今天这样?这本该是她接受礼物的一天,可是为何会变成这样?她脑海突然如暴雨降临,一片苍白,而在迷茫中,她脸上的泪如千行流下,双眼也发着红光。

马西远追至,安静的在施伟背后看着一切,随即推着施伟进了家门,并关上门,虽然面无表情的有些愣,但他却是最清楚的一个。

“阿姨,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马西远懵懂的问,可却没有人回答,只能听到一对母女的哭泣声。在这个夜晚,礼物变成了眼泪,欢乐变成了哭泣。

也许是过于顺利,当施建新到了审讯室的时候,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是这么快。

在外面,赵国祥脚步仓促的走过来,表情忧伤的看了一眼里面的施建新,故作镇定的对身旁一个人说:“组长,我。我可以......。”

组长叹了口气,拍了拍赵国祥的肩膀,然后离开。

赵国祥进了屋子,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两人再见会是在这里,这种环境、这种灯光下。以至于他进了屋都找不到落眼的地方,所以四处观望,就是找不到停止的角落。

戒了好多年的烟,又被他拿出,点燃后大口的吸着。

“圣诞快乐!”

他吐出一口烟雾,然后不禁的说着。

施建新非常的淡定,坐在冰冷的椅子上一动不动,并且微笑着说:“我还以为你公事公办不会来呢!”

赵国祥坐在他的对面,如此场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他将烟递给施建新,施建新微笑摇头。

赵国祥便问:“是不想抽还是看不上啊?”

施建新叹气回答:“戒了,戒了许多年。”

赵国祥听后将烟掐灭,可是又像一个多动的孩子一样,在椅子上来回的晃,随即停止,口气淡淡的问:“到了今天这种地步,有什么想说的没有?”

施建新却笑着反问:“这算是审问吗?”

赵国祥摇头回答:“不算,就算是咱俩多年不见的叙旧吧!”

施建新大口的叹了口气,摇着头说:“说实话,我想过这种下场,但是却没想到,这其中有个你。”

赵国祥激动的站起,来回走了几步后,双手掐着腰说:“我也没有想到,但我也想过你的这种下场。”

施建新看着赵国祥的样子,扑哧笑了出来,然后平常的问:“那对于这样的我,你有什么看法?”

赵国祥无奈的甩了一下头,掐着腰有些激动的说:“我没什么看法,老伙计,贪官能干的的你都干了,我还能有什么看法。”

说完,他掐腰转身背对施建新。

施建新淡淡一笑,似乎进了这里,第一次有些惭愧,他淡淡的问:“彩嬅和心宁还好,老的老了吧?大的大了吧?”

赵国祥平复了一下情绪,背对着回答:“都挺好的。”

施建新又问:“那你不问问雪梅和你未来的儿媳妇?”

赵国祥转身,表情着急的他,似乎将一切的不满都刻在了脸上,然后指着施建新说:“你还知道他们呢?我告诉你,在我去抓你的时候,他们的以前和以后在我脑海里我都想了千遍,可你就从来没有为他们想过。”

施建新面无表情的看着赵国祥,没有愧疚的说:“那你又得到了什么?这些年你清白一身,家里生计都无法维持,不送礼不收礼的你只是简单的一个纪委,你又有什么对的起心宁和彩嬅的?”

赵国祥一张手狠狠的拍在桌子上,双手发麻的他感觉心在阵阵的痛,他苦笑两声,摇头说:“老伙计,我真没想到事到如今你会有这种觉悟。”

施建新微笑着问:“那你的觉悟呢?”

赵国祥直起身指着施建新回答:“路都是自己走的,尤其是我们这样人的路,路上挖了多少的坑,也只有自己去填,就像你现在这样,躲过所有的坑却躲不过最后一个,而你的路也无法走下去。”

施建新点头笑了笑,指着赵国祥说:“你呀,还是那个老样子,跟个孩子一样。”

赵国祥又着急着坐下,无奈的说:“跟你我都无法说什么了。”

施建新叹了口气,淡淡的说:“唉,事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就是担心雪梅和施伟。”

赵国祥又抽了一支烟,他似乎想一直在隐藏着什么,他说:“其实我也挺担心的,你说以前你和雪梅什么事都要抢上,所以不论一切代价,你都要比别人过的好,你说当初你们那股劲要是减减,也不可能像现在这般,这下,我谁也不担心,就是担心施伟,你说这小丫头以后的路该怎么走啊?”

施建新笑着说:“以前怎么走,以后还怎么走呗!”

赵国祥却说:“她以后心里没阴影啊!别人说些什么,她能接受了啊?”

施建新开玩笑着说:“你要是不放心,就让心宁给娶家养着去。”

赵国祥立即说:“别胡闹,我指望丫头少恨我一点就好了,也不想在多期望什么了。”

施建新笑着问:“放心她不会,只是,我们是否又跑题了。”

赵国祥听后想了想最后无奈的笑了起来,施建新也随着,只是到了最后,两人脸上的笑越来越苦涩,到最后,都眼含着泪停下,可赵国祥却转过身,背对着施建新擦了擦眼角,也许这就是两人之间的牵绊,到互相指责变成最后的互相伤感,谁也没有保留或者侥幸的心理,甚至将争吵变成谈心。

施建新低头一叹,抬头低声的说:“不管如何,都别怪雪梅,她不怪你和彩嬅。”

赵国祥僵硬在原地,也淡淡的说:“我知道,就算怪也没事。”

接着,他就缓缓的离开,两人都不知道各自离开后的表情,只是都不希望这段牵绊,要这么快结束。

一切,都会随着岁月的转变而改变,到最后,总会有人站在东南和西北,互相观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微信阅读

章节 X

第一章:重逢 第十七章:别问我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第二章:那不是久违的你 第十二章:公平的决定 第十五章: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第七章:记忆中的深处为何总是你 第十八章:相顾却是无言 第五章:告白,新生的爱情 第十一章:牵绊中的感情 第十九章:宿命的开始 第十四章:待续的等待 第八章:遥知彼方 第十三章:再见了,我最爱的人 第三章:真是个羞涩又乐天派的女孩啊! 第二十章:适当放弃,是我最好的转身 第十六章:让人羡慕的自己 第四章:你的孤独是我的曾经 第六章:变故的开始 第九章:圣诞节的“礼物”

设置 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 X

关注恋字文学回复书名